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入行做系統顧問,與「外來和尚」、一位日本顧問共同作業。兩人相處久了,彼此聊起對方的背景,居然被其曲折離奇的學歷驚呆。

「我是日本文學系畢業的。」

日文系畢業生可以做系統顧問??這類的驚訝,在我置身日本職場之後,更是接連不斷。經濟系的做硬體工程師、美術系的做金融分析師、理工科的做廣告文案…在台灣,這類情形10人有3、4例,在日本則是10人有8、9例。看著身邊日本同事的工作內容,聯想其學校所學,往往謬以千里,出人意料。

根據英國人力仲介Hays的調查,日本「學不配位」的情形嚴重,使日本在主要國家中的「職業匹配率」敬陪末座,企業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濫竽充數現象比比皆是。我在資訊系統公司就遇過這樣的日本主管,系統一竅不通,開起會來與call-in節目的主持人沒甚麼兩樣,無非就是讓木村說完了再叫中村說,大家說完了一輪,他本人依舊懵懵懂懂。

這種現象不盡然是壞事。除非研究部門這類對於專業背景要求嚴格的單位,日本大企業招募新人,彷彿古時養士,不論其所學,一律從頭打造成企業所需的人才。直到新人成了舊人,一身武藝全學自公司,對公司的忠誠度要低也難。

日本公司如此「高山不避細流」,這讓我眼見國內日語系學子們憂心找不到好工作的現象,大惑不解。網上口耳相傳著「日語系低薪」的小道消息。但根據最新統計,台灣的日語學習人口,世界第2,高於韓國、僅次於中國大陸。儘管前途未卜,台灣人的日語熱,仍可謂前仆後繼。初學者不知死活,學成者不知出路,兩頭皆盲,怪誕離奇。

我有一次好好地看了一回網友們的討論,突然有了恍然大悟之感。日語學習者、尤其是日語系的學生,恐懼學成後只能領個杯水車薪,那是因為自踏入日語學習的領域起,眼界都在低薪圈裡打轉所致。大學4年,自50音起,至源氏物語止,4年苦讀,日文修得敲金戛玉,胸襟反而變得日益侷促。一旦學成就職,翻譯最多人問津;其次做個日語秘書;上焉者做個日語導遊,無一不是辛苦備至。眼界既不離日語方圓50米之外,薪資自然在33K、44K之內,結果豈非求仁得仁?

如同我以上所述,日本企業並不曾限制你的出路,日語系的學生卻自我設限,英雄氣短,真是何苦來哉。打個比方,學會開車的人,知道開車上路,可以讓自己行得更遠、看得更多,但只因為學會開車、精於開車,從此與車焦不離孟,甚至連職業都要與車相關,這又是另外一個「境界」。事實上,外語專業人員容易陷入這樣的境界,卻又渾然不知。

根據報導,日本某家電腦客服中心,為了資訊人材不足,決定自行開班授徒;就連日語說得坑坑巴巴的老外也可以走馬上任。對於這家客服中心而言,老外的日文敬語說不了,已屬次要問題;連人材都招不到,才是死活問題。

同時,日本NTT公司甚至提供了年薪3000萬日圓(810萬台幣)的高薪,相當於台灣富邦金控董事的年薪,就是為了招攬更多的AI設計人材,搶人可謂搶紅了眼。

其他公司當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斃,招人時的各類限制,不是緩和,就是撤銷,年齡上限提高了,幾近耄耋;國籍限制早沒了,不論楚晉。

我自留日以來,接觸到的日語系畢業生,多如過江之鯽,無一不為人浮於事,進退失據。我的建議:您如果仍執著於日語翻譯或日語秘書,守著吃不飽餓不死的小確幸,則萬事皆休,人生再無起伏;您如果力爭上游,只是茫然不知去路,這不過是轉個方向盤的問題、是變個念頭的問題,您大可妨考慮一下。我這條路已吃得很飽,所以想分您一杯羹。

本文授權節錄自:給日語系畢業的朋友們一點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