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昨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個有意思的對話。「你畢業兩年,怎麼有三年的工作經驗?」 「加班。」正看得哭笑不得時,評論區裡有人立刻補了一刀:並且,只有一年的收入。

短短三句話,迅速在辦公室傳播,同事們紛紛吐槽,一個70後說,要按上班時長計算,自己現在應該被強制退休了。

可顯然,還沒攢夠能安心退休的錢。真是要多慘有多慘。

想起不久前一個北漂小姑娘,跟我說的:過去總覺得老家這種老少邊窮地區,才有窮人。到了大城市才知道,原來窮人更多。

過去總覺得,沒文化的人才窮。到了大城市才知道,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一樣窮。過去總覺得,種地的農民才窮,到了大城市才知道,光鮮亮麗的白領可能更窮。

按照她老鄉的說法,看你朋友圈,八成假裝在北京吧。說得她哭笑不得,又無力反駁。

過去,貧窮意味著生存危機,如今,貧窮有了新定義:價格敏感、收入障礙、存款增長無力,這三點湊在一起,描述了10億城市新窮人。

來源:微信上的中國
來源:微信上的中國

02

現在流行消費降級,可說實話,從來沒覺得身邊有降級的趨勢,一個戴森電捲棒,生生在朋友圈裡炸出不少隱形富豪。於是,人們懂了,今天這個時代,不是消費升級還是降級的問題,而是消費正在分級。

而更可怕的是,消費升級那一隊裡,不少隱形窮人。

以前以為,出沒高檔消費場所的人撒錢不眨眼,生活滿是包包、鞋子、美妝,優渥不愁一日三餐。可你深入了解,就會發現,月薪5千(人民幣,下同),如何活得像月薪5萬,完全憑打折券和人民幣外匯牌價。

我有個同事,每天都要看外匯牌價,就是為了研究奢侈品哪裡買最便宜,每天手機鬧鐘設置的都是幾點在哪兒搶優惠券。我們倆微信對話裡,最多的就是,她發來「幫我點個讚」看久了,你都替她們感到累。

有一次,我和這個同事去滑雪,雪場明明就有出租衣服的,她偏要買一身死貴的,一輩子都穿不了幾次,理由讓你說不出話:滑雪場的眼鏡太醜了。

可奇怪的是,裝備齊了,她卻不滑,在山腳下一個勁兒地拍照。發在朋友圈的照片特別高端、白雪映襯著她明亮的眼鏡,有一種大片的質感。

後來聽說,為了退掉這身裝備,和店家吵架了很久。

每每說起她,同事們都感嘆,要是能把這點心思放在工作上,可能早就連升三級了,脫貧致富了。

所以說,有些人只是看起來很精明。不知道錢該怎麼花,更不知道時間該怎麼用。穿得是越來越值錢,自己是越來越廉價。於是乎,收入障礙和存款增長無力成為一種必然的結局。

03

現在流傳一個年薪100萬的分類標準,其實在一線城市,年薪百萬,99%的人一樣在吃土。

前兩天,看了個扎心的文,你以為你坐在辦公室,就是腦力勞動者了?

其實,每天穿梭在辦公室裡的白領中,99%只是假裝動腦子。坐在格子間,人手一台電腦,執行萬年不變的流程,不過是現代版代工。

可是,從小到大被安排慣了,也被動地接受眼前一切。不敢隨意跳槽、只敢嘴上發發牢騷,每天準點打卡上下班,吃完飯午間就坐在工位上刷抖音,討論昨晚刷的新劇,幹多幹少,錢都差不多,跳槽更是沒興趣,反正世界滿街都是大坑。

「城市新窮人」的收入,就像一口待開發的井,可是很多人早就放棄開採了。

收入不見增長,口袋裡的錢自然每個月就那麼一點。要是再遇上買房、生娃這種可預見卻無法躲避的自然災害,恐怕,有收入的30歲,還比不上沒收入的20歲,活得自在。

04

父母那一代人,沒有存款簡直是異類。可今天的年輕人,有存款都覺得不正常。至於為什麼,我真不覺得全怪某某城市房價物價高。

除了維持基本生活,還有一部分錢要留給自己那點要了命的虛榮心。這種虛榮心,未必是只買貴的不買對的,也可能單純就是被某些品牌洗腦,產生了一種,買了就能變成富人階級的幻覺。

我們家有個親戚,月入一萬,買2000塊錢的衣服,用4000塊的戴森吸塵器,背著上萬塊的LV,你都不知道錢是打哪兒來的。

每次問她,答得理直氣壯:銀行的。原來,手持4、5張信用卡,花明天的錢,享受今天的生活,聽起來沒什麼不對。每月身上錢最多的時候,就是發工資的那一天。能力跟不上慾望有什麼大不了,畢竟人的慾望是無止盡的。

說實話,我從不覺得慾望是個不好的東西。相反,一個人如果沒有慾望,也沒必要在大城市死撐。可是,慾望這種東西得用在點子上,今天這個時代,人類智商普遍有所提升,你很難再用外表忽悠別人了。一個人真正的體面,是對生活有期盼。

「城市新窮人」這個標籤,其實也可以很勵志。就像開頭那個扎心的數據,如果換一種解讀,就是你正在拼命,改變自己的命運。

很多人反對加班熬夜,我從來不。因為我很明白,人生沒有好壞,不過就是取捨。你可能覺得累死不值,還會有人覺得無怨無悔。就像我那個工作狂的閨蜜經常說的,我這輩子最大的驕傲,就是自己曾經窮過。

可要想讓窮變成過去,你就得好好想清楚人生的重點。到底要把時間花在哪兒,對人生做怎樣的規劃。年輕的時候,每個人手裡的籌碼都不多,所以,下注前才更應該格外小心。

人生是很隨意的,因為隨意,所以殘酷。無論劇情多麼不合理,也不會有觀眾來挑戰你。只不過,到最後,每個人看似都走著同一樣的路,可漸漸就走出了天壤之別。

※本文獲「微信上的中國」授權轉載,原文:扎心數據:「我畢業兩年,但有三年工作經驗,僅一年工作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