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6月,我搬到我童年時期的居住地──紐約市史坦頓島。一個月後,美國首度將人送上月球。我所住的社區適切地以「太空人村」為名,街道則以太空總署「水星計畫」中的太空人命名。我住在謝帕德大街;這條路以艾倫.謝帕德(Alan Shepard)命名,他在1961年成為首位進入太空的美國人。

謝帕德證明自己有合適的秉賦:十年後,他成為在月球上漫步的最老之人。他是當年水星計畫七名太空人之一,登月後在月球灰塵覆蓋的表面打出兩個高爾夫球。這兩顆球遠遠飛走──任何東西不受地球的引力束縛,都可以遠遠飛走。

謝帕德1961年首度飛行時,親身體會到要達到擺脫地球引力的脫離速度(escape velocity),一點也不容易。真的:要達到脫離速度,太空船必須以每秒6.96哩的極高速飛行。那真的很快──我坐完旋轉木馬之後,連走路都很勉強!難怪我成為太空人的夢想從未實現。

謝帕德那趟壯麗的旅程(如果可以這麼說的話)持續了15分鐘。他的太空船根本不夠快,無法將太空人送進太空深處(見圖1)。

大脫離
圖 1:艾倫.謝帕德 1961 年的「脫離」

一段時間之後,太空總署集結其強大的智慧資源,研發出可以達致脫離速度的引擎,終於將太空人送到無人到過的所在。

聯準會必須完成的三項大脫離

艾倫.謝帕德距離達致脫離速度這麼近但又那麼遠時的感受,聯邦準備理事會想必深有體會。六年來,聯準會致力達成其維持物價穩定並促進全民就業的雙重使命,就像當年太空總署的科學家團隊致力研究如何達致脫離速度那樣。聯準會的任務至為艱巨:它必須協助去槓桿過程順利進行,幫助失業的美國人恢復工作,以及促進薪資成長。它主要靠什麼方法?它有一些或新或舊的手段,透過貨幣政策影響經濟的五個主要管道,促進經濟成長:

1.股價

2.債券殖利率

3.信用利差

4.銀行授信標準

5.美元的價值

聯準會的工作一點也不容易。它的傳統政策工具(設定短期利率的水準)提振美國經濟的效果,有如以一般電池為紐約市的街燈供電。聯準會2008年12月將政策利率設定為零,但數年下來,這政策的作用不足以幫助聯準會達成其經濟成長和通膨目標,因為它促進銀行放款的作用不夠強勁(見圖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