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今年2月底大陸國台辦頒布了俗稱「惠台31條」的「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其核心內涵之一就是讓台灣人在學習、創業、就業、生活等方面和大陸居民享有相同待遇,緊接著大陸各省市如福建、浙江、上海等相繼推出響應的施行細則。其中,在台灣人求職就業方面,各省市就實習、就業、租房都有一定程度的補貼,而依省市差異,企業增加錄用台籍員工也能滿足當地人才引進政策的指標。)

大陸官方今年從政策面加大力度鼓勵企業增加對台籍員工的聘用,短期間內大陸各企業正冒出了不少無職場經驗、無大陸經驗、無實際戰績的「三無」台青,他們往往因為台灣人的身分,獲得較好待遇,但卻自視甚高,不先要求付出卻常有「合理不合情」的要求與表現,讓人不禁想問:台灣人你憑什麼特別?

「狼性」、「敢要」是很多台灣人對大陸職場的認知,這在一部分程度是事實,但很多人沒有認清楚的是,「狼性」、「敢要」的前提是你「有資格」!大陸因為人多競爭大,要讓自己的努力與需求被看見,就是要力求表現、勇敢爭取,但如果你沒實力,那一切的要求都會讓人覺得「你憑什麼?」

而不少台灣年輕人往往不先要求自己滿足資格就先要求權利,這時因為台灣人身分的特殊性,更增加大陸職場對你的質疑,這對個人在大陸的發展可說相當不利。以下阿見與阿文的案例或許可供希望西進或已在大陸的台青借鑒。

阿見大學畢業於台灣某後段私大的企管系,大四時曾因為系上實習課程而有一份在大陸台商實習的經驗,但他實習時將更多心思花在旅遊交友,以致在實習工作上並無太多收穫與成果。他在當完兵後曾短暫在台灣工作數月,今年上半年進入位於上海的一家陸資企業,負責專案企畫的工作。

再次來到大陸後,由於所處部門正在進行管理改革,不施行打卡制度,也沒有固定辦公位,阿見樂的每天在泡在星巴克「辦公」,但因為沒有太多工作經驗,加上自律能力不足,阿見的工作產出幾乎為零。

曾有幾位前輩建議阿見到公司辦公,這樣除有上班的「儀式感」也能增加跟同事交流的機會,更能有助於工作推進,但阿見嫌通勤時間太久、沒有固定辦公位,往往以「效率、產出」重於「儀式」敷衍打發。

阿見所在的陸資企業是大陸百強之一,公司員工眾多,上司平時也沒太多時間與他溝通工作情況,讓他有了「彈性上班」混日子的空間。但當入職3個月之後,上司突然要求他匯報手上專案的情況,他才急就章地交了一份無法落地的專案企劃。

當下阿見的上司只點出了他思慮不周,未多加責備,但隔天隨即頒布了一項調任命令,將阿見從上海調到了內陸某二線城市,該城市除遠離公司總部,也不是公司業務布局重點,阿見的職涯發展無疑被打入冷宮。

很多在大陸職場工作多年的台灣前輩都曾告訴我,大陸人的說話方式雖然較台灣人直接,但不能忽視的是他們「默默觀察」的相處模式。阿見雖不常進辦公室,但這並不代表沒人知道他在混日子,也不代表上司真的忘了盯他的進度產出,當真正要匯報的時候,面臨的就是立判生死,不容討討價還價。

阿見在被調任之後,由於一無學歷、二無戰績、三是台灣薪資實質倒退,他因此陷入了無能力跳槽、不願意回台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