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機構所能做的應變對策只有一個,就是——祭出「花言巧語混淆視聽,令人看不見事情的本質和詭計」這一個縱容姑息的手段。

比方說,銀行員一定會對顧客建議:「分散投資非常重要,所以請將您寶貴的資產分開處理吧!」接著,再推薦顧客購買手續費昂貴的幾種投資信託商品組合。這些行員信誓旦旦的表示,購買數種(手續費昂貴的)金融商品就是分散投資,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銀行銷售的這類商品,要注意手續費是否偏高,所以如果把錢花在這類商品上,你的錢就會持續減少。

有錢人絕對不買投資信託商品和投資型保單

在歐美國家,人們都將資產保全的工作交給正牌的專家。因為是正牌專家,所以他們能依循金錢定理的準則,正確分散資產,並利用複利增加財富,同時留意稅金和手續費來避免損失。

然而,日本的情況卻截然不同。銀行和證券公司推薦的商品,手續費都相當高,獲利表現卻是差強人意。因為少有能增加金錢的正牌專家,因此投資成效差,也是無可奈何。

舉例來說,手中曾掌控運用總額高達135兆日圓年金資產的「年金積立金管理運用獨立行政法人」(Government Pension Investment Fund,簡稱GPIF),其資金運用額度位居世界之冠,照理說運用技巧的熟悉程度也應是世界第一,孰料在2015年就損失了5兆日圓,接近運用額度135兆日圓的4%。

不僅是GPIF,銀行和證券公司雖然嘴上說「錢的事,請交給專業的我們」,但他們並非運用金錢的專家,而是從我們這裡「榨取金錢的專家」。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善於運用資金,那只要運用自己手上的錢,就能大賺一筆了;但因為他們做不到這一點,於是就只好購買國債,以微薄的利息勉強度日。

就像這樣,因為本國金融機構並沒有設計優良金融商品的能力、知識和人才,才會不得已從海外引進。所以,有些國家的投資信託、保險商品多半都是引進歐美基金(作為投資信託商品的基礎)而來的產物。引進後,再進行多餘的內容修改,追加期權(option)和人事費用,於是商品到了我們手上時,價格也已經相對昂貴了。

因此,對於他們的業務話術,成本意識較高的富裕族群都會充耳不聞、加以忽略。筆者坂下在銀行員時期,曾分析過大量的客戶資料,驚覺原來如此;也發現了一件令人深感佩服的事,那就是所有的富豪都對投資信託商品(基金)或投資型保單不感興趣,幾乎毫無例外,和銀行的交涉都僅限於普通的定期存款和國債而已。

如前所述,由於日本的投資信託產品,手續費以全球來說也是十分高昂,因此成了世界上投資信託最不普及的國家。針對手續費異常昂貴的特有落差,筆者坂下稱之為手續費之崖。

按月分紅?其實你領的是自己的本金

讓對方誤判而使自己獲取利益,就稱為詐欺。筆者坂下曾多次目睹許多因「是我是我詐騙」上當,而前往銀行窗口或ATM領錢的老人家。每每警察前來詢問事由,這些老人家都有一個共同點——這些詐騙的來電者,全都謊稱是父母最愛的兒子。

當然,來電者未必會自稱兒子的名字,只會一個勁兒的堅持著說:「是我是我。」當父母聽見這句話,他們便會擅自的誤認為:「是孩子!」所以如果讓犯人辯解,他們會說:「我只不過是對他說『是我啦,我弄丟了公司的錢,好煩惱』,結果他就同情我、把錢給我啦,我沒有騙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