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中國官媒《人民日報》11/26發表了一份名單,列出過去40年來為國家發展做出非凡貢獻的100名中國人,其中17位為民營企業家,包括中國三大網路巨頭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的掌門人。不過在簡介中,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和騰訊科技董事會主席馬化騰都是無黨派,而馬雲則為中共黨員。這多年來一直沒有正式管道證實,且並非廣為人知,如今官方坐實馬雲的黨員身份,用意引發揣測。

甫落幕的雙11購物節,阿里巴巴公布了訂單和包裹在全國縱橫交錯的密度熱圖,中國的網購活動規模已遠超黑色星期五(Black Friday)。

今年的熱點分佈圖裡,北京中南海上空一片紅。中南海是中共最高領導人及其家人的住處所在地,這代表他們和其他人一樣忙著搶便宜。然而,除了購物,中國政府對阿里巴巴,及其競爭對手騰訊和百度的支持,卻有逐漸減弱的跡象。

有說法稱,這些公司雖然和國家目標保持一致,但規模和實力之強大,在成為極具影響力的平台,很大程度上並不受約束。

「中國利用這些科技巨頭的竄升來促進經濟增長和就業,」一位業內資深人士表示。 「但是有線索透露當局想傳達的深意:『你們不要對自己太放心,你之所以能活在這裡,是因為我們共產黨允許。』」

目前,中共謹慎的透過與這些科技公司老闆通電話,以及滲入公司的共產黨員,獲取更多黨內基層意見。但現在,就像Facebook和Google在歐美面臨更大的壓力一樣,對於中國來說,低度監管已經不夠了。

今年,線上內容的審查變得更加嚴格,從佩佩豬(Peppa Pig)、小熊維尼到名人八卦網站全被封殺。11月,社交媒體新浪微博提供政府審查單位權力,當局能直接標記他們認為是謠言的貼文。(編按:英國動畫佩佩豬因中小學生二次創作的抖音短片內容,被認為與暴力、低俗等不雅行為有關,遭當局禁播;小熊維尼則因長相與身形被影射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而同遭封殺。另外,中共國家網信辦集體約談百度、騰訊、新浪、今日頭條、搜狐、網易、鳳凰、知乎等客戶端自媒體平台。自10月20日針對自媒體展開專案整治,已查封近萬自媒體帳號,騰訊和新浪被嚴重警告後回應,會針對低俗內容、網路謠言、抄襲侵權等帳號和文章處置,近20萬帳號應聲遭禁。)

3月以來,由於擔心兒童遊戲成癮和近視,以及支付相關的金融法規有所改變,新的遊戲想要推出都屢屢碰壁。但其實除了審查機制,這些變革與全球趨勢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尤其各地的監管都已經跟不上科技發展的速度。

在馬雲宣布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之前,大家一直擔心這只是冰山一角。這個決定雖醞釀多時,但在這個時機公開,確實引發外界猜測他的「解職」是迫於北京要求,不過阿里巴巴堅決否認此說法。

馬雲和阿里巴巴一樣,與北京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馬雲曾經是一名英語老師,如今扮演推行軟實力的外交官,他走遍全球,多數時候都和政府口徑一致。然而,他也和中共有過摩擦,例如在習近平會晤當時還是美國總統當選人的川普前,馬雲就搶先了一步。

現在大眾看的是騰訊和阿里巴巴關係可能越顯分裂,兩家企業總值高達7300億美元,最高點曾達1兆美元。讓外界更加關注的原因,是阿里巴巴打算與其提供支付服務的子公司螞蟻金服重組,在官方拖延之下,審批還卡在原地。

目前,這兩家公司個別獨立,雖然股東重疊,但阿里巴巴在2月就宣布與螞蟻金服放棄利潤分成安排,以換取後者33%的股份。自此,北京一直沒有做出回應。

「如果政府希望將這兩者分得更開,就不會加快審批速度。」這位業內資深人士表示,「即使他們股東重疊,政府仍然喜歡兩家分開的公司。他們更希望在騰訊和微信看到這一點。」

想讓科技巨頭分拆,是有點太過頭。畢竟,北京一直在放話要採取其他方式,讓該行業更符合「標準」,例如黃金股制度,但都沒有真的落實。

然而,阿里巴巴、騰訊等企業坐擁龐大的數據庫,對大眾生活都具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力。毫無疑問的,北京會對他們指手畫腳。正如資深行業分析師鄧肯克拉克(Duncan Clark)點出,當局釋放的信息十分明確:「你認為自己很有影響力?別忘了,黨才是真的手握重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