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規則是:要是有事情出了錯,就等著看有什麼更好的會降臨。──《往邊緣的短程旅行》(Short Trip to the Edge),史考特.凱爾斯(SCOTT CAIRNS)

早年我剛晉升主管時,工作非常忙碌,一心想在出版業做出一番成績。書就是我的全世界,我熱愛我的工作,迫不及待想向上提昇,但工作終究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在和我太太結婚幾年之後,孩子陸續出生,不到十年間,我們就有了五個女兒,你可以想像當時我們的生活有多瘋狂忙碌。

一想到家裡食指浩繁,我就感覺到巨大的經濟壓力。這股壓力再加上我本身的企圖心,簡直就是一劑強效興奮劑,我天天超時工作,就希望能再次升遷加薪。我甚至還私下兼差,以滿足家庭開支需要和多存點錢。

這一切的重擔經常讓我快要喘不過氣來,而對於無法多花時間陪伴家人,我充滿罪惡感,但我自己已經處在筋疲力盡的崩潰邊緣了。工作成功與否雖然事關重大,但家庭關係更為重要。後來我在事業上雖然經歷幾次大危機,不過還是勉強撐了過來,但這時也驚覺,女兒們和我關係疏遠,而太太也感覺自己像是單親媽媽或寡婦。

說實話,當時的狀況岌岌可危,當我意識到太過專注於工作而傷害家庭所需付出的代價時,悔恨就像一枚巨大的炸彈在我胸口爆炸,你很可能也有類似的經驗。

在我年輕的時候,刺青針沒有自動修正功能,會去刺青的人只有摩托車手、罪犯和水手,但這幾十年來情況有很大的轉變。現在隨處可見人們大方展示從袖口、領口或短褲底下露出的刺青圖案。這種景象在各地皆然,根據近期的一項民調顯示,將近1/3美國成年人身上都有刺青。這個比例在我家更高,我五個女兒中有三個人刺了青。

她們到目前為止對身上的刺青都很滿意,大部分刺青的人應該也是,但後悔的人也不在少數。大概有1/4的人後悔當初的決定,畢竟刺青能存在的時間,比你想擁有它的時間要長得多。除此之外,也不是每個刺青師都很厲害,刺青針可是沒有自動修正功能的,各種令人捧腹大笑的錯字案例時有所聞。

根據民調結果,人們後悔刺青的最主要理由就是刺壞了。我看過一個網站,收錄了超過900個失敗的刺青圖案案例。難怪消除刺青會變成現在全世界成長最快速的醫美手術,也難怪失敗的刺青圖案會變成最適合用來代表「後悔」的象徵物。不過,後悔的意義當然不僅於此。

專門研究後悔這個議題的暢銷作者布芮尼.布朗,在她的著作《勇氣的力量》中曾提到,有位朋友告訴她一個類似的例子――珍妮佛.安妮斯頓主演的電影《全家就是米家》中,有一幕正好是一個配角驕傲地秀出有錯別字的刺青絕不後「梅」。「這簡直是對我的研究發現的一個完美隱喻。」布朗說:「如果你沒有後悔的事,或刻意選擇不帶悔恨地生活,那我想你就錯過了後悔的重要價值。」

什麼,價值?我們大部分人在終結過往時遇到的最大挑戰,就是揮之不去的失敗感。只要你還有呼吸,就可能會意識到自己在某方面是比不上他人的,而且在上一章「行動後反思」的推波助瀾之下,我們的不足之處可以輕易激增到數十甚至上百樣,想來真是令人沮喪。

但這一點也不可悲,有些人聽到後悔也有價值,會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我們的文化讓人很容易忽略後悔的價值,我也並非想要刻意淡化後悔所帶來的痛苦,因為那種痛苦絕對是真實且強烈的。問題在於,我們太快與後悔保持距離了,寧願放棄從中獲取好處,也不想與這種感覺共存稍久一些。這真的大錯特錯!你若想體驗人生最棒的一年,必須利用悔恨來發掘新機會。在此,我要引用密西根大學心理學家珍妮特.朗德曼的著作《論後悔》中的一句話:「一切端看你如何運用它。」

後悔的功能

在進一步討論後悔的好處之前,讓我們先來探討後悔最常見(但也最無益)的一個功能:自責。布朗說過:「『我是個失敗者』和『我這次失敗了』之間的區別看來可能很小,但事實上差別非常大。」當我們把焦點放在「自己本身」而不是「自己的表現」上時,就會使得自我改進變困難,理由很簡單,因為改進並非重點所在。

假設你莫名其妙對朋友大發雷霆,或者搞砸一份報告,讓公司丟了一個新的大客戶。你當然可以嘮叨不停說自己是個多糟糕的人,但這樣對朋友或同事的安慰作用都不大,對未來也沒有任何好處。你還不如找出問題在哪裡,如此一來,你不只能修補現在的損害,同時也能防止錯誤再度發生。

比較糟糕的狀況是,讓帶有自責性質的悔恨,坐上內心法庭的證人席,提供源源不絕的證據,來「證明」我們的表現到底有多差。我要告訴你千萬別理會內在的「確認偏誤」。我們所有人都會犯錯,所以如果你真的相信自己是個「失敗者」,永遠不愁沒證據,隨便都能找到例子來強化這個限制性信念。 由於我們容易體驗到自己所期望的體驗,因此只會重複陷入同樣的處境。

相反地,如果你相信自己只是在「某件事上表現失敗」,就能著手評估哪裡不足,然後進行修正。你不是失敗者,卻的的確確體驗到了失敗,這兩者間的不一致正是需要你集中注意力去解決的。當初我因為埋首工作而與家人變得疏遠,就是個典型的例子。我覺得太太和女兒對我來說很重要――比工作重要,但我的行為表現卻是另外一回事。正是這樣的不一致,促使我改變自己的工作方法,重建與家人的關係。

朗德曼在《論後悔》一書中,明白指出後悔的幾項好處,其中有三項值得在此一提。第一項是提供指令,這與「行動後反思」的第三步「從經驗學習」是相通的。後悔是一種訊息,要反思我們的錯誤,才能避免未來重蹈覆轍。第二項是提供改變的動機。一如朗德曼所說:「後悔或許不只告訴我們哪裡出了錯,還能激勵我們採取行動。」這也正是我當時對太太和女兒們的感覺。最後一項,確保我們沒有走偏。後悔可以作為我們的道德指南針,當我們一偏離正軌,就會發出提醒的信號。

光是這三個理由,就足以讓我們重新思考自己對後悔的直覺性忽略。當後悔的炸彈爆炸時,我們反而可以藉此重新評估和調整行事的優先順序。重建生命中最重要的關係是件困難的工作,但要不是因為後悔,我根本不可能辦到。我可能只會渾然不知自己有這樣的需求,或心懷憤恨,怪罪其他人不懂我的難處。「後悔」強迫我承認自己有所失敗之處,並加以改正,讓我直到今天都能和女兒們保持非常好的關係。

書籍簡介_最棒的一年:5個步驟,100%實現目標,讓計畫不再是空話

作者: 麥可‧海亞特(Michael Hyatt)
譯者: 殷麗君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8/11/29

作者簡介

麥可.海亞特(Michael Hyatt)

「麥可.海亞特公司」的創辦人及執行長,幫助高成就者獲得工作和生活雙贏。他也是湯馬斯.尼爾遜出版社的前董事長和執行長,個人著作有《今日美國報》暢銷書《把想要的人生找回來》(合著),以及《紐約時報》暢銷書《天王部落客教你把粉絲變成錢》。

他的部落格MichaelHyatt.com,名列谷歌搜尋前百分之〇.五的網站,每個月有上百萬瀏覽人次。《華爾街日報》、《富比世雜誌》、《快速企業雜誌》和《創業家雜誌》上,也常可見到他的相關報導。麥可也創建眾多線上課程,包括「五天內邁向你最好的一年」(5 Days to Your Best Year Ever™)等。

麥可熱愛他的工作,但家人才是他生命中第一要務。他與妻子現居美國田納西州納許維爾郊區。

譯者簡介

殷麗君

輔大法文系畢業,曾任出版社編輯,現為英、法文專職譯者,譯有《我想過北歐式生活》、《味覺樂園》、《巴黎人的巴黎》、《隔壁墓園的男孩》、《少年邁爾斯的海》、《五歲時,我殺了自己》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