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工作的關係,經常在一些學習場合遇見人資人員,都頗具專業與深度,打從內心佩服。不過多談兩句之後,會發現他們是有委屈的,因為不時遭到同事誤會,以及批評責罵。說到這兒,他們會兩手一攤,無奈地說:

「我們只是背黑鍋的人。」

的確如此,政策由公司訂定,人資不過是執行者。當員工不滿政策或制度時,不知道對誰發脾氣,只好對人資發飆,當他們是出氣筒,以為採用激烈抗議的手段,能夠讓人資感同身受,代為轉答心聲,可是這只會造成負面效果,徒增人資人員的挫折感及無力感,對事情的改善一點助益也沒有。

正義魔人上身

雖然我非常同理人資,但是後來聽到一些例子,看到另一面,那就是有些人資人員只站在公司立場著想,一味替公司捍衛制度、壓低成本,卻略員工的立場與心理,以致激起「民憤」,在口語散播的威力之下,發酵與擴散,以致形成對立的局面。

有一次,有位讀者在我的fb留言:

「人資,是一家公司腐敗的根源。」

這句話說得太重,重到我不得不問他發生什麼事,於是他一口氣連講兩個案例。聽完之後,我也認為案例裡的兩位人資在做人方面,有失倫理、有欠厚道;在做事方面,屬於自以為聰明,其實是「生雞蛋的沒有,放雞屎的有」,留下爛攤子還不自覺。

(以下內容幾乎原文照登,以如實反映一般員工的心情)

第一個案例,讀者原來待的銀行,被一家金控集團購併,上面高層鬥爭得厲害,連累到他們基層員工。其中幹部A的業務能力很強,不堪其辱,知道有一名老長官轉任至其他銀行,便帶槍投靠。老長官因為事務繁忙,直接把A的履歷表交給人資。

A高商畢業,學歷不優,人資部門看不上眼,於是秤斤兩的批判他,把他嫌到一無是處。A打從出社會以來,每一份工作都是戰功彪炳,向來受重用,因此自尊心受損,不歡而散。幾天之後,老長官見A為何還沒來報到,去問人資,人資謊報A自己不想來上班,長官也就給予尊重。

錯失一個人才,製造一個敵人

後來在老同事的聚會中,老長官見到A,想說他另有高就,才開口要祝福的當下,不料A把臉一沈,掩不住滿腔怒火地說:

「不想用我就直接說,犯不著叫我過去被污辱。」

接著,這家銀行不只錯失一個人才,還培養出新的頭號敵人。A去了對手銀行工作,職位更上層樓,也做得風風火火,每場仗都打得漂亮,使得老長官任職的這家銀行流失不少客戶。

這位人資,錯在哪裡?

1. 錯在自以為正義

人資堅信用人要秉公處理、不可循私,可是他的位階低、視野窄、格局小,上不到老長官的高度去看事情,也沒去請示老長官,了解這個用人背後的深意,只當作一般例行公事處理

2. 錯在懶得打聽

像A這類資深的業務戰將,比的不是學歷,而是重大成就、績效表現,可惜這位人資只有學歷這個篩選標準。

可是人資知道自己錯了嗎?恐怕是渾然不知,私底下可能還會自鳴得意,徒手擋下老長官的人事請託,證明他是有風骨、有節氣的今之古人。其實說穿了,不過是一隻井底之蛙,能看到的天就是井口那般大而已。

差十幾天,領不到退休金

第二個案例,有個同事受不了銀行鬥爭,烏煙瘴氣,做不了事,算一算也到了可以辦理優退的時間,一發狠就把退休申請書遞出去,接著眼不見為淨,出國把剩下的特休假一併休完。人資收到以後,發現到有誤,卻裝傻不吭聲,直到同事回國,才告訴他不符合退休規定。

原來是,必須在滿20年任職之後的隔天才能送出退休申請書,換言之,同事就差出國這十多天,無法領到退休金,只能領到離職金,兩者落差近百萬元。而且退休員工可享優惠存款,利率高達驚人的兩位數。

人資心知肚明,卻不在事先善盡告知之責,點撥一下,只是想替公司省下近百萬元的退休金,以及未來的高利息,可惡至極,沒有員工不恨得牙癢癢。這種案例只要一樁,就夠員工傳遍大街小巷,非把公司極盡抹黑不可。這會帶來什麼後果?

人心惶惶!士氣低落!向心力崩塌!忠誠度大減!也難怪這名讀者要反問,把員工逼到這個地步,難道這些人資不是員工,而是股東。

「銀行,是他們家開的嗎?」

這樣的人資有多少?依據讀者的說法,在他歷任的幾家銀行,人資大同小異,招聘新人時,當成商品來講價格,以便向上邀功,誇耀幫公司省下多少人事成本;至於年資滿20年的員工,又成了他們的KPI,想盡辦法、用盡手段不斷逼退或勸離。為什麼?

「員工沒拿到的退休金,就是他們的績效。」

霸凌員工的人,就是員工

當然,這是過度概括,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不過這也讓人不得不警醒,在對待同事上,除了堅守公司的立場外,也要展現溫暖的一面,理解員工的難處、關懷員工的需求。人資的職責所在,是服務員工,為他們解決問題、照顧他們的生活。

相反的,上面這兩個例子,人資看似是在幫公司維持正義、節省成本,其實是在捅蜂窩,離間員工與公司之間的共好關係。

不過話說回來,像這樣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員工多得是,不惟人資。我有一回針對粉絲做調查,主題是「職場霸凌」,有一個意外的發現,霸凌者第一名不是主管、不是客戶,而是同事!也就是說,員工霸凌員工、員工刁難員工,是經常發生的事實,也令人特別心寒。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