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檔百貨公司周年慶打得漂亮,業績為所有運動品牌之冠,大家的年終獎金看起來會很不錯,所有同仁請為Will所帶領的行銷團隊掌聲鼓勵。」總經理説完話後,全公司掌聲歡聲雷動,站在台前接受表揚的Will更是意氣風發,唯獨坐在台下的琪琪手𥚃雖然鼓著掌,臉上却是皮笑肉不笑。

琪琪是運動品牌的行銷經理,這份工作對她而言,一切都好,外商公司風氣自由、福利好,負責的又是全球知名品牌,總經理更是個彬彬有禮的老外,唯獨美中不足的是,她的頂頭上司行銷總監Will是個不事生產、光靠經營、攏絡主管生存的豬頭三。

「他能在我們公司活得好好的,還不是靠著拿著我的戰績去邀功、攬功。」琪琪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只靠一張嘴,說得一口好英文就能飛黃騰達,而自己只有埋頭苦幹的份。

一向在工作上卯足全力的琪琪,面對一個説得一口好行銷,但無實際建樹的主管Will,實在是拿不出什麼好感。Will既不擅長廣告策略,媒體公關也不在行,數位行銷的實力也是爾爾,琪琪實在不明白,當初他是怎麼坐上行銷總監的位置。

「他所有的performance都是我掙來的,除了把總經理交代給他的事情發包給我之外,他到底還會些什麼?!」看準Will很倚賴自己,也拿自己沒辦法。因此,當Will問琪琪要不要學習管理全品牌P&L 損益,琪琪以工作loading太重斷然拒絕。「自己就做那麼點事還想要推給我,有沒有搞錯啊!」

「都怪我們總經理人太好、耳根子太軟,容易被做表面功夫的人蒙騙,不然早應該處理這個廢人阿!」心裡的積怨已深,却也無技可施,琪琪只能靠著偶爾跟別人訴苦,讓情緒有出口。每每燒香拜佛的時候,琪琪的祈願一定是:「神明啊!請求祢譲我的豬頭主管離職吧!」

或許是神明真的聽到琪琪的心願,兩人共事了三年之後,因為小孩教育問題,Will舉家移民加拿大,當然也離職了。而琪琪也如願晉升接替Will 的位子。

不接行銷總監的位子還好,一接了之後,琪琪的世界整個風雲變色。

包含年度選品的決策,與業務主管的周旋,P&L損益的控管,通路條件的談判,每一個都譲琪琪壓力大如天。

以往一下班就把工作拋在腦後的琪琪,如今就算離開辦公室,腦子也是轉個不停:該如何提升GP(毛利率)、如何降低SC(Selling cost)又不讓促銷活動成效打折扣⋯,這種種的難題,讓一向以創意取勝,對數字不太靈光的琪琪,一刻也不得閒。

另外,習慣了我行我素、不太會經營人際關係的琪琪,對於怎麼跟業務部斡旋也是非常頭痛。萬一業務主管不看好下一季的選品,我要用什麼策略跟話術去說服呢?上次業務部門對這一檔的活動方案沒有信心,我該拿出什麼對策呢?琪琪常思考這些問題,想到徹夜難眠。

就連過去幾年來一看到琪琪總是笑咪咪的總經理,現在與琪琪的對話總是非常嚴肅,話題不是檢討庫存管理要如何改善,就是那個產品賣力不如預期要如何提升,再不然就是打進某某通路是否有好策略,琪琪現在看到總經理好比看到鬼見愁,恐避之不及。原來,在總經理眼中,過去琪琪是行銷經理不需要承擔那麼多壓力,所以自然以好好先生的形象現身在琪琪面前,但是現在琪琪的身分是行銷總監,他對琪琪的要求便大大不同。

琪琪這時才驚覺,行銷經理和行銷總監看起來只有一步之遙,但所承受的壓力完全不一樣。她先前之所以可以在她的崗位上發揮才能,是因為上面有個她認為的「豬頭三主管」頂著,而她卻因為不平的情緒對這一切視而不見,也喪失了為未來的晉升提前打底的機會。

一、 如果有人能以「一招打天下」,就像琪琪認為她的前主管Will只靠那張嘴就穩坐行銷總監的位置,那即表示「能言善道」,或者說「斡旋溝通」在那個場域生存很重要。冷眼旁觀或不齒並不會改善現況,只有觀察並學習對方是如何把那一招發揮到極致,才能讓自己有取而代之的機會。

二、 他『只』負責出一張嘴到處去邀功,琪琪眼中「看到」Will只會這招,不代表Will會的只有這招。琪琪取代Will成為行銷總監之後,才發現數字管理這門學問,Will可說是箇中高手,只是先前琪琪看不到而已。而如果看不到,自然也無從學習起。因此,不管主管是豬八戒還是孫悟空,之所以能爬上那位置,一定有某些過人之處,就連豬八戒都會36變呢!放下心中成見,好好從對方身上挖出一些寶,比背後恥笑主管無能來得實際得多。

三、 多做就是多學,除非你不想往上爬。琪琪非常後悔,自己當初以loading太重,拒絕了學習管理全品牌P&L 損益:「我如果當初先慢慢學了這項,後來接行銷總監時的壓力應該就會小一些吧。」有些技能或工作,你比別人熟悉一點,在職場上優勢就多一點,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現在學得說不定下一個機會就派得上用場。

承受不了行銷總監這個位置壓力的琪琪最後掛冠求去,離開了她工作四年的公司,這距離她升上總監還不到一年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