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東奧公投投票在即,國際奧委會11月16日再度致函中華奧會及體育署,明白指出中華台北奧林匹克委員會名稱是依據1981年該會與國際奧會簽署的協議而定,任何試圖對中華奧會過度施壓而違反1981年洛桑協議的行為,將被視為外界干預,將使中華奧會面臨奧林匹克憲章中針對此類案例所設的27.9條保護性措施。

什麼是保護措施?國際奧林匹克憲章第4章第27.9條明文指出,「…如國家奧會的活動遭該國憲法、法律或其他規定,或任何政府及其他機構的行為所影響或阻礙,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於聽取該國家奧會意見後,得做任何適當決定以保護國家奧會的奧林匹克活動,包括中止或撤回對該國家奧會的承認」。

國際奧委會也再度重申,將依照5月份的立場,不允許中華奧會變更名稱,甚至把最糟的狀況,終止或撤回對「中華台北」奧運委員會白紙黑字寫出來,也直接搓破發動東奧公投那群人,口中所謂的公投絕對不會影響臺灣運動員出賽權的謊話,更麻煩的是,國際奧委會沒有上級機關,也沒有司法機構可以上訴或表達不同立場,而國際奧會5月份就說不可能讓臺灣更改奧會會籍名稱這件事,我看遍了所有支持東奧公投的懶人包裡,從來沒提到過。

此外,如果有人告訴你「沒關係,就算中華台北的會籍被取消,我們也可以重新申請會籍」,這個人應該沒看過國際奧委會的章程,因為從1995年後,國際奧委會只接受加入聯合國的國家新申請會籍,澳門始終沒辦法在奧委會獨立取得會籍,甚至連中國大陸用力幫忙爭取都沒有效果,而香港則是在1951年取得國際奧委會會籍至於臺灣加入聯合國的難度,我想大家應該都清楚吧!

而整件事情最讓我覺得匪夷所思的地方,就是這群發動東奧公投的政治人物,是拿自己同胞運動員夢寐以求參與國際最高賽事的機會,去獲取特定政治取向族群的選票,換句話說,對於發動東奧公投者來說,這有點像是無本買賣,不管公投有過沒過,過程中已經達到替特定政治族群宣傳的意圖,如果過了,也是運動員去承擔公投結果造成的負面影響,甚至可能失去在東京奧運,甚至往後所有奧運、亞運的出賽機會;至於說出「不能參加奧運,我們自己辦更高檔運動賽事」話的人,我很懷疑如果臺灣都不是國際奧委會成員了,未來要透過怎樣的平台,來跟其他國家進行體育互動及邀訪?

最壞的狀況就是我們的運動員沒辦法去參加具有正式積分的國際賽事,也因為目前世界各分項運動協會幾乎都和國際奧委會連動,未來台灣想要申辦3級棒球、籃球、排球等國際賽事的機率也大大降低(可能僅剩透過美國職棒大聯盟、日本職棒等途徑),這對台灣已經走的很辛苦的職業運動,以及想要發展觀光產業的經濟目標來說,無疑又是另一個重傷害。

多元意見絕對是民主化社會最珍貴的資產,但如果是如東奧公投這種「爽到自己,苦到別人」的做法,怎麼看都不像民主政治中「誰有權誰負責」的重要原則,如果真的弄到臺灣丟了國際奧委會的會籍,運動員長時間、甚至永遠沒辦法參加國際奧委會負責的所有國際賽事,我想最高興的,應該就是汲汲營營想要壓縮臺灣任何國際空間的中國大陸吧,這樣你還想要贊成東奧公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