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之後,美國迄今的經濟政策組合遠遠談不上完美。但是,相對於其他國家同期的情況,美國的經濟政策矛盾顯然少得多,我們因此預期美國的週期經濟前景比其他經濟體樂觀。

金融海嘯之後的美國經濟政策致力達成一些關鍵結果:

1)迫使金融業和債市盡快接受因金融海嘯所造成的信貸損失。

2)針對金融業的資產負債情況做壓力測試,並動用公帑進行審慎的銀行資本重建計劃。

3)在民間部門總合需求萎縮之際,釋出公帑促進總合需求成長。

4)利用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政策,先使系統性金融風險溢酬回到正常水準,然後穩定中長期通膨預期,使其保持在接近2%目標的水準(儘管週期的實際通膨率低於目標水準)。

5)將「無風險」短期名目利率降至遠低於中長期預期的通膨水準,然後長時間維持這樣的利率水準,藉此促使金融資產再膨脹,進而加快民間部門資產負債表的復元速度。

6)監控金融市場的價格,並採取適當措施防止可能導致市場的過度動盪的情況。

因此,迄今為止,美國的景氣循環表現大致符合預期(雖然相對於許多人在金融海嘯之後的預測,其振幅較低且頻率較長):

1)財政擴張政策在2009年總和需求萎縮之際產生了顯著的緩衝作用。

2)在政府釋出公帑促進總合需求成長下,民間部門由2009年的去庫存化轉為2010年的增加庫存。

3)民間部門的終端需求進一步於2011年開始成長,由平均產品週期較短的耐久性消費品所帶動,通常這種耐久性消費品最容易因為消費者財務情況改善而成長。

4)隨著金融業完成資本重建計畫,加上當時評價面(valuation)顯示美國房價相對便宜,平均投資期限較長的房市在2012年成為民間部門最終的需求復甦標的。

5)服務消費和勞動力總需求2013年加速成長。

6)在資本支出不足的情況下,產能利用率2014年上升,企業的議價能力因此普遍增強。

展望未來,美國景氣循環的發展料將是:

7)企業議價能力改善、過剩的勞動力減少、產能利用率上升,加上2014年仍是寬鬆的金融環境,促使新投入資本的預期報酬率上升,刺激資本支出於2015年加速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