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間,「大裁員」的新聞滿天飛。

BAT、華為、京東等互聯網巨頭相繼捲入這場裁員旋渦中,他們在第一時間出面闢謠,但真真假假,莫衷一是。

與此同時,有202萬條招聘廣告消失了,沿海省份的出口代工廠紛紛關門放假,富士康被傳裁員34萬,金融、地產都在裁員……

就業形勢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中國經濟轉型,疊加內部壓力和外部挑戰,就業的結構性風險隱隱暴露。在2018年,我們或許將迎接58年來就業總量的首次下降。

不過,新的機遇也不難尋。

今天,中國的保險、教育培訓、中介服務的就業景氣度仍然保持好態勢,用工需求大。

鑑於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分散風險的意識增強,以及對知識、階層躍升、財富保衛的焦慮,這三大行業的增長潛力巨大。

沒什麼比活下去更重要,飯碗才是硬道理,對個人如此,對轉型中的大國來說也是這樣。

01

6個月的時間裡,202萬條招聘廣告消失了。中國經濟大象轉身,宏觀上再怎麼縱橫捭闔,落入平常生活中,飯碗的變動才最牽扯人心。

天風證券爬梳前程無憂4~9月份的招聘廣告條數後發現了, 招聘廣告從285萬驟減至83萬。 二線城市、以及50~500人中小企業的就業形勢最令人關注。在城市、企業規模的分類中,兩者的招聘廣告佔比下降最快,往深層次追溯,可以發現它們的相似點,同質化競爭、中低端製造業比重大、逆週期抗風險能力弱……

在經濟下行週期,它們最先感受到就業的寒意。金融、貿易進出口、製造業、建築業、影視傳媒的行業風險最大,除去季節性波動,還受到一些短期政策、宏觀形勢以及長期的產業轉型趨勢影響。

最近一些先行指標和地方調查也看出了端倪。

國家統計局公佈的領先性指標——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中就業指數表現不佳,自2017年4月起,製造業指數就業指數已處於收縮區間,今年10月份記錄到28個月來最低數字,尤其值得關注的是非製造業就業指數,最近兩個月也落入收縮區間。

分區域看,四川省新招員工減少,三季度有258家企業新招,與一季度、二季度的287家、302家相比,減少幅度分別為10.1%和14.6%。

湖南省用工需求減少,三季度全省有空缺崗位48.84萬個,比上季度57.09萬個減少8.25萬個。

浙江省消費者信心指數儘管仍保持在樂觀區間,但就業信心已連續三季度呈下行趨勢。

廣東省三季度末「四上」企業就業人員2175.03萬人,同比減少7.38萬人,降幅0.3%,比上半年減少18.91萬人,降幅0.9%,其中製造業減員最多,同比減少85.18萬人,下降6.3%。

財新報導指出,目前就業形勢尚穩,但邊際上出現了下滑的苗頭。

中國人民大學就業研究所所長曾湘泉做出預測:2018年,中國將要正面迎接58年來就業總量的首次下降。

人口老齡化、勞動力無限供給時代的終結固然是勢之所至,但內外夾擊加速了這一節點的到來。

當然,我們也不必太執著於上述數據。

就像天風證券所談及的:每年春節後的3~5 月是招聘旺季,故有「金三銀四」的說法,每年5 月之後進入招聘淡季, 所以招聘廣告數量在4 月達到高點。用工需求存在季節性波動。 此外,中國的就業形勢長期存在著結構性的錯位。

部分領域、部分產業有著旺盛的用工需求,但始終沒能招到合適的人應聘上崗,導致一些地方過熱,找不到工作,一些地方又過冷,找不到人。

像人社部所說的:

「我國就業總量壓力依然很大,就業結構性矛盾仍然十分突出。當前國內外不穩定、不確定因素也在增多,這些都會對部分企業生產經營和就業帶來影響,就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 」

就全盤考量,官方公佈的就業數據或許可以安撫你的焦慮——

三季度城鎮調查失業率降至多年底位3.82%,城鎮新增就業超1100萬人,提前完成了全年目標。

如果你找不到工作,不能怪招聘廣告少了,只能怪你還不夠努力。這個,或許就是官方數據所透露出來的潛台詞把。

02

過去,我們常常用「挖掘機指數」,來檢驗中國經濟的冷與熱。今天,我們或許可以為就業行情再加個指標,「蘋果指數」。

在蘋果最重要的生產基地和銷售市場,中國區正發出一系列就業信號:

代工之王富士康被傳全球裁員34萬,2019年削減200億人民幣開支。

玻璃鏡片供應商伯恩光學惠州廠區訂單驟減,不得已裁員5千人,由此引發了大規模勞務糾紛。

偉創力的子公司偉創力塑膠科技處境艱難,從11月12日起到明年2月1日分6批次放長假。 曾經在蘋果產業鏈上獲利最大的瑞聲科技三季度盈利跌28.7%。

蘋果組裝大廠和碩決定加速將生產基地轉移至東南亞……

彭博社取得的蘋果內部備忘錄顯示,全球最大雇主富士康計劃在2019年削減200億人民幣開支,其中iPhone業務明年需減60億元開支,併計劃裁去約10%的非技術人員,因公司將面臨「非常艱鉅、競爭激烈的一年」。

富士康對外口徑是「常態性費用檢視」,否認了34萬的裁員計劃。

11月《騰訊科技》在調查中發現,富士康加班時間變少了。

富士康深圳觀瀾產業園一名工人稱,去年高峰期時候13~14萬人,吃飯時要排隊20多分鐘,現在減少至7~8萬人,吃飯不用排隊那麼久。

以前每天都是幾千員工流入流出,「現在每天都有上千人走,但是不再招人進來。」這一部手機,集中展現了全球消費、出口、關稅戰的冷與暖,進而將這種變化傳導至了中國的就業市場。

高端製造異動,中低端製造業也不例外。

要嘛升級,要嘛淘汰,這就是中低端製造業的必然命運。伴隨著勞動力、土地、原材料等生產成本與日俱增,環保風暴的持續展開,以及貿易形勢的跌宕起伏,中國的中低端產業,正在自發地向東南亞加速轉移。

中國大裁員消息滿天飛,「活下去」成最火關鍵字...想西進前,先看懂這場失業風暴
網友11月份的爆料。

陣痛是難以避免的。

不過,伴隨這個週期,新的利多也在慢慢釋放出來。

近年來「中國製造」有所升級,從出口結構來看,以前主要出口鞋帽、玩具、服裝,現在主要出口機電產品,附加值提升,創彙能力也大大提高,對環境的危害性也有所下降。

除此之外,出口結構的變化,也會使得中國的就業抗壓力變得更強。

人大教授曾湘泉稱。對比鞋帽玩具,機電產品的勞動力成本佔比相對較小,對就業人口的衝擊遠沒有過去那麼強,同時人民幣匯率的下跌也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關稅的影響。

03

就像中國的消費進入分化一樣,今天中國的就業也進入了分化時代。

有冷的地方,也有熱的地方。

第三季度《中國就業市場景氣報告》顯示,中介服務、保險、教育培訓的就業景氣度仍然保持較好態勢,用工需求較大,而這三大行業都屬於生產服務行業。

鑑於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對分散風險的意識增強,以及對知識、階層躍升、財富保衛的焦慮,這三大行業的增長潛力巨大,對勞動力的素質要求也會越來越高。

2018年正式終結的,其實並不是創業者的黃金時代,而是人傻錢多、滿地暴富機會的時代。

大放水帶來十年繁榮盛景,一旦金融監管收縮信用,曾經的暴富行業金融、地產、互聯網,也就沒辦法誕生那麼多新貴中產了。

金融行業的「金飯碗」被砸掉。券商行業半年報顯示,9家券商裁員4186人。其中東方園林裁員三成,首席工資從年薪百萬降至月薪不足兩萬,不少研究員轉型做了銷售……今年6月份千股跌停後,二級市場萎靡不振,金融行業的苦日子還在後頭。

房地產行業沒了輸血管。影子銀行被整頓,房企融資成本激增,難度也加大,瘦身、裁員成為第一選擇:中原地產的高層坦言:「現在就是『排隊去死,看誰有實力排在最後』的淘汰賽。」

中國大裁員消息滿天飛,「活下去」成最火關鍵字...想西進前,先看懂這場失業風暴

互聯網行業也告別了好日子。秋招以來,互聯網巨頭相繼捲入「大裁員」的傳聞中,滴滴、阿里、京東、騰訊、網易、華為都傳出縮招、停止社會招聘的傳聞,隨後均被闢謠,但縮減用人成本的事實不假。

中國大裁員消息滿天飛,「活下去」成最火關鍵字...想西進前,先看懂這場失業風暴

智聯招聘平台大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IT/互聯網行業的招聘職位數同比減少51%,連續第二個季度出現負增長,職位的收縮幅度遠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錢沒了,泡沫自然會逐個現形。

那些曾經被資本吹捧的「獨角獸」,短短一年時間裡就成了連連爆雷的「毒角獸」。

一度騎出國門的共享單車摩拜被賣了,錘子科技被「資金鍊斷裂」的傳聞纏身,無人貨架大幅裁員……創業明星逐個隕落的悲劇證明,「硬實力」遠遠重要過「好故事」。

一份絢麗的PPT,或許能夠讓你在錢多人傻的時候,擊鼓傳花。一旦錢緊,第一個被辣手摧花的,也會是你。

時間,是檢驗一切的好東西。

04

就業是最大的民生。

放在經濟周期裡觀察,一旦下崗、降薪增多,消費者的信心指數就會下滑,會越來越不敢花錢,這對於當下中國從出口驅動、投資驅動轉向消費型經濟構成了挑戰。

穩就業,成為當下宏觀政策的優先目標。

最近國務院發了一個促進就業的「大禮包」,提出降低參保費用,政策重點傾斜中小企業,解決融資難問題,支持技能培訓,關注失業群體等舉措。

更為關鍵的是,中央也意識到了,必須減少行政干預對企業生產經營的影響,實質性的降低企業成本。

作為個體,你只有摒棄混吃等死的念頭,不斷進化自己,才能活在當下。

一個國家也是這樣。在挑戰來臨的時候,只有加速轉型,擴大改革,也才能活在未來。

(智谷趨勢原文已遭刪除,但有多個媒體轉載未刪,本文取用的是中國科技媒體虎嗅網的版本)

*本文獲「微信上的中國」授權轉載,原文:2018,沒什麼比活下去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