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緬甸若開邦衝突爆發,近百萬羅興亞穆斯林逃離家園,流落鄰國孟加拉成為難民。昔日緬甸「民主女神」翁山蘇姬遭到國際輿論抨擊為軍方共犯、迫害羅興亞人的幫凶,1年來被剝奪7個人權獎項,但她仍對這場「種族清洗」事件保持緘默。香港大學副校長、緬甸研究學者何立仁說,翁山蘇姬性格相當固執,輿論很難動搖她的想法。

本月14日,翁山蘇姬與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東協(ASEAN)新加坡峰會中會面,彭斯當著翁山蘇姬的面指責緬甸政府對迫害羅興亞人置之不理,並直言此事「沒有任何藉口」,希望緬甸政府能追究責任。但翁山蘇姬僅冷冷回應:「我們了解自己國家的程度勝過其他人。」何立仁(Ian Holliday)17日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表示,翁山蘇姬性格頑固,旁人很難動搖她的想法,國際輿論和其他領袖的建議,恐怕都很難改變她對羅興亞事件的態度。

「民主女神」是跌落神壇還是忍辱負重?何立仁眼中的翁山蘇姬:高冷、固執、孤獨的領袖
香港大學副校長何立仁。(風傳媒蔡親傑攝)

軟禁期間軍政府全面監控


翁山蘇姬孤立無援,只能相信自己

何立仁曾與翁山蘇姬有過幾面之緣,他回憶只要翁山蘇姬一出現,不僅是全場目光焦點,氣氛也會變得十分肅穆,「她走進房間的瞬間,就向神祇降臨一樣,現場所有人會立刻安靜下來。有些國家的領導人會在某些場合展現親民風度,但翁山蘇姬很明顯的不想拉近她與其他人的距離。」

何立仁說,翁山蘇姬的性格和她遭到軍政府軟禁有很大關係。1989年以來,翁山蘇姬多次遭到政府軟禁,2010年才重獲自由;軟禁期間翁山蘇姬要與丈夫、孩子聯繫只能透過書信,但每封信都會被軍政府拆封檢查。翁山蘇姬為了抗議軍政府的審查,寧願與家人斷絕聯繫。即使知道家人必定會為她的安危心急如焚,她也沒有一絲動搖。

何立仁表示,軟禁時期的翁山蘇姬沒有任何外援,身邊的人她都不能相信,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斷,相信自己的決定,造成她頑固的性格。

翁山蘇姬性格也反映了她的領導風格。據傳2015年「全國民主聯盟」(NLD,全民盟)的議員名單就是由翁山蘇姬一人決定,2016年的閣員名單中她也是唯一的女性。

種族清洗不會動搖全民盟根基


動盪帶來的經濟停滯才是關鍵

何立仁說,雖然翁山蘇姬檯面上對羅興亞種族清洗不聞不問,但更重要的是檯面下她是否有要求軍方追究責任,這點外界不得而知。但在緬甸國內對羅興亞穆斯林普遍仇視,民眾也很難接受他們的領導人為羅興亞人說話。

對緬甸普羅大眾而言,發生在遙遠若開邦的種族清洗太遙遠,並沒有多少人在乎,相較之下民眾更在乎緬甸的經濟問題。何立仁表示,全民盟是個很有魅力、很受緬甸人歡迎的政黨,羅興亞種族清洗不會動搖他們的根基,但是經濟問題沒有解決,難保全民盟不會遭到厭棄,「誰想投資一個不斷傳出衝突、屠殺和種族清洗的國家呢?」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