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 Shih, 政大外交系、外交研究所畢業,原本志願是外交官,後來卻成為科技業主管,在矽谷eBay服務6年,一路做到財務經理。現在回台更用滿滿的熱忱同時經營了「3個」大型科技業女性社群,企圖打破科技與女性距離遙遠的印象。

希望幫台灣女性職涯更上層樓:交流、教育矽谷文化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目前全球男性的平均薪資約為2.1萬美元,女性卻只有約1.2萬美元,在職場上要達到同工同酬,恐怕得等到2234年。

Adriana Gascogne在2007於美國舊金山初創非營利組織Girls in Tech,旨在建立一個支援網絡,鼓勵更多女性進入STEM(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Mathematics)領域,晉升管理階層,以擁有決定權,改變不友善女性的職場環境。

Girls in Tech台灣分會2015年正是由Jane引進的。

遇職涯瓶頸,在美國有師徒制協助,在台灣卻只能去算命...前eBay財務經理的矽谷觀察

除了Girls in Tech, Jane 另外經營2個女性社群—Women Who Code, Ladies That UX,目前總社群會員數已逼近6千人,1年活動超過百場,近期的活動內容,從Meet up交流分享類的矽谷達人經驗談,與黑客松協做類的「1小時玩程式」、「設計1百種省電生活」,到營隊類科技女性領袖工作坊「The MentorShip曼陀號領航計畫」,內容豐富,讓女性能輕鬆從生活中的聚會貼近科技趨勢、彼此交流相長。

遇職涯瓶頸,在美國有師徒制協助,在台灣卻只能去算命...前eBay財務經理的矽谷觀察

遇職涯瓶頸,在美國有師徒制協助,在台灣卻只能去算命...前eBay財務經理的矽谷觀察

外交學歷背景,和科技完全不相關,開始經營科技社群,是因為任職eBay 6年,受惠於矽谷文化,包括Lean-in、尊重人才、開放式溝通到業師(mentor)制度。回台灣後,她希望傳承矽谷經驗,透過交流與課程,幫助更多台灣女性,在職涯上更上層樓。

矽谷文化是如何幫助Jane?

在eBay裡Jane漸漸了解,領導階層男女比例懸殊,一部份是因為女性沒有積極爭取。

2013年,Facebook營運長Sheryl Sandberg出版《Lean In》一書,在科技圈掀起風潮,她記得有一次聚會,一位女同事提到,「eBay campus腹地廣大,可不可以讓懷孕的女同仁,在離門口較近的位置有專屬停車位?」

Jane聽完後只覺得是滿合理的一個建議,沒想到1週後整個eBay campus所有建築,都有懷孕婦女專屬車位。

這個切身經歷讓Jane體認,「開口要」就可能有收穫,在她心中種下為女性發聲的種子。

科技業公平對待外國員工,是像喝水一樣地自然

Jane分享,相對於金融業以本地員工為主,科技業有大量外國人才,對公平對待外國員工,給予應有的福利與尊重習以為常。「我的留學生同學們大概都要等H1B簽證(學士以上學歷的臨時工作簽證,最長期效6年)快過期,工作的第3-6年,公司才願意幫他們申請綠卡,eBay卻是在我開始工作的第6個月,就主動幫我申請綠卡。」

遇職涯瓶頸,在美國有師徒制協助,在台灣卻只能去算命...前eBay財務經理的矽谷觀察

尊重英文非母語的外國員工,還表現在直接溝通上。

來到矽谷前,Jane曾任職紐約金融業,以白人主流文化,一度讓Jane感到格格不入,覺得挫折,甚至曾有同事惡意批評:「我就是聽不懂她的語言,沒辦法和她溝通!」後來Jane總是寫長篇大論的email,務求字句零缺點。

到矽谷後,上司卻告訴她:「Please come talk to me!(不要再寫email了,直接跟我講吧!)」

美國沒有職涯算命師,而是成熟的mentor制

Jane在eBay服務6年,一路做到財務經理,從只需顧個人表現,到擔任主管帶領團隊,要考慮到員工背景、資歷、個性等,使用不同的管理手段,新手主管常茫然失措,公司內的業師制度適時發揮作用。

當時Jane的mentor是一位做產品的女性主管,2人平時各屬產品與後勤部門,工作並無交集,「但她當時給我一些建議,教我如何注意文化差異、如何傾聽等,確實有幫到我。」

「台灣人找工作,除了獵頭公司,大概就是去算命,美國各行各業都有很成熟的mentor制,讓菜鳥有專業諮詢的管道。」Jane笑著說。也因此,回到台灣後所經營的社群,也落實mentor制度,即將舉辦第一屆「The MentorShip曼陀號領航計畫」,為期4個月的時間,業師們傳承經驗,輔導mentee找到方向、突破職涯瓶頸。

遇職涯瓶頸,在美國有師徒制協助,在台灣卻只能去算命...前eBay財務經理的矽谷觀察

業師們傾囊相授,難道不怕後生晚輩超越自己?Jane說,在矽谷碰到的主管,從不藏私,「反而會在上任第一天清楚告訴下屬們,自己2年內就會離開這裡,去承擔更多的責任,所以2年內所有團隊成員都要獨當一面,而部門主管最重要的任務,是要培養接班人。」不論在美國或台灣,Jane也是如此管理自己的團隊,她相信,越是信任授權,越能找到對的人,一起成就大事。

職場上不斷被迫歸零,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一路走來,Jane其實並非一帆風順。2次外交特考失敗,被迫展開職業生涯:第一份工作在銀行,發現自己財務金融訓練不足,決心出國進修財務相關學位,畢業後在紐約找到私募基金的工作,卻因為語言文化隔閡,專業難以施展,甚至被挑剔的上司刁難。追隨未婚夫的腳步到矽谷後,歸零重新開始,意外在科技業找到一片天。

Jane說,eBay的科技營運部一方面要基於財務數字,為公司預算支出把關,一方便需要與內外部折衝談判,爭取最佳資金運用方案,正好應用了財務與外交的雙重專業,以前不斷地被迫歸零重來,最後的收穫,是讓自己成為跨領域的優秀人才。

遇職涯瓶頸,在美國有師徒制協助,在台灣卻只能去算命...前eBay財務經理的矽谷觀察

雖然在矽谷的工作交出漂亮成績,Jane仍選擇舉家返台,除了陪伴長輩的親情因素,Jane認為在矽谷的風光是個人成就,在台灣卻能藉助社群力量,幫助整個世代的年輕女性,也讓矽谷看見台灣。

除了科技類課程與交流活動,2016起,Girls in Tech每年更選拔出40 under 40(40位40歲以下傑出的科技業女性),成為年輕女性的典範,讓她們知道,女性在科技業並不孤單,也爭取各國媒體的曝光報導,讓台灣女性的專業,被世界看見。

也推薦你看看!

【專訪嘉玲】接案人生大躍進,現代人都要會的「社群經營」

【專訪Gina】土生土長Airbnb台灣總監,用眼界把台灣推向世界!

專訪Dawoon|矽谷超紅約會App – Coffee Meets Bagel的才女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