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見到癌症患者,是在1989年的2月。

我前往東京女子醫大醫院,探望完全不認識的池田綠小姐(當時36歲)。因為有人告訴我,她正在服用上海一間醫院所研發的蛇毒抗癌劑「787」。

「787」是我曾在週刊中介紹過的中藥,該藥以蝮蛇的蛇毒作為原料。在上海廣受好評,由於我很好奇實際上效果如何,所以為了確認功效決定前去探望患者。

罹患子宮癌的她,醫生建議動手術,但她卻斷然拒絕,決定在家裡嘗試各種民間療法。然而,癌細胞漸漸擴散壓迫到尿管,她因為併發尿毒症被送到東京女子醫大醫院就診。

從地鐵站到醫院這段時間,我非常猶豫。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表情面對患者,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應該說,對當時的我來說,癌症患者是全天下最可憐的人。說到癌症就想到死亡,她才36歲,那麼年輕就要面對生命的終點。她心裡是不是感到很混亂呢?會不會很沮喪呢?會不會躲在被子裡偷哭呢?我捧著在車站前買的花束,帶著僵硬的表情、身體和心靈敲響了病房的門。

綠小姐是個笑起來很漂亮的美女,雖然身體狀況不好,但還是非常開朗地迎接我。我們是同鄉,所以聊了老家的事情,還聊了在上海找到「787」的事情。她說她是音樂家,在六本木有房子,感覺她和我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不過,等我們比較熟悉之後,我便敢跟她開些玩笑,她也很捧場地笑了。我感覺鬆了好大一口氣。

除了「787」之外她還有服用其他健康食品,恢復狀況也很好。之後她轉到帶津三敬醫院,開始嘗試中藥和氣功。曾經有一段時間感覺好像可以和癌症共生,但在1990年5月,身體狀況惡化,就這樣走了。

對我而言,她是令我難忘的癌症患者之一。在那之後我和許多癌症患者見面,但我在和他們接觸時總是會豎起一道牆,我心裡老是想著:「這個人會因為癌症而死,好可憐、好慘啊……」我一直無法擺脫這種想法。

接著,我開始拚命尋找「治療癌症」的方法。當然不可能由我來治療癌症,不過我只要找到對癌症有效的治療法或健康食品,就會想盡辦法傳達給癌症患者。我心想一定要治好這些可憐的人才行。我拚了命地尋找世界上有沒有特效藥或特效治療法,並深信只要把這些資訊傳達出去,就可以拯救很多人。

只要聽到哪裡有重症的癌末患者狀況好轉,我就會馬上飛奔過去,我深信那就是最好的治療法,感到非常興奮。我致力於把這些資訊傳達給正在尋找治療法的患者,也期待如此一來病情一定會好轉。然而,很多時候事情並不如想像順利,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由於這種情形一再發生,我曾經向相熟的帶津良一醫師(帶津三敬醫院榮譽院長)諮詢過這件事。因為帶津醫師是《治療癌症大事典》的編著者,而我當時負責採訪,所以碰到問題的時候都會找他商量。

後來我才發現,癌症根本沒有所謂的特效藥和特效療法。對每位患者來說,適合的治療法各有不同,世界上並不存在打一針,癌細胞就會消失的魔法藥物。我了解到自己不應該繼續停留在尋找治療方法,必須再往前踏一步才能看見本質。因此不再採訪癌症的治療方式,而是一腳踏入氣功與身心治療等心靈療癒的世界。

從心靈療癒的角度重新看待癌症,和以前透過尋找治療方法所看到的截然不同。癌症不再是「痊癒代表勝利、治不好代表失敗」的勝負世界,而是轉變成思考癌症對自己有什麼意義,感覺有點哲學的探究。

這對我而言是非常舒服的思考方式,我對癌症的看法一點一滴慢慢改變,也開始認識「罹癌之後人生更充實」的人。

距離我戰戰兢兢地與綠小姐會面已經超過20年,現在我才覺得自己終於到達新的境界。直到如今我才發現,罹癌的患者不見得都很可憐,也有很多人過得比健康的人更加快樂豐富。

因為「癌症」才得以成為充滿魅力的老人

就在這個時候,我遇到一名男性。他在58歲時被宣告進入癌症末期,雖然曾經因為某種治療法而好轉,但幾年之後還是進入癌症末期。結果,他又再度奇蹟似地生還。

現年67歲的他,以前一直在商業圈裡打滾,現在則是回到自己出生的故鄉從事自然農耕。明明從來沒有務農經驗,如今卻整天都在旱田和水田中渡過,並且樂此不疲。他還充滿自信地斷言,現在進入老年的自己比罹癌之前更加充實。每天都開心得不得了。連我家20歲的女兒都非常感佩他的生存之道,還說以後老了也想像他一樣。

這位先生很有錢,在身體健康的時候,本來打算老後要好好享受最愛的高爾夫和美酒。不過,在罹癌之後,他的想法就大幅改變了。

「因為以前都在做買賣,所以總是思考如何以賺錢為優先。不過,自從罹癌之後,得知自己未來的時間有限,就開始思考自己到底為什麼而活。假如只是埋頭賺錢,人生不是很寂寞嗎?就在這時,我接觸了自然農耕的活動,馬上下定決心『就是這個!我也要來試試看』。人還是要從事有社會意義的事情才行,我現在每天都很興奮喔,雖然做起來不容易,但正因為難所以才有更有價值。」他天天如此度過67歲的日子。

我很開心,因為如果這樣的老人越來越多,日本也一定會出現希望的曙光。他和那些偶爾聚會喝喝小酒、抱怨退休生活的人不同,只要和他聊過天,就會感覺連自己都充滿活力,心裡還會出現「好,我也要向他看齊」的心情。

罹患癌症是他成為魅力老人的契機。癌症是大家都厭棄的疾病,誰都不想得癌症。然而,從他的經驗當中,我了解到最差勁的缺點也能變成優點,讓人充滿魅力。

癌症成為改變價值觀的契機、生活方式,他的人生以癌症為分界點,變得充滿活力。剛罹患癌症時,他也曾陷入煩惱,但現在卻是對癌症充滿感謝。就結果來看,癌症對他的人生來說反而成為最棒的優點,這應該就是上天的安排吧。

罹患癌症不代表人生終結,反而是第二個起點,讓人得到活出真正自我的機會。我這才了解,原來自己一直以來想傳達的就是這個理念。

像他這樣,把罹癌轉換成正面力量的人應該還有很多才對。如果我去傾聽患者的聲音,能藉此發現什麼呢?或許會發現克服危機的秘訣,也可能會發現讓缺點轉換成優點的生活、思考方式。

他們發現的事不只對患者本身有所助益,對所有的人來說,都會成為在今後這個不透明的時代中生存的巨大武器。原本不喜歡的東西,只要稍微改變觀點,就會變成極品寶物。

如果一心想著「不想變老」、「不想得癌症」、「不想死」,人生的後半場只會越來越寂寞、沮喪。我想開朗、充滿活力地度過充實的老年生活,朝著滿足的死亡前進。

【書籍介紹】

21則抗癌療癒奇蹟:罹癌才看見人生叉路的風景,最激勵人心的真人真事
「がん」をのりこえた人が気づく7つのこと

作者: 小原田泰久
譯者: 涂紋凰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18/11/07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小原田泰久(OHARADA YASUHISA)

  1956年出生於日本三重縣。1984年,因相隔10年重逢的前輩當時任職於出版社,在前輩的邀請之下前往東京成為自由撰稿人。1988年到中國旅行時,遇見從事全人醫療的帶津良一醫師、氣功師中川雅仁先生,對往後的人生產生莫大影響,並深感「人生取決於緣分」。因為有緣與帶津醫師相識,於是開始對心靈療癒與替代療法產生興趣,故負責《治療癌症大事典》的採訪工作。

  此外,也因為中川氏的關係而認識海豚,並發行《海豚療癒人心》以及《想如海豚般生活》等以海豚與心靈療癒為主題的書籍。至今,仍與海豚有很深的緣分,每年夏天都會到小笠原群島與海豚共游。持續探索人類身為地球的一員,應該如何生存。除了海豚相關著作以外,還著有《木村先生的蘋果》、《原爆與核電 霍皮族的神聖預言》、《狗狗會說話!》、《The healing doctor──心靈療癒醫師》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