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職業病人」嗎?可能他罹患慢性生理疾病、癌症、憂鬱症、或者是有一些人格違常(邊緣性人格、依賴型人格),他們常常會對身邊的人說類似的話:

「阿我就什麼都不想做啊!我憂鬱症耶!」

「你就不能夠體諒我嗎?」

「對啊,你們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我要做化療又要做復健,就只值得你們請看護來陪我。」

「今天我會變這樣都是你們害的!你們照顧我一輩子也是理所當然的!」

「好啊如果我每次跟你講我要死都讓你壓力很大,那我以後都不要告訴你好了!」

面對職業病人的2個方法

在讀過一些書之後,你當然可以理解他們所承受的不是他們願意的,可是也正因為你能夠同理,反而有些時候就會不小心跌進去他們情緒勒索的陷阱裡。

不論是長期照護的主要照顧者,或者是心理疾患的陪伴者,除了體力上的消耗、時間上的燃燒之外,有時要面臨的最大的壓力並不是來自於生病的那個人的疾病本身,而是這個病人在長期生病一段時間之後沾沾自喜(或者是很無力)地在自己身上貼上了「因為我是病人,所以你們要體諒我」的標籤,變成了「職業病人」,用一些勾起情緒的語言,讓照顧者進退兩難。

這些照顧者,往往也都是病人的重要他人,因為重視彼此、重視這段關係,對方難過的時候自己也會難過,對方生氣的時候自己也會覺得是不是哪裡做錯了或說錯了什麼,長期下來,這些照顧者身心俱疲,甚至也接連生病倒下來了。

最悲慘的是,當這些照顧者感到辛苦的時候,連辛苦都不能說 — — 因為只要一說,生病者可能就會說出「反正我就是你的拖油瓶」、「我不想要再成為你的麻煩了」之類的語言,讓愧疚更往心裡面去。

與職業病人的相處之道

遇見這種「職業病人」,該怎麼辦呢?稍微看了一些相關的書發現,大部分都聚焦在2個建議:建立界線和照顧自己。

1.建立界線:

告訴他你可以做的和你不能做的,並且允許他有他的情緒。比方說你週六下午的時間可以去,可是他卻要求你每天都要來陪他,你必須堅決地跟他講你無法時刻陪伴在他身邊,儘管你很關心和在乎他,但你同時也希望這個陪伴是有品質的,其他的時間你會請看護來照顧他。

可想而知他一定很失望(你不能天天陪他),而且會有接連而來的情緒(生氣、難過、情緒勒索、低落、冷戰不跟你講話等等),這就是你建立界線的代價。可是他的情緒是他的,只有當你願意被寄生的時候,你的心情才會被他勾動。做出決定,並且允許他也為他自己的情緒做出決定(你可以當成正常能量釋放),或許就有機會扭轉一直以來扭曲的關係。

2.照顧自己:

當我們把注意力都放在眼前這個體弱多病的人身上的時候,很容易忽略自己也是需要被照顧的。有時候讓自己好好看一場電影、好好散個步、甚至只是好好吃一頓飯,開啟月亮模式,給自己一段不會打擾的時間,有足夠的電量,才有力氣去照顧對方。

講起來簡單做起來難,如果你常常要照顧在生死邊緣的伴侶或家屬,可能因為錯過了他的一通電話、沒有聽到他的門鈴,就連最後一面也看不到了,那種「扛著一條命」的焦慮和罪惡感並不是一般人能夠承擔的。

所以看了這些書之後,難免會有一種「聽你們在講幹話,又不是你們的家人當然可以講得這麼簡單」的感覺,直到前陣子聽到 #心理師慢慢來 說的那段話,我才打開心中的結:

「不論治療師或者是陪伴者,我們都要認清一件事情是:只有病人能夠為他自己的生命負責。而且不論是你或者是他,都沒有辦法決定生命的長短。所以只要在你的能力範圍內,做出你所能給予的照顧,不要對自己太嚴格,有些時候順其自然,就是最好的善待。

是啊,我們何德何能,自以為可以扭轉別人的人生?以為在我們不斷地付出之後,對方終究有一天能充滿力量、成長茁壯,然後再次站起來?如果他已經對人生絕望到想要當一個「職業病人」,把生病當作他的武器,那麼你繼續扮演「好」那個照顧者,恰好讓他可以繼續在這個職業病人的位置上面躺得舒舒服服 — — 更重要的是,在這樣的照顧關係當中,不但磨損了你跟他之間的感情,也侵蝕了你的自我。

在經歷浩劫之後,不是每一個人都會自暴自棄,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重生。但如果你為了對方的重生而付出一生,在這段關係當中沒有獲得任何滋養,心有委屈卻被持續勒索,那麼在對方重生之前,你可能就會先面臨自己的耗竭。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如何面對「職業病人」?

作者簡介

海苔熊

台大心理所畢,曾於各大院校開課,現為實習諮商師,以及女人迷「心理學為你點歌」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