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瀕臨破產危機的日產汽車,走進一個來自法國雷諾汽車的高恩(Carlos Ghosn)當老闆,他一進日產汽車立刻採取大幅度裁員整併,有效地讓日產起死回生,而且也把三菱汽車也列入日產的旗下,成為全球第2大的汽車生產集團。

高恩在日產一待就將近20年,他的鐵腕作風卻也在日產汽車內部招來許多非議,但是卻一直沒有動搖他在日產的地位,這一次為什麼會讓日產內部員工聯合了日本經產省(經濟部)以及東京特搜部發動「日產政變」?或許就是因為高恩踩到了日本人的底線。

當高恩的私人飛機降落在東京羽田機場前,東京特搜部由特搜部部長森本宏率領特搜部人員分別在機場以及日產橫濱本社待命。等到飛機停妥,機場立刻通知機長先在機上等候,東京特搜部人員馬上登機對高恩進行問訊,這時候高恩只是交代秘書先取消晚上吃飯的餐廳,隨後就被東京特搜部的人員帶走偵訊。

為什麼會選在這個時間點?因為11/22日產將舉行董事股東會,當中有一個大議題是決定日產汽車是否要提高對雷諾汽車的投資,稀釋雷諾汽車在日產的影響力。9名董事當中,以日產社長西川為首的4票贊成,但是以高恩為首卻有5票反對。

一旦日產股東會否決了對雷諾的增資案,日產就有可能在高恩的規劃下,2022年併入雷諾集團旗下,成為名符其實的法國企業,這樣的結果算是嚴重地踩踏到日本人的底線,因此日產員工發動這場政變,將高恩疑似逃漏稅金的資料送交給東京特搜部調查,這才有效地制止西川派原本處於劣勢的董事股東大會。

根據報導,高恩會積極地想把日產與雷諾整併在一起,與法國總統馬克宏的計畫有關,一旦整併成功,法國將會在世界汽車市場,目前由日、美、中三足鼎立的情況下,擠入4強行列。這對於法國的經濟以及產業提升絕對是正向加分。所以馬克宏總統也跟高恩多次會面,甚至計畫讓高恩接掌法國經濟產業數位部的部長。

只是對於日產來說,不論從每年汽車的生產數量,或是在中國以及美國的市占率,都遠遠超過雷諾汽車,根本就沒有併入雷諾旗下的必要,這也讓日產的日本人幹部們開始懷疑高恩是否為了私利,將要把日產賣給法國雷諾?

不過,這次發動政變的日產社長西川廣人,原本是高恩進入日產之後重點培養的對象之一,照理來說應該是高恩的擁護者卻倒戈相向,整件事情的導火線,就是因為發生在今年2月的馬克宏與高恩「密約」事件在日產內部曝光,西川廣人從那個時候開始,開始對高恩的作為產生懷疑。

這當中要做一個說明,1999年日產接受雷諾6,430億日圓的援助時,雷諾集團取得了日產36.8% 的股份,隨後增加到43.3%,日產則是持有雷諾15%的股份。但是最近雷諾的年度純利掉到只有日產的一半,對於日產來說,雷諾的管理層早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但是法國政府卻在這個時候,希望強化日產的經營權。對於高恩來說,拿著日產與法國政府交換利益就成了必然。

加上高恩在雷諾集團CEO的任期,原本在今年就要結束,卻在一次高恩與馬克宏的密會中,與法國政府達成幾個交換條件:強化雷諾與日產的關係、培育繼任者以及達成雷諾的中期目標。高恩必須在雷諾集團CEO延展到 2022 年前,完成日產汽車與雷諾集團的整併,這也就是傳說中的「密約」,日產內部知道這個消息之後,便開始計劃政變。

於是日產內部高階幹部立刻與日本經產省合作,搜集高恩的資料逕行告發。果然在日產內部員工與經產省的裡應外合之下,高恩先是以逃漏稅遭逮捕,接著又被董事會免除了會長職務。日本政府為了安撫法國政府的情緒,還特定利用這次經產省大臣世耕弘成前往巴黎,爭取2025年大阪萬國博覽會的機會,與法國經濟部長Bruno Le Maire會談,避免這場日產政變轉成了外交問題。

從雷諾日產問題,也讓人聯想到鴻海、夏普的關係,當年鴻海要買下夏普,也是受到經產省在背後不斷地阻擋,對於日本人來說品牌所代表的意義,遠比其他國家更為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