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將在6年後成為全球人才赤字最高國家的時候,台灣的經濟,該何去何從?

這是個迫切的危機。今年8月,台灣的國家發展委員會完成最新人口推計報告,正式宣告:明年之後,台灣約1700萬的工作人口數量將不再成長,即社會中主要支付稅金、負責經濟產出的族群正在消失。

台灣,賺錢主力正在減少
人才赤字問題,將比高齡化日本嚴重

經濟資訊公司牛津經濟預測,2021年,台灣將成為全球人才赤字最嚴重的國家,比高齡、少子化最出名的日本還差。

解決人才空洞化的路徑有很多:鼓勵生育,或是要求台灣大學改革,以教出有用的人才。但還有一條很有效率的路徑:引進外來人才,讓外來的人才同享我們的福利,但也同盡納稅的義務。

德國,是最佳借鏡。這個曾經高唱納粹與種族純淨主義的國家,如何做到,讓外來人才努力幫自己加分?

過去,他們對人才移民心存排斥。德國央行前理事薩拉辛甚至大剌剌寫了一本歧視穆斯林移民的書,指稱他們智力較低、用掉較多社福資源且拒絕融入德國社會,這本書成為德國近10年最暢銷的政治書籍。

自認優秀與卓越,德國前總理柯爾在25年前說過,德國「永遠不會成為一個移民國家。」

現在,德國卻是世界第二大接受移民的國家,去年湧入44萬淨移民,僅次於美國。具有移民背景的人口,占了全德國五分之一。也因為移民,讓從2002年就變成人口負成長的德國,自2011年起轉為正成長。

復興信貸銀行(KFW)調查指出,德國的新創事業中,具移民背景的創業家近年來每年都占了約兩成。德國著名科技業如英飛凌總部的員工,也來自50多個國家。

轉變,源自一份報告:
人才短少衝擊經濟,推「藍卡」制度

德國近年吸引的優秀人才,不少是因為2012年的「藍卡政策」而來,它針對兩類外國人——曾經或正在德國留學的畢業生、出現人才荒的特定領域人才(醫師、數理、資訊、工程等),不再須經勞工部審查,只要找到雇主,就可立即由駐外部門發證。

「一般工作簽證大概要花兩、三個月,但藍卡申請隔天就能拿到,」德國在台協會副代表施碧娜說。

台灣人害怕移民跑來搶工作,消耗健保資源,德國人也這樣想過,而且,他們經歷過的掙扎更大。二戰後的德國,帶著贖罪的心態,立法給予政治難民較其他國家寬大的待遇。但這對德國人是很大的心理包袱,他們辛苦賺錢繳的稅,都變成給外來人口的福利。

直到2012年之後,情況才出現大轉彎,德國大力迎接新移民。「關鍵是德國勞工部在2011年發表的報告,」工研院產經中心研究員王寶苑說。該報告引用德國勞動市場與職業研究中心的預測,指出2025年德國勞動市場將短少650萬人,占目前全部勞動人口的15%,包括大學學歷人才將短少240萬人。

再不行動,德國的經濟力勢必將會崩解。藍卡制度,就是德國2012年公布的「解方」之一。

在台灣,要複製德國的人才策略,確實有一段路要走。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分析,不像德國仍保有核心人力,台灣欠缺長期的人才規畫,造成高階人才外移、基礎研究人才未能新陳代謝。現在,連核心人力都可能大量需要外籍人才來補充。

但我們可以跟德國學習的是,一個很務實的態度。台灣人眼中的實際,是擔憂移民搶了眼前的資源;德國人的務實,卻是想辦法把移民從問題變成機會。

※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415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