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下訪問中,PIMCO環球固定收益總監 波以斯(Andrew Balls)將闡述季度週期論壇的結論,以及這對PIMCO歐洲投資策略之意義。他也將講述未來12個月歐洲央行的政策措施和歐元區經濟復甦面臨的挑戰。

「不惜代價」仍足以促成歐洲復甦嗎?
波以斯(Andrew Balls) - 環球固定收益總監

問:PIMCO怎麼看歐元區的前景?

波以斯:我們對歐元區未來一年的基本預測是實質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0.75%至1.25%,通膨率同樣是0.75%至1.25%。這兩組預測均低於市場普遍預期,相對於2014年上半年0.5%的成長率和「低通膨」(lowflation)風險持續的狀態僅微幅改善。

除經濟成長的結構阻力外,歐元區需求成長非常疲弱也反映在我們目前的展望中。雖然歐洲央行迄今的努力成功防止歐元區經濟崩潰,但當地正陷於流動性陷阱中。更糟的是,因為歐元區的歧異性高,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在邊陲經濟體特別難以發揮效能。財政政策至少將不會再像近年那樣嚴重拖累歐元區經濟,但因為各成員國缺乏利用財政政策促進經濟成長的能力或意願,財政政策也不會成為經濟成長的重要有利因素。好消息方面,經過近三年的信貸萎縮後,歐元區的信貸流動至少正在穩定當中,但就歐元區的整體需求成長而言,我們很難找到更多樂觀的理由。

因為歐元區的經濟復甦本已脆弱,烏克蘭持續中的地緣政治衝突將顯著影響歐元區經濟成長,而且如果歐洲與俄羅斯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張,影響可能更嚴重。我們的基本預測是烏克蘭衝突將導致歐元區經濟成長率縮減約0.3個百分點,主要是透過歐俄貿易所反映。雖然這看來不是對經濟成長的嚴重拖累,但因為我們估計歐元區未來一年經濟成長率僅為低於趨勢水準的1.25%,因此相較下這仍然屬於較大的影響(詳見PIMCO同事Nicola Mai 2014年9月的《歐洲透視》〈Will Russia Derail the Eurozone Recovery?〉)。

歐元區通膨率今年以來非常接近0%,根據歐洲央行最新數據顯示8月通膨率為0.4%,剔除食物與能源的核心通膨率則僅為0.9%。在預期食物與能源成本不再下跌的情況下,基期效應將導致整體通膨率未來12個月向核心通膨率靠攏。但因為目前通膨率很低,而且近月歐元區經濟疲軟使得通膨率接連低於預期,核心通膨率下跌,並向整體通膨率靠攏的風險也不小;如果真如此,歐元區陷入通縮的風險也將升高。至少在目前通膨水準遠低於歐洲央行所設定的接近但低於2%的目標水準之際,通膨預期有明顯繼續下跌的迫切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