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地方冰了很多都是比較窮苦的人,或是無名屍跟有名無主的。不豪小,有時候幾個星期內從某大公園就接進來三個以上遊民,而且是在同一個公園。

很多人都以為在殯儀館工作會遇到很多靈異事件,但老實說並不多,只有一兩件讓我覺得神奇的事情,可能微微靈異而已。因此這次分享一系列的故事,其實滿平凡的,沒有什麼特殊的重口味。

在成為殯儀館接體員以前,我還做過照服員的工作以及便利商店的打工,這些工作都讓我必須面對人群,接觸人群,有時候看人們處理事情的方式,都可以給我很多思考的地方。

跪在母親靈前的A先生

他母親過世了,因為沒錢而選擇政府的聯合公祭,如果沒有額外的需求就不用多花一毛錢。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感覺他就是遊民的樣子,身上破破爛爛的,背了一個破背包,全身酸味。

當我們把遺體拉出來給他看的時候,他不發一語,只是哭。後來問我們:「可以讓我在這邊上香嗎?」

我們回答:「不行,冰庫裡面禁止上香,你可以安個牌位在靈堂,這樣每天都可以去上香。」

他問:「需要錢嗎?」

「請個師父安個靈大概萬把塊可以解決吧,你可以問問外面葬儀社的。」

他一聽也不說話,突然向他母親跪了下去。

之後只要他每次來看遺體,都在他母親遺體前跪十分鐘,一直跪到他母親出殯。

不為父親辦喪事的B先生

他父親是獨居老人,因為久病往生,所以聯絡他來這邊認屍。當一切流程跑完之後,他卻堅持不辦認出手續。

當時他說了:「躺在裡面那個從小沒養過我,為什麼死後我要出錢給他辦喪事?我幹嘛要認他?」

後來是我們告訴他說有聯合公祭這件事情,再加上直系親屬往生可以跟勞保局申請喪葬費。

他才說了一句:「這種事你們為什麼不早說?」

之後一直到出殯都沒再看過這位B先生。

乖乖桶的C先生

他也是很妙,礙於親戚壓力,找了一家葬儀社,什麼都用最便宜的東西給他父親。然後火化的時候連骨灰桶也省了,等到他親戚走光了,他拿了一個乖乖桶說:「我爸等等就放裡面就好了。」

外配

有天送來一位先生,是喝掛的,來填寫資料的是他的外配跟兒子。兒子大概七、八歲,很小,外配不大會寫字,所以資料都兒子寫。

我看了這組家屬,心裡覺得滿心酸的。外配問她什麼都無法決定,反倒是她兒子做決定很快,應該是小朋友也沒想那麼多,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這樣反而好處理。

手續辦好後,這一組一樣是沒錢安靈位的。隔天帶了一瓶阿比跟一條黃長,來遺體前跟他說說話,我一樣將遺體拉出來給他們看,只聽外配說:「你現在好了,以前整天出門找女人不回家,現在那些女人呢?我知道你娶我只是想生兒子,兒子有了你整天往外跑,現在好了,你也走了,留下我們怎麼活?我們怎麼活呀……」

我不為這些聽到的、看到的,流眼淚。不然我的工作,就是每天以淚洗面了。

被遺忘的人

曾經我當看護的時候,照顧一個阿茲海默症的伯伯。好巧,他也叫老陳。他老婆每天來看他,真的是每天。老陳很高很壯,所以他老婆很喜歡我上班,因為比起看護阿姨們,我算是壯丁。他的女兒也常常來看他,一天我跟他閒聊的時候,他老婆突然跟我說:「弟弟呀~你知道失智症怎樣最慘嗎?」

我答不太出來,只是靜靜的想知道答案。她說了:「最慘的是,你最愛的人,每天跟你生活在一起大半輩子的人,一天一天地慢慢忘記你,直到有一天,他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誰了。我那麼愛著他,你看,老陳現在看著我,他卻不能跟我說他愛我,甚至連我是誰他都還搞不清楚,他忘了我,但我還牢記著他,這就是最殘忍的事情。」

我真的很不勇敢,沒像這位奶奶一樣有勇氣承擔這種痛,遇到了我應該會逃避,後來聽護理師說,陳奶奶跟她女兒都有憂鬱症。其實不意外,很多照顧久病的家屬都有。

阿嬤的金戒指

有些人應該有經驗,往生的時候不把生前的首飾取下來,直接火化,希望往生者帶去極樂世界。

事實上黃金到哪裡去了?

我們火葬場的同仁,只要我們有撿到黃金,都是請大家吃一頓中餐,剩下的錢全部捐給家扶中心,而且都有開收據。所以我覺得滿不錯的,也感到很驕傲,至少在幫助失學少女、單親媽媽、新移民後,我又幫助了家扶中心的人。

那有沒有例外呢?

今天說這個阿嬤的戒指,就是例外。話說這個阿嬤在化妝完要出殯的前一天,家屬還來看一下,有位家屬想把她的戒指拿下來,另一位家屬就說:「媽戴了它六十幾年了,就給她這樣帶走吧!」

其他家屬都同意這件事情,所以就這樣把她推到火葬場了。到了火葬場之後,葬儀社的人就把家屬安頓一下,然後請他們出去。

(記住,在這邊我把他叫做葬儀社的人而不是禮儀師是有原因的。)

當家屬離開後,他一個轉身,直接把阿嬤的戒指拿了下來放進口袋!

直接把阿嬤的戒指拿了下來放進口袋!

直接把阿嬤的戒指拿了下來放進口袋!

大家以為這個是媽佛點嗎?為什麼我人在冰庫知道這件事呢?

因為是火葬場的同事告訴我的,幹戒指的事情不是沒有,但是這個阿嬤燒了特別久,特別難燒。家屬其實很難過,他們辦的場花費很高,也把阿嬤最愛的東西給了她,為什麼燒的時候那麼困難呢?

這時候葬儀社的人跑出來:「阿嬤對世間還有留戀,讓我們辦一場法事讓她好好安息……」

那場法會六位數,這個故事就說到這裡。

祭桌上消失的雞腿

有一天,殯儀館內的安靈室一整排都滿了,最前面的第一間,有人訂了祭拜的飯盒放在那裡祭拜,後來發現雞腿被偷吃了。身為管理人員,我們會調監視器查一下是誰拿走的,但是使用那個安靈室的家屬,看到雞腿被偷之後就說:

「昨天我夢到爸回來,說想吃雞腿。」

「爸生病那麼久,整天只能喝牛奶,現在終於可以回來吃雞腿了!」

「爸生前最愛吃雞腿,你們看這個飯盒只有雞腿被動過,別人家都不會,他一定有回來看我們!」

後來我們去看監視器,發現原來是隻野貓,在監視器裡只見牠身手矯捷地咬一隻雞腿就跑掉。凶手是抓到了,但聽到家屬所說的故事那麼撫慰人心,我們也不說破了。

我個人覺得殯儀館故事很多,大致上都源自人們對於往生者的遺憾而腦補出來的。當然我也絕對相信有真的靈異事件,但是有不少都是聯想出來的故事,而我們相信如果我們說出去,故事有可能變成:

「父親藉由附身在貓身上,完成吃雞腿的願望。」

「你看那野貓來吃一次從此後就消失了,肯定是老爸變的。」

有遺憾的事情,總是需要一些故事去撫慰,不是嗎?

書籍簡介


你好,我是接體員

作者: 大師兄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8/12/12
語言:繁體中文

大師兄

殯儀館接體員,PTT媽佛版紅人。
「接體員的大小事」系列文章原作者。
我是大師兄,一個沒有目標的肥宅,曾經當過運鈔車司機和照服員,現在是殯儀館的接體人員。
每天都快樂,不想買房,不想買車,不想交女朋友,也不想發大財。
夢想是奢侈的,但我知道我跟別人不一樣,我很喜歡上班。在上班之中遇到的一些案件,一些故事,都給我一些啟發。不論是好的或是壞的,我都覺得很有意思。
現在我只要能吃飯就覺得很快樂!一早起床能呼吸就覺得很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