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下午我跟主管一起去客戶端開會,在計程車上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像你跟Ashley、Petty三人都很有潛力,是公司重點栽培的員工。」主管對我說。

聽老闆這麼一提,我突然想到什麼,轉頭跟老闆說:「對了,昨天晚上我在辦公室看到Petty好像在哭……」當時我剛進職場不久還不太世故,一不小心就爆同事卦。Petty是一個比我早3年進公司的前輩,台大畢業,工作認真嚴謹,雖然不是一個很有幽默感的女生,但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去請教她就對了,即便她不清楚,也會幫忙找出解答。

「在哭?為什麼?」主管問我。

「好像是工作壓力太大,她說客戶實在太不可理喻,可能一時氣不過來委屈哭了吧。」我試著想像Petty的心情。

「嗯,她是到了該升官的時候沒錯。」主管聽完我的話,喃喃自語地說。

當我聽到主管講出這句話的時候,一時意會不過來,咦?怎麼沒頭沒腦突然提到升官的事?

直到多年後,我也成為別人的上司和老闆之後,再回想起這句話,突然就明白了當年那位主管的意思。

簡單說,在員工哭泣的這種節骨眼,若是公司絲毫沒有表示肯定,很可能就是員工萌生辭意的時刻(特別是在流動率極高、四處都有剛出爐的受氣包的產業,例如媒體圈、廣告業、房仲業、保險業、各種服務業 ……)。

但如果以為一哭就可以拿翹,你未免就太天真了,員工哭泣是一招險棋,不是大好,就是大壞。

哭泣在職場裡可以佔到便宜的可能性並不多,而且必須平時累積非常多「信任點數(Credit)」之後,才可能讓哭泣這樣的行為產生被讚賞的結果。例如這個員工平日非常堅忍不拔、早出晚歸、從來不喊累也不怕苦、逆來順受,終於有一天爆發了(而且也只能爆發一次,否則第二次就會被歸咎成是你抗壓性太差)。

倘若是一個平常表現尚可,並沒有什麼過勞事蹟的員工,遇到難處就哭出來,恐怕只會落得被認為是性格太軟弱、處事沒有方法、不專業或抗壓性不夠強,尚且無法委以重任的形象。

在員工心中,哭泣或許只是一種情緒抒發的方式,但在老闆眼裡,哭泣卻是更認識員工的一種指標,員工的淚水,同時證明了他的能力和極限到哪裡,以及他是個什麼樣性格的人,當老闆了然於胸之後,便會暗自思考未來該如何「使用」這名員工。

就老闆的立場來說,將重責大任委派給「抗壓性可能不夠強」的員工是一種冒險,可以試個1、2次看看能不能造就一個將才,但如果1、2次都失敗,這員工恐怕就注定去冷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