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於 1975 年的微軟是 PC 時代最大的贏家,但行動網路普及後,微軟痛苦地轉型,曾一度被外界認為是過氣的科技公司,上個世紀的化石。不過,過去一年微軟股價成長了 30%,市值超過 8,500 億美元,一度超過蘋果和亞馬遜,成為全球最有價值的科技公司,目前全球只有蘋果和微軟兩家公司市值超過 8,500 億美元。長跑 43 年的微軟如何從後 PC 時代的低谷崛起?

2018 年 12 月 1 日,微軟股價收盤時達 8,513 億美元,比蘋果高出 40 億美元,一舉超越後者,成為全球最有價值的公司。被微軟甩在身後的還有亞馬遜、Facebook 和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曾經最受爭議的科技公司,卻遠離因社群和隱私而起的矽谷風波。

微軟的再度崛起與現任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主導的戰略調整有很大的關係,他出任微軟 CEO 後,果斷放棄了大眾消費市場的行動平台和智慧型手機業務,讓微軟回歸企業級技術服務商位置,提出以雲端業務為主導的戰略體系。自 2013 年起到現在 5 年內,微軟股價累計成長了兩倍多。而 2013 年之前的 10 年,微軟股價僅成長 3%。

以雲端服務為核心的企業級服務業務快速成長,是微軟吸引投資者的關鍵因素,2010 年推出企業級雲端服務,2013 年雲端服務成了核心業務,在 Satya Nadella 的全力支持下,微軟雲端服務兩年內市占率飆升到 13%,領頭羊亞馬遜市占率約為 33%。自 2015 年 10 月開始,微軟雲端業務每季營收成長都超過 76%,面對亞馬遜和 Google 的競爭,依然保持高速成長。

更重要的是微軟將雲端服務與軟體服務整合,推出線上版 Office 365,將微軟最賺錢的業務重新推上雲端平台的成長快車道,也讓微軟進入全新的成長週期,也是投資者長期看好微軟的原因。

納德拉也一直積極改變微軟的文化,多次就科技領域備受關注的問題表明態度和立場,要求監管臉部辨識技術應用、人工智慧技術應用需要更負責任的態度等,面對政府審查,微軟一向態度誠懇,既做法律抗爭,也積極配合調查,此舉很大程度避免微軟成為政府部門的目標;同時微軟也越來越開放,多個軟體服務已不再是 Windows 平台獨占,而選擇與更多平台合作。

微軟沒有建立過像 Facebook 這類社群平台,Bing 搜尋服務對 Google 的挑戰也沒有形成真正的威脅;行動網路時代的失敗,讓微軟幸運躲過過去一兩年矽谷科技巨頭面臨的一系列危機。硬體製造業務的式微,也讓微軟更小程度免於美國與中國貿易戰的影響,這些都是讓微軟股價飆紅的外部因素。

How Microsoft Quietly Became the World’s Most Valuable Company

*本文由「科技新報」授權轉載,原文:超越亞馬遜、蘋果,過氣的微軟如何成為最有價值的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