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結束了,我想談談自己觀場這次選舉的心得,而不是以往在社群平台念念就算了。不管結果如何,說實際的,這次的選舉結果令我個人感到失望,而不論公投或是九合一選舉的結果也只有一句話:「台灣人對公共事務的關注還不夠用心」。

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投票嗎?

這次的地方選舉共有三張票:地方首長(縣市長)、里長、市議員。關於那份選舉公報,我只閱讀了自己居住地的里長政見,讀畢就舉出一堆那些政見的漏洞,同時更清楚這幾位互相競爭的里長,都不了解這個地方需要什麼:

里長候選人A:我會建立一個網站,讓大家取得相關的資訊。同時也會提供助學獎學金給住在這個里的里民學生。

里長候選人B (現任里長):我會進行社區綠化,加強巡守⋯⋯。

於是我看了一下永和區的人口結構分析。十分驚人的是,在我居住的地方,每平方公里上至少有64,000人,也就是手還沒伸直就會撞到人的情況,根據維基百科的資訊,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是澳門,2017年澳門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21,340人。我居住的這個地方,還不是人口密度最高的。

之後我無法自永和區民政局網站上找到各里的年齡層與人口分配,這樣的資料可能需要進行實際的人口普查會較精確。但自永和區民政局的記錄,在2017年的人口結構統計如下:

0~14歲的幼年人口數:27,044人,占本區總人口數12.15%,較2016年少了869人。
15~64歲的青壯年人口數:158,744人,占本區總人口數71.33%,較2016年少了2,823人。
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數:36,767人,占本區總人口數16.52%,較2016年增加了2,278人。

雖然自這些數字上看起來,永和的青壯年人口數超過7成,但這些數字並不代表這些人在永和區工作,許多在永和居住的人,拜交通便利之便,這些人的工作地點可能在台北市、三重、新莊、蘆洲或是中和,又或是在桃園、新竹。我在想,這些居民會每天看區公所網站的頻率如何?如果里長蓋了一個網站,是便利到里民還是提供外地族群一個移居的資訊站?這些規劃我無從得知。

我確定我大約一年只看一次到兩次永和區公所的網站,雖然我居住在此地,但我工作地點在台北市,因為我不使用主流通訊軟體, 所以我確定自己會接收的地方訊息來源是我家樓下大門上的公告欄。而我每天都會推開樓下大門。

維護一個網站的人力,在支出的帳面約每月4萬元台幣,維護費可能是每月10萬到20萬,包括前面提到的人力支出,印一張傳單放在大門口公布欄的印刷成本可能是0.3元,10棟大樓是3元新台幣,沒有每個月需要支出的維護費,也只有實際發生時才會需要印刷。同時,老人家們也可以從門上就得知訊息,不需要再透過網站取得資訊。

就我生活在本地的感覺是:這地方需要的是停車位和方便的停車制度。這個地區有一些辦公大樓,常會看到人行道變成機車停車場、小客車停在紅線區域、社區的巷弄停滿了小客車阻礙居民出入。有綠地的規劃很好,但可能也要兼顧停車的需求。

那各位里長候選人、市議員候選人提出政見的依據是什麼呢?有先研究過這個地區的人需求或觀察過數字的變化嗎?有無想過老年人口的增加,是不是要加強自己地區的老年人口照護、看護、醫療及改善公共設施具通用性需求呢?我其實沒看到針對老年人口照護的實際政策,所以我對於這些候選人都頗失望。

至於公投的十幾項議題。曾經有朋友團隊製作了所謂的投票小抄,還很不幸地卻被意見相反的陣營篡改及濫用。但不論立場是什麼,會需要藉由各種提示投票方向的小抄也表示著人民平時對於各公共議題的不關心,才會期待由其他人整理資訊、告訴你怎麼投票。

公投票會讓投票者花費大量時間去理解與閱讀,成為投票者大排長龍的原因之一,也顯示了我們平時也只願意關心自己的私人事務,不願了解公共事務有關。

儘管許多相關利害團體與組織製作了各種說明工具,並藉由社群媒體傳遞,但讀者們還是需要時間去理解,在這種關心哪裡有免費水餃吃、優惠吃到飽或網美拍照場所比關心是否取消核能發電議題多的年代,也許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公民教育。

在這一段裡,提一下在投票所遇見幾個情況:

1.忘記帶領票單:

有個排在我身後的阿姨看到前後的人都拿了兩張領票單而感到疑惑,在告知她需要同時需帶兩張領票單後,阿姨氣急敗壞的說:「那我回家去拿公投票的領票單,妳幫我記得我排在妳後面。」我看了排在她後面的先生臉色都垮了一半,便請她重新排,畢竟大家都排很久了。阿姨生氣的說:「那我不要投了。」我聳肩,這是妳選擇放棄自己的權利,同時,妳在出門前就應該看清楚這些正式文件。

沒過多久,排我前方的一對夫妻,太太發現自己忘了帶領公投票的單據,把身份證和印章交給先生後,連忙跑回家拿領票單,並請先生幫她排隊,為什麼台灣人會忽略這些正式文件?又為什麼要求其他奉公守法的人為了你個人的失誤與成就你個人方便而犠牲公眾排隊的時間?

2.干擾投票:

實際上票務人員是不能表達或是在現場表示自己的立場。但也許是三姑六婆的基因發作還是怎麼樣,有個票務人員與排隊中的3個阿姨們聊起天來。阿姨們覺得18歲的人思想還不夠成熟,不該給他們投票權,票務人員不但點頭同意,還附和著她們說這一定是執政黨的陰謀。

我斜䁥了他們一眼,這種因為 A 所以 B 的推論,出現在加起來超過 100 歲的人頭上,是思想不夠成熟還是缺乏理性判斷的腦袋?而忘了在票所不能干擾投票,甚至三姑六婆以為在聯誼,是缺乏民主素養的行為。

在投票的前一天,我在公司附近買飲料,遇到一群中國遊客,他們一進店裡,點了飲料後,就開始問店員要投給誰、該支持誰(干你們什麼事?),店員們四兩撥千斤的打哈哈帶過,我卻覺得這群中國遊客不知是羨慕還是嫉妒。

直接民主的代價

「公民投票」是「直接民主」的實踐方法,讓每個人都直接對政策、法律藉由選票來表達自己的意見,給了人民直接的權力,但最大的缺點就在於費時,同時若人民不關心也不願意理解議題或是過於民粹當道時,就會出現不分青紅皂白,憑著模糊的概念,憑著媒體的意見,不經思考與查證而被操弄的結果。

2017年時,因為想理解什麼是「共識」而接觸了網路治理(Internet Governance)。在網路治理的領域中,採用的是「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Multistakeholder Mechanism,以下簡稱 MS 機制),這個機制是希望藉由多方利害關係人的參與,討論出共識的意見。

然而,這在歐美可能較容易理解,在亞洲的文化裡,可能沒有這種直接參與的前例可以讓人民想像。儘管台灣是依照著《三民主義》中提到的「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的權利」,但台灣的人民到2018年才真正的讓人民有機會有行使創制與複決權,同時在孫先生的規劃裡,人民只能對縣級的事務公投,全國層級是無法直接公投,還必須由代議士處理。

創制權的概念較接近現在我們在談的「倡議」,今年五月的報稅介面改善就是由人民倡議並與政府相關單位協作而出現的結果。

複決權的概念是由人民來管理法律,以杜絕代議士政治可能會出現的弊端。

這次選舉有這麼多的提案,不論是「建議/反對提早教導孩童性教育」、「同意/反對民法保障同性配偶經營生活的權益」,都是一次很好的公民教育,但同時也讓我們看到了在公民對公共事務關注意識與素養品質未提升的狀況下,許多人是意氣用事投票、有些人到了現場也不知道自己在投什麼、有些人拿不到自己的選票、有些人違法怒氣撕票⋯⋯這些脫序的行為都驗證了知識份子常掛在口中的那句話:「庶民不懂立法與政治事務的過程」。

實施「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的一個必要條件是所有參與者要很清楚了解議題的歷史過程、討論的目的,才能在會議的行進有效率的討論,而不是意氣用事的各說各話。

現實是,有多少人會清楚了解一個政策議題的歷史過程和討論目的?

這也是為什麼在今年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裡,會有人質疑所謂的MS 機制是否真正的達到預期的效果?畢竟對於講求快速效率的社會而言,MS機制需要提前規劃、又要容納這麼多人的聲音與權利,重點是它不保證成功。在國際談判桌上仍然是採用多邊主義(Multilatralism),由政府派出代表談判,至少這個人還是要先做點功課的。

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在於,如何提升人民對公共議題的關注,這可能就不是只有在學校裡透過教科書所能解決的。

遠距投票、線上投票、區塊鏈投票

台灣歷年來都有遠距投票、線上投票的議題與需求,今年還多了個「區塊鏈」來攪和。

在投票之前,很幸運的和一個朋友談到了他所在的國家,對於「投票」這件事的態度:「不投票是會被罰錢的」。

我問:「那如果剛好不在國內呢?」

朋友:「那你可以選擇提前投票。在第三人的見證下簽署提前投票的聲明,那政府就會把選票提前寄到你家裡,你選好後,再拿去特定的地方投入就可以了。」

當下我的腦中隨即出現了各種可能「被作票」的情境。朋友說,因為他居住的地方太大,除非真的是有心人士開著車一家一家偷拿信箱中的票,不然效益太低。

台灣地狹人稠,所以要做什麼都還蠻容易的。遠距、跨區投票,這樣的理想不是沒有出現過,如果設籍高雄,但在台北工作,如果有完整的投票機制,也許就可以解決舟車勞頓的返鄉潮,減輕輸運量。這同時涉及了戶籍單位的驗證、選務人員是否足夠及相關投票、保密、驗票機制的安排。這裡談的只是實體投票的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