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整理師」這門行業大約是從2017年才逐漸獲得媒體的注目與報導。當時在線的同行極少,外界對我們也投以好奇的眼光,時常把重點放在我們能賺多少錢?工作內容到底是什麼?其實如果要定義的話,我會說這是一份幫助客戶檢視內心狀態的職業,同時也是一個可以創造感動與幸福的事業!

整理師與家事清潔員的差別

「整理師是做什麼的?和居家清潔人員哪裡不同?」

「整理師有包含打掃服務嗎?」

「有些清潔公司號稱也有收納服務,那跟職業整理師做的事情一樣嗎?」

「家中如果又亂又髒,到底是應該先請整理師?還是先找居清人員來打掃?」

我相信上述應該是很多人的疑問吧!

現在台灣其實已經很流行定期請居家清潔人員到府服務,幫屋主分擔一些辛勞的家務,而一般所謂的「居清」指的是針對家中各空間大區域和細部的灰塵、毛髮、汙垢、油漬做清除。總之,他們所提供的是消滅「髒」的服務項目。

「髒」是一種比較自然的現象,一間房子即使無人居住,也會累積厚厚的灰塵。即使收納再整齊的家庭,也抵不過髒與落塵的侵襲,所以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打掃的需求。因此,居清人員幾乎是定時定期到府,除非是過年前大清,或是裝潢和搬家後的細清會需要較長的工時,一般來說,他們每回在屋主家待的時間並不會太長。

也因為屋主對於居清人員的期待只是清潔,所以不太會授權碰觸與丟棄私人物品,而居清人員也不會主動給予屋主家中物品去留的建議。

由於有些家庭與居清人員是長期配合,所以每回打掃時,即使屋主不在也沒關係,倘若有居清人員表示能夠提供少許收納服務,除非是有受過專業收納訓練,否則也頂多是將屋主家中桌面和地面的雜物排整齊,沒有替屋主淘汰與決定物品是否該丟的權力。

那整理師是做什麼呢?

目前各國對於這種職業有多項稱呼,比如:「整理顧問」、「雜物管理師」、「雜物諮詢師」,在美國則是被稱為「Profissional Organizer」,這職業顧名思義就是對「物品」的管理,有一些整理師還能提供「空間規畫」、「宅妝」(Home Staging)和「居家採購建議」等跨領域相關服務。

整理師所面對的是「亂」的現象,我們能替委託人從混亂中找回秩序,讓空間恢復到舒適的狀態,也因為亂都是人為造成,所以首先還得透過大量的溝通,處理物主與物品之間的關係,甚至委託人與其家庭成員的關係,才能夠對症下藥,解決真正的問題。

通常委託人會希望藉由整理師的帶領,檢視自己的儲物與消費行為,同時也會願意聽從整理師的建議,取捨自己的物品。在整理師的全程陪同下,委託人通常會願意配合丟棄不必要的雜物,也會希望借助一次性的大整理,改善困擾已久的煩惱。

大部分的整理師不會提供定期到府服務,因為只要一開始做對整理程序,屋主後續只需要維持物歸原處和控制物品數量的習慣就行了。當家中每一樣東西都有固定的去處,其實是不需要再找整理師第二回的,也因此,通常整理師去每個案主家中的工作時數會比清潔人員長很多,依照不同的混亂程度和坪數大小,少則4小時起跳,多則長達12小時不等,像我就曾有在客戶家待到凌晨一點才離開的紀錄,只因為客戶丟東西丟上癮,不整理到一個程度不肯放我走。

大部分專業整理師能提供的服務項目:

1協助客戶判別問題所在。

2陪同客戶淘汰篩選出不必要的物品。

3重新規畫空間與調整家具動線。

4教授分類原則與做最能有效利用空間的物品定位。

5布置與美化空間。

6協助採買適當的家具與家飾品。

所以現在能看出這兩種職業的專業領域很不一樣了吧!那如果家中又髒又亂, 到底是應該先請整理師?還是居清人員到府呢?

答案是:先整理後清潔!

試想一下,當家中充滿雜物時,也許地面和角落也是被物品堆滿的,如果先請居清人員來,他們只能在把那些東西挪來挪去的情況下勉強打掃,一方面造成他們的工作不便,二來這樣也無法徹底清除那些卡在雜物與空間之間的髒汙,所以還不如先找整理師做一次全面性的大整理,把該丟的東西扔一扔,要保留的物品全都放到恰當的位置後,再做徹底的清潔,一勞永逸。

自己動手的程序也是如此,尤其是在整理的過程中可能會翻出陳年舊物,連帶也會掉出不少灰塵,如果是先清潔再整理,可能到最後還得再打掃一遍。

最後要提醒各位的是,我碰過不少客戶家中有氣喘和過敏的幼童,也有人為了滅不完的蟑螂老鼠煩惱不已。他們問我:「要怎麼杜絕塵與害蟲的問題?」當然,空氣清淨機和殺蟲藥都能治標,但卻治不了本!倘若能創造一個無雜物,一個更方便打掃的環境,讓那些塵、黴菌、害蟲不易生存,不就事半功倍了嗎?如果只是花錢買一堆殺蟲劑,但卻任由家中雜物到處堆積,那便是本末倒置了。

沒有學過該如何整理

曾有一位很年輕的客戶告訴我:「其實我看妳的粉專很久了,但是從看妳教別人整理到我下定決心預約,其實我考慮了好久……」

她的煩惱是:從小就不會整理,房間一路亂到長大。以前家裡還有幫傭協助收拾,但自從幫傭離開後,幾乎就是現在這個模樣了。加上多年來不曾捨棄過物品,大學時期又因某些因素瘋狂迷上紙膠帶和文具,所以開始失心瘋的亂買囤積。 她說:「那時候的我不是很快樂,有一種不把所有新貨買回家就不舒服的念頭。」

幾年前她開始經營起網拍代購生意,臥室的混亂狀況就愈來愈失控,參雜著自己的收藏品和從國外帶回來的貨,房間堆不下就堆到房外,弄得時常被家人唸!這樣的狀況讓她很困擾,因為亂七八糟的庫存常讓她搞不清楚存貨還剩多少?以至於她老是覺得自己好像都沒有存到錢。 原本考慮是否該去外面租一間工作室當倉庫,但明明自己的房間加上更衣間並不小,如果可以好好規劃,就能省下去外面租屋的錢了!於是她鼓起勇氣填了預約單。

想當初我看完她傳來的臥房照片後,為何會決定接她的案子?只因為覺得一個漂漂亮亮的年輕女生怎麼會把自己的臥室搞成這樣?在與她初步聊過之後, 我認為,要不是她已極度煩惱被逼到了盡頭,可能還不會下大決心要改變這一切,所以我實在很想幫助她。

到府那天我帶了兩位培訓課的學生一同前往,進房門看到滿地的障礙物,地上的衣服是從床上掉下去的乾淨衣物,幾乎快擋住了行走路線。一張碩大的雙人床,只有她睡覺的那一半是空著的,另一邊全是雜物,我們後來甚至還在床底下掃出許多物品和現金1千元。房間四處有許多用紙袋和紙箱裝滿的物品,而她要販售的產品庫存佔據了家中的公共空間,她看到我們有點驚訝的表情後,淡淡說了一句:「你們看會覺得很亂嗎?我覺得還好耶!就只是東一堆,西一堆而已。」

嗯……這是我比較擔心的狀況,莫非她已在混亂中生活到麻木了?

那天我們總共花了11小時處理她的臥室區和更衣間,我們三個人光是一天還弄不完,只能先處理好她的臥室區。在整理的過程中,為了要騰出空間,她一口氣丟棄了許多童年時期累積的物品,也淘汰掉許多已經不合適的衣服,我們從房間各處找到一箱箱的紙膠帶,湊在一起約莫有上萬卷,她邊看也邊感嘆著:「這些當初花的錢加起來很驚人啊!我都不敢讓我父母知道我拿零用錢去買這些。」

為了能夠增加一些存款,她決定將那些曾經的寶貝,以套組的方式在網路上以低於市價的金額變賣。我也相當鼓勵這樣的作法,甚至建議她還可加贈她其它收藏的文具,送給購買數量較多的客戶。畢竟對現在的她而言,最重要的是空間,而空間的價值大於一切。

規劃這樣住辦合一功能的案子,需要劃分出私人和工作物品的區域,針對她的習慣和物品的數量來定位,當天我把在房間外的展示架移到了她房內,是為了把公共走道還給她的家人。她私人收藏和要販售的產品必須分開存放,好方便她日後盤點。此外,也將她房門口外的櫃子規劃成新貨暫存區,建議她日後要先將臥室內的商品出貨後,再從暫存區補貨進到屋內的層架上。那一天雖然只完成了她的臥室區,但光是如此,就足以讓她的生活和工作步入正軌了。

那天離開她家前,她說:「原來我貨有這麼多,等我這次出國回來後,我就不先訂機票了,等這些都賣差不多了再去採購。」

兩星期後,我再度上門去協助她整理更衣間。

她告訴我自從上回臥室區整理完之後,生活上出現了一些改變,比方說即使出國帶貨回台累得要死時,回家打開房門的那一刻看到整潔的臥室會覺得心情放鬆愉悅,不再像以前回家看到雜亂時心情不太好,然後還有一件讓她覺得很神奇的事情,她說自從臥室弄好之後,訂單竟然變多了,但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開玩笑告訴她:「因為財神爺終於有路可以走進你的房間了!」

那天,她說到這個更衣間已讓她困擾了很久,自從物品一件件堆進去之後愈來愈亂,累積不少時日之後內部開始有了小型生態圈和食物鏈,半年前她在裡面看到了不同品種的昆蟲之後,就再也不敢踏進去了,以至於惡性循環到沒有勇氣獨自面對。她曾經試圖想整理過幾次,但是在所有物品沒有固定位置的情況下,就算她會分類物品也沒用,因為根本不知道分類完後的東西要放哪裡,只好再塞回一個個紙袋和紙箱中。

她原本想在外承租工作室擺放她的網拍貨品,但明明有著這麼好的空間無法利用實在太可惜,於是在與她討論過後,依照各類別的物品數量,幫她劃分出工作與私人兩部分,並且規畫出了幾個區域:

工作用:保養品庫存區、包裝材料區、帶貨行李箱區、其他產品區

私人用:衣服包包區、梳妝台區(美甲/香水/保養品/髮飾與飾品)

所有久未使用,過期落灰的東西全都在我們檢查之後淘汰了,把空間留給真正對她現在的生活有益且必要的物品!

完成後的更衣間賞心悅目,各類物品清清楚楚,必定能讓她的網拍工作和生活愈來愈順利!最後我問她:「經過這兩次的大整理後,你有算過自己省下了多少去外面租工作室的錢嗎?」她笑著回答:「每個月至少省下了一萬五吧!」

書籍簡介

走進陌生人的家:何安蒔教你整理心,再整理空間

作者:何安蒔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8/11/28

作者簡介

何安蒔

現為藝收納居家整理顧問創辦人及講師。全台第一位開辦整理師培訓課程、輔導新人就業的整理顧問。目前台灣近半的新進整理師都是她的學生,更有來自香港、中國、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人參與她的線上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