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資訊報導,美國英特爾公司(Intel)稱霸晶片製造業逾30年,供應電腦最重要的零組件,但如今半導體市場龍頭地位正面臨台灣後起之秀台積電的挑戰。

台積電成立於1987年,為財力不足以蓋自用晶片廠的公司提供「晶圓代工」解決方案。當時,超微(AMD)創辦人桑德斯( Jerry Sanders)對晶圓代工構想嗤之以鼻,認為「不夠Man」。但如今,隨著台積電在這個4,000億美元產業的勢力坐大到足以與英特爾爭霸,昔日的嘲笑已轉變成欽羨。超微最近已委託台積電代工生產最先進的處理器。

眼看一家接一家的晶片設計公司求助台積電代工生產,英特爾備感威脅,這反映晶片製造業市況已丕變。總部在新竹的台積電擁有大批客戶,舉凡科技大廠蘋果和高通、二線業者如超微,乃至於小公司如Ampere Computing,都在客戶名單之列。訂單紛至沓來,讓台積電的專業技術走在時代尖端,而這是量產體積最小、效率最高、效能最強晶片必備的條件。

曾任英特爾總裁、現為新創公司Ampere領導人的詹姆斯(Renee James)說:「這是50年僅見一次的情況。她創辦的這家公司成立不滿兩年,卻已急起直追,現在跟英特爾爭奪伺服器晶片生意。Ampere自認為有能力與英特爾競爭,證明了英特爾犯了錯誤,而台積電則把握機會從對手的錯誤中得利。

英特爾目前在電腦處理器營收市占率達90%,今年營收仍可望創新高,但華爾街一些分析師已開始憂慮,市場對手也愈來愈大膽,因為台積電大有機會取代英特爾、成為這一行首屈一指的最佳晶片製造商。去年,台積電的市值超越英特爾,是歷來頭一遭。

就半導體製程技術而言,根據高盛的說法,英特爾在2013年率先採用14奈米技術,但2019年底前可能來不及推出10奈米製程,可謂該公司史上最漫長的等待。反觀台積電在同一段時期技術大躍進,從原先的20奈米製程進步到7奈米製程。

良率問題拖慢了英特爾技術升級至10奈米的腳步,而問題至今尚未充分排除。但對手超微公司卻可把這顧慮拋諸腦後,因為超微已脫售自己的晶片廠,複雜的生產作業由台積電代勞。

超微執行長蘇姿豐說:「這是我們做過最棒的決定之一,讓我們能控管風險,集中心力在如何使產品精益求精。」

有了台積電的協助,蘇姿豐正努力達到創辦人桑德斯未竟的目標:對主宰電腦運算領域的英特爾構成一股可信的、持久的挑戰勢力。超微向投資人和客戶表示,新的晶片設計將能超越英特爾的產品。超微員工人數和研發預算僅約英特爾的十分之一,但拜台積電之賜,如今已有實力與英特爾競爭。

所謂時勢造英雄,成就台積電的市場趨勢在十年前引爆,當時智慧手機開始普及化,但英特爾在行動晶片市場涉入很淺,最強的晶片生產和設計未全力投入這塊領域,仍偏重核心事業個人電腦(PC)及伺服器晶片。一旦智慧手機銷售起飛,手機製造商不是採用高通等公司的處理器,就是像蘋果一般依據安謀(ARM)的技術設計自用晶片。這些晶片的代工製造訂單紛紛流向台積電。

現在,以銷售量計算,智慧手機生意幾乎是PC的六倍大,賦予台積電大量生產的豐富經濟,而這種優勢以前曾是英特爾專屬。

Sanford C. Bernstein分析師Mark Li說:「台積電持續如期、無誤交出最新型晶片。」他認為,英特爾在PC與伺服器晶片的領導地位,及其訂價能力,都因智慧手機策略失誤和台積電努力贏得的品質口碑,而面臨岌岌可危的風險。

往年,英特爾可運用視全業界的龐大研發預算,讓競爭對手無力招架,但用這招對付台積電,不再行得通。英特爾投資新廠房設備的資本支出固然凌駕台積電,但若把台積電客戶如高通、蘋果、輝達(Nvidia)和華為的研發預算加總起來,情勢隨之逆轉。

據高盛估計,台積電客戶合計的預算不僅大於英特爾,而且差距日益擴增,預估到2020年,合計支出將接近200億美元,至少比英特爾多出40億美元。

※本文由經濟日報網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鴻海明年大砍開支近四成 這刀揮向誰?
 ■以房養老30年恐無法送終?行庫建議延長至50年
核電能源政策變變變 原能會:核電延役最長可達80年
只要5秒就能過!台灣護照到這五國家自動通關免排
 ■財政部青安貸款延長2年 新增1.68%一段式利率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