面對親朋好友攀關係,政治人物真的無法拒絕嗎?看包青天用「送錢」甩掉喬事的人情包袱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當一個清官有多難?

包青天名叫包拯,是宋朝最有名的清官,可能也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清官。

清官當然受歡迎,不管在民主社會,還是在專制國家,民眾都反對貪官,支持清官。因為清官不會讓民眾吃虧,而貪官則從民眾腰包裡掏錢。皇帝對清官大概也有同樣的偏好,因為清官可以延長帝王統治壽命,而貪官鬧得天怒人怨,只會加劇王朝滅亡的速度。

宋朝有一位皇族出身的宰相趙鼎說過:廉潔和勤奮是對官員最基本的要求,人的才幹有大有小,智商有高有低,有些人做一輩子官也建立不了豐功偉業,但是起碼能做一個清官吧?趙鼎含著金湯匙長大,沒有在底層官場打滾歷練過,他不知道做清官有多難。在專制並且腐敗的帝制時代,做清官其實比做能吏還要艱難一萬倍。

就以明清兩朝來說,官員俸祿極其微薄,假如不貪汙、不受賄、不要灰色地帶的收入,不但雇不起幕僚,而且養不起妻小。海瑞是明朝清官,臨死時連一口棺材都買不起;于成龍是清朝清官,穿衣服要靠妻子親手紡織。

這樣的清官活在世上,必須有超級堅強的意志支撐,必須有通情達理的家屬支持,否則抵擋不住同僚的譏笑,抵擋不住面對親朋的鄙視,抵擋不住家屬的抱怨。

宋朝厚待大臣,官員們領著中國歷史上最優厚的俸祿,做清官相對容易一些,但是來自親戚朋友的阻力依然很大。包拯去安徽合肥做過官,合肥是他的老家,親朋故舊聽說他來當父母官,像蒼蠅見血似地蜂擁而至,這個求他辦事,那個為他送禮,有人打著他的旗號招搖撞騙,有人仗著他的勢力橫行不法。

包拯該怎麼辦?總不能把所有親戚都抓起來吧?他只能殺雞給猴看,抓一個作惡最多的舅舅,劈里啪啦打了一頓板子。親戚們一看,這傢伙不好惹,六親不認,他們才收斂許多。

傳統中國就是這樣的熟人社會,民眾就是這樣的雙重標準。沒錯,民眾反對貪官,但是為了謀取私利,卻會逼迫自己的熟人做貪官。一個人做了官,如果不能幫熟人謀私利,不能滿足熟人的非法取索,他將自絕於「人民」。

這些「人民」,指的是他的龐大家族,他的同學師長,他曾經生活過並且將來還要繼續在其中生活的關係網絡。

包拯是高官,俸祿優厚,生活儉樸,收入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被他和他的妻子無償支付給熟人了。今天表弟結婚,要送一百貫;明天同學進京,要送五十貫。我是清官,我不能為你辦事,只能請你收下我的錢財,以後不要恨我,好嗎?

包拯為後代立下一條祖訓:「後世子孫仕宦有犯贓濫者,不得放歸本家,亡殁之後,不得葬於大塋之中。」後世子孫不做官便罷,只要做官就不許貪汙,如果有人貪汙,立即趕出家門,死後不許埋進祖墳。

這條祖訓蠻有效,包拯的兒子包綬、孫子包永年,後來都是有名的清官。

包綬官位比包拯低得多,俸祿自然比包公少得多。他死的時候,遺產只有幾本書,沒有留下一文錢。包永年也是小官,去世時同樣沒有積蓄,像海瑞一樣買不起棺材,全靠兩個堂弟資助,才得以入土為安。

做貪官,有可能受到懲處,但也只是可能而已,元明清三代幾乎到了無官不貪的地步,被懲處的微乎其微。而做清官呢?活著時被親朋埋怨,被同僚譏笑,不得好活;臨死還買不起棺材,不得好死。由此可見,做清官太難,如果沒有初戀般的熱情,沒有宗教般的意志,做不了清官。

在今天很多地方,例如香港、日本、新加坡,甚至臺灣,做清官並不難,做貪官倒有很大風險。可是在古代,貪官風險很小,清官成本很高,所以歷朝歷代的清官有如鳳毛麟角,清官成了罕見的祥瑞。也正因為如此,像包拯這樣的清官才會被人們記住,被人們讚頌,被人們呼為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