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來社會形象很好的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因食道癌驟逝,各界在感慨之餘,紛紛回顧嚴凱泰的一生,緬懷這位在台灣汽車製造史上,最重要的代表性人物。

雖然嚴凱泰僅僅活了54年,但其實從他回國接班到離世,他已經為裕隆整整拚了30年;從繼承父親嚴慶齡的遺志,投入重金研發,發展汽車國造,推出膾炙人口的「飛羚101」,之後又靠著由日產車款改版的經典「Cefiro」車款熱賣,讓裕隆轉虧為盈,到繼承母親吳舜文的遺願,持續在這條路上精進,自創「納智捷」品牌,在兩岸同步生產銷售;寫下「少主中興」史的嚴凱泰,這30年過得既精彩又傳奇。

更不用說他外型挺拔、風度翩翩,總是一身剪裁合宜的亞曼尼西裝;接受訪問時,發言既有氣魄也充滿夢想;跟人互動,態度直率沒有距離感;身為一位公眾人物,嚴凱泰幾乎是典型的「白馬王子」,只是「馬」換成「車」而已。

從企業經營的角度,嚴凱泰在20年前,順利讓裕隆汽車度過一次生死存亡的重大危機;不過,眼前台灣汽車業的整體環境依舊嚴峻,「納智捷」已讓裕隆的赤字達百億之譜,未來能否有成功的一天,仍在未定之天;我們無能也無意在此蓋棺定論,也不會因為嚴董辭世就硬套上「經營之神」般的美言;但客觀持平來看,嚴凱泰經營事業與人生的「3個精神」,仍然相當值得我們學習:

一、 愛你所愛,全心投入。

眾所周知,嚴凱泰的最愛就是汽車與籃球。對於這兩個最愛,嚴凱泰幾乎投入了絕大多數的時間跟精神。

當嚴凱泰24歲接掌裕隆時,他就扛下了這個比他大10幾歲的老企業的中興重任;嚴凱泰下定決心,把公司與工廠合一,直接遷到苗栗三義,親自率領眾幹部,日夜努力研發,只為了完成「為台灣裝上輪子」的夢想。

直到生命的最後1年,嚴凱泰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還是再三強調著他的決心,他說自己是「用生命在經營納智捷」,事實上也是!儘管一直賠錢,但嚴凱泰並不氣餒,也無意抽腿,反而強調,汽車品牌的經營不是10年8年可以有成果的,納智捷還是很年輕的品牌,即使再花個10、20年,也必須努力做下去。

除了汽車,嚴凱泰對籃球的熱愛,也隨處可見。嚴凱泰最後這2年極少數的公開露面,不是在股東會,不是在尾牙,反而是在球場!他除了出錢出力支持SBL跟WSBL,也屢屢現身球場為子弟兵加油,更不用說他的妻子、剛接掌裕隆執行長的嚴陳莉蓮,也是籃球國手出身。

對於汽車跟籃球,嚴凱泰完全做到「愛你所愛,全心投入」,十分熱血地經營;如果嚴凱泰的汽車大夢,最後能夠成功,這一點一定是重要關鍵。

我們一般人也一樣,不管是經營事業或者只是一個純粹的上班族,如果我們對於我們所做的工作缺乏熱情,每天只以安穩度日為目標,勢必很難有突出表現。

二、 做好準備,長期抗戰。

如同前面所述,汽車品牌不可能一夕爆紅,自有品牌之路很漫長、很燒錢,如果沒有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最後會進退維谷。嚴凱泰有裕隆集團的後盾,所以可以在經營裕隆日產、中華等熱門車之餘,持續加碼投資納智捷,但即使如此,要面對納智捷燒錢的速度,還是必須擁有一顆很強的心臟。

在這一點上,嚴凱泰有非常清楚的體認,並且做好因應規劃,因此才能長期撐下來;如同他生前說的,汽車品牌經營要「比氣長」;事實上,我認為不只汽車品牌如此,做其他任何事情,本質上也沒有太大的不同!

當我們決心投入一件事、一份事業時,就必須有長期抗戰的準備;如果我們只是想搶短線,成功只能歸咎於運氣,失敗的可能性則相對高;唯有做好準備、長期抗戰,才能紮紮實實攻城掠地。但在此同時,我們也必須審慎評估、量入為出,不做超過自己能力所能負荷的事。

三、 孝順愛家,傳統美德。

從完成父親遺願開始,進而幫助母親,竭心盡力照顧女兒,嚴凱泰相對於其他只關注事業、沒有特別費心照顧家庭的企業家,他在某些方面是很傳統的。

母親吳舜文還在世時,嚴凱泰事母至孝;母親離開之後,他也謹遵母親的遺願,繼續朝推動汽車國造的方向發展,也因此能守住家業,進而讓裕隆集團茁壯。

對長輩孝順,對晚輩也極其疼愛。嚴凱泰常自己開車送女兒上學,再忙碌也要陪著女兒成長,這也是許多企業家做不到的事情。

在孝順愛家等傳統美德,已經逐漸淡薄的時代,五年級生嚴凱泰,能夠親身做出這樣的示範,也讓他更為社會大眾所認同。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修身與齊家看似與發展事業無關,實際上還是環環相扣、緊密牽連;一個能夠自我管理,善於經營家庭關係的人,相對是比較能做好工作、經營好公司的。反之,如果連自己跟家人都不照顧好,又怎能奢望這個人可以善待員工、同事、客戶、朋友?

嚴凱泰英年驟逝,對台灣社會,尤其是汽車業產來說,十分可惜;只盼他留下的這些精神,能讓後輩有所啟發,了解「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就註定成功」,也不是「有什麼夢想就必然能實現」;這當中,只有靠著不斷努力、不放棄,對你所愛的工作有絕對的熱忱,並且在事業與家庭之間取得平衡,才能相輔相成。

別忘了嚴董說的:一切要「比氣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