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上市或非上市公司,波及公開和部分私募市場走下坡的不利因素,也衝擊到中國頂尖的科技公司。這陣子以來,有許多曾看似所向披靡的第一代公司,卻比其他企業更脆弱。

曾幾何時,它們是點燃中國乃至自身財富的火花,充滿創造性;即使在今天,全球市值前20大集團中,就有9家是中國企業。最廣為人知的互聯網三巨頭BAT(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則是中國科技公司崛起的縮影,擁有媲美矽谷同行的競爭力。

它們強大到讓許多分析師擔心,正如曾經引領創新風潮,現在反而開始扼殺新創。

然而,時至今日,這些知名企業當中,有不少看起來遠不如前陣子那麼強盛。事實上,幾乎所有公司的商業模式都面臨重大挑戰,在接班和監管雙重影響下,至少在國內將無可避免的出現增長放緩。

此外,作為曾經顛覆科技的典型代表,勢必就會遇上被新一代科技公司顛覆。這就產生了美國同行也面臨的問題:為什麼有些未能轉型成功?又有多少是由於創辦人自己的失敗或缺點造成的?而這些問題關注的是,這些公司在多大程度上仍繞著一個人轉,或已變得更加制度化。

當加州的Uber董事會以行為不當為由,將創辦人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撤職時,引發社群媒體和投資人熱烈討論這類事件是否會在中國發生。但考量到中國第一代科技公司高管擁有的權力之大,這幾乎不太可能發生。

例如,百度經歷一連串高層的離職風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陸奇,他擔任營運長僅18個月便求去,改加入美國老牌孵化器Y Combinator中國分部。

而百度創辦人李彥宏是BAT裡唯一在中美都有技術背景的領導者,這讓他有能力吸引和招募到在國際上具影響力的頂尖中國人才,但他卻沒有充分利用這份資本,如今在中國已經沒人在講BAT了。

取而代之的是,大眾目光正移到第二代公司,如外送平台美團點評和電商​拼多多,他們緊跟在著名的競爭對手之後,虎視眈眈。

騰訊也不例外,它面臨的多重挑戰中,包括當局對該公司造成孩童遊戲成癮的不滿,逼得騰訊出台了加強管控措施,以遏止他們瘋玩遊戲。另一嚴峻考驗,來自第二代科技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其新聞和短視頻服務得到越來越多的用戶關注,影響了騰訊旗下微信和其他內容的影響力,讓它估值達750億美元。

前陣子,京東創辦人劉強東在美國被逮捕,遭指控涉嫌性侵案,但他否認此說法。根據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的數據,持有集團15%股份的劉強東手握80%的投票權,被公認主宰了京東命運。但投資人表示,即使還沒捲入性侵風波,京東的股價與其競爭對手阿里巴巴相比就已經呈現下滑態勢。部分原因在於,大眾普遍認為京東的物流做得更差,其資本密集型的商業模式並不再具有吸引力。

與此同時,線上叫車平台滴滴出行因一系列的司機傷害乘客案件後應對能力不佳,而面臨排山倒海的批評聲浪。其中一名乘客甚至被司機性侵後慘遭殺害,而該名司機就在前一天曾試圖對逃跑並向滴滴舉報的乘客下同樣的毒手。在這之後,滴滴修改了用戶註冊成為司機的相關規範。

而幾個月前,當馬雲宣布他將逐步退出阿里巴巴的管理時,一些分析師似乎認為,他選擇辭職的時間點,卻是在公司看來優於許多同行之時。然而,官方對非銀行機構削弱國有銀行優勢的擔憂,已影響其提供支付服務的子公司螞蟻金服,這突顯出馬雲儘管建立起如此強大的帝國,仍然很容易受到北京施壓而綁手綁腳。

在中國,能成功向下一代過渡的例子很少,投資人或董事會能夠針對人事變更進行有效協調的更少。 這些企業在未來將走向巔峰或沈寂衰敗,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們如何實現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