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作為中國科技業重要的領軍巨頭,現卻遭美國戲劇性大動作指控違反伊朗制裁。美中貿易戰雖然暫時偃旗息鼓,但這紙停戰協議是否脆弱到不堪一擊,如今面臨直接的考驗。

川普上週末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意達成貿易戰停火協議​​,結果同時加拿大就應美國司法互助要求,逮捕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她同時也是華為創辦人、前人民解放軍官任正非的女兒。

孟晚舟被捕可能演變為重大外交事件,許多專家認為這不僅關係到伊朗,更關係到華為。兩位歐美方面的外交官表示,美國之所以對孟晚舟下手,肇因於華為及她掌管的分公司涉嫌違反美國出口管制,向伊朗出售美國製造的設備,將對此進行刑事調查。(編按:加拿大司法部指出,孟晚舟是在12月1日轉機時被捕,美國政府要求將她引渡到美國受審)

此舉凸顯了美方的兩個盤算。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後,已經重啟對該國的制裁。即使考慮在貿易問題上達成協議,但美國卻選擇對中國採取更激進的手段,特別是在打擊中國安全威脅方面。

美國前情報官員表示,白宮今年對華為的擔憂日盛,並不斷敦促包括英、加、澳、紐在內的情報共享網絡「五眼聯盟」(Five Eyes)提高警惕,防範威脅。

今年2月,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聽證會上,FBI局長克里斯雷(Chris Wray)、中情局長及國安局長共同表達對華為的擔憂。雷表示,「若允許受惠於外國政府、不符合美國價值觀的公司在我們的電信網絡內部取得權力地位,這個風險十分讓人憂慮。」華為則否認與中國軍方有任何關係。

但在美國加強施壓力道之際,一位前情報官員表示,特別是在這個敏感的時機點,逮捕孟晚舟的行為顯得「極具侵略性」。

「這顯然已經提升到另一個層面,」這位前官員說。 「逮捕孟晚舟,就像中國因為認定川普集團在中國做錯了什麼,就逮捕川普二兒子艾瑞克(Eric Trump)一樣。」

這次逮捕的意義更為顯著,因為它發生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川習會當天。幾位知情人士說,白宮不太可能不知道拘留孟晚舟的行動。但也有人稱,逮捕的時間點可能只是巧合。

前中情局的中國問題專家丹尼斯·懷爾德(Dennis Wilder)曾是小布希的亞洲事務高級顧問,他表示,幾乎可以肯定美國早就準備好訴訟,只是一直在等待拘留她的機會。但如果現為國家安全顧問的波頓沒有事前收到通知,那就非常罕見。而波頓的發言人則拒絕發表回應。

其實,因違反制裁而要求引渡並不常見。但懷爾德說,違反伊朗制裁是白宮向中國傳達對其安全有所顧慮的一種說法而已。

「這是一個非常激進的國家安全戰略,而伊朗制裁能讓一切『合法化』。針對任何個人以間諜案起訴非常困難,但換個名目後,針對華為以違反制裁、銷售帶有美國零件的產品,更容易在法庭上進行了。」懷爾德說。

業內人士和法律專家認為,此舉是美方下一輪嘗試遏止中國科技實力迅速崛起的開端,美國已擋下中國一些收購案,並在類似案件中,成功針對華為的競爭對手中興通訊制裁。「他們是在利用伊朗。」北京技術諮詢公司BDA董事長鄧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說。

觀察家正準備迎接中國的報復行動,而這次逮捕可能導致貿易談判破局,市場也備感威脅。週四(12/6)報紙和社群媒體上反美言論激增,代表孟晚舟事件已引起全國關注。

中國民眾紛紛湧入美國大使館的微博,要求釋放孟晚舟。 「美國是一個流氓,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惡軸心國,」一條評論寫道,而其他留言則強調「放她走」。 《北京商業新聞》援引尼采的話說:「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

「這是一種相當卑鄙的手法,他們基本上把孟晚舟當作人質扣押,」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丁一凡說。「這當然對中美貿易談判非常糟,特別是考慮到這種情況發生在G20峰會期間,美國卻裝作不知道,」他補充,「中國忍了這麼久,不可能永遠忍下去,很可能不會兌現承諾了。」

雪梨智庫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網路安全專家弗格斯漢森(Fergus Hanson)表示,這是美國抵制中國不斷增長的技術進步,以及包括工業間諜活動和竊取智慧財產權,所實施的部分手段。

11月1日,美國司法部門啟動「中國行動計畫」(China Initiative),承諾將優先處理中國公司違反美國法律的案件,並「迅速有效地」起訴。

「我沒有看過像這樣針對單一國家的行動。」美國世達律師事務所(Skadden Arps, Slate, Meagher & Flom)合夥人郭子俊(Steve Kwok)表示,關於如何利用已蒐集到與中國企業相關的情報,美國的政策將有所轉變。

該政策並非秘密使用情報來對抗威脅,而是鼓勵將這些信息當成刑事案件的證據,來推進美國的目標。

法律專家表示,他們預計未來幾個月還會出現與華為類似的案例。司法部門的目標包括被控進行經濟間諜活動、威脅到美國關鍵基礎設施,以及運營業務產生不當影響的公司。美國司法部明確提到的目標之一是要保護供應鏈不受威脅,包括在向下一代5G技術過渡前的電信業。

專注於中國市場的研究機構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常務董事葛藝豪(Arthur R. Kroeber)說:「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一個精心策劃的行動,就是要限制華為在國際開疆闢土的能力。美國打算做的,不是要限制華為在全球搶佔市場份額的能力,就是要讓他關門大吉。美國政府內部那些有資格聽取機密情報簡報的人,基本上都覺得華為是不良企業。」

去年,華為在中國的競爭對手中興通訊因受到類似指控,而遭美國禁止本土供應商與該公司合作,幾乎讓中興差點倒閉,最終被處以罰款14億美元。美國在此事展現出的影響力不言可喻。

華為被外界認為不會那麼好對付,因為中興通訊主要依賴於美國製造的半導體,但華為是由子公司海思半導體(HiSilicon)為母公司設計晶片,再由台積電製造。不過,分析師和外交人士認為,白宮方面仍可能對華為進行更廣泛的制裁。

自2012年以來,華為一直努力在美國站穩腳步,當時國會報告顯示該公司對美國帶來安全風險,並建議政府和美國企業都不應該使用華為的產品。今年稍早,AT&T在分析師預計宣布會推出華為智慧型手機的前一天放棄了原訂計劃。

AT&T執行長蘭德爾史蒂芬森(Randall Stephenson)週四表示,美國電信公司對華為供應鏈有多少來自中國抱持疑慮。「安全的5G至關重要,」史蒂芬森在華盛頓舉行的商業圓桌會議上表示。 「這意味著確保我們供應鏈是良好可行的前提,必須是所有晶片都在美國製造、設備都是在我們知道的地方製造的......但猜猜軟體在哪裡生產的?是中國。」

「當一個國家有這些弱點,就不得不處理,」他說。「如果我們不這樣做,供應鏈情況就會惡化,中國在5G時代將取得領先。」

未來幾年,對華為及其美國的競爭對手高通等設備製造商而言,美國快速增長的5G市場將是他們獲利的大餅之一,但美方已經先採取措施,要將華為排除在外。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的一項提案,將禁止任何「讓國家安全有風險」的公司收取政府資金以支付建造5G設備的費用。華為雖可以用自身資金,但對於聯邦通信委員會此舉仍十分不滿,稱其「武斷和反覆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