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率降低,為何民眾卻無感?

失業率明明很低,但為什麼景氣沒恢復?

日本總務省發表的2017年3月的完全失業率為「2.8%」。與1994年6月一樣,出現睽違22年的低失業率。

「失業率未達3%」的狀況,堪稱是實質的完全雇用。

完全失業者人數為197萬人,比去年同月減少了28萬人。厚生勞動省發表的4月有效徵人倍率(全國)也達到1.48倍,出現了睽違1/4世紀的高水準。因此,人力雇用有急迫需求,人力不足的問題嚴重。

但國民卻對「好景氣」無感。

當中甚至還可聽到「失業率明明很低,但為什麼景氣沒變好?」這樣的質疑。

因為「景氣惡化,失業率就會增加」這樣的印象,一般人或許會認為景氣與失業率息息相關。以前確實是如此。但事實上,在日本這樣的「成熟國」,這兩者並無關聯。

舉例來說,英國的失業率在1980年代為10%左右,但現在下降到5%以下,達史上最低標準。就總體經濟學來看,這和日本一樣,是處在近乎「完全雇用」的狀態,所以餐飲店等服務業皆人手不足。但大部分國民卻都覺得「景氣差」、「外來移民搶走了工作」,而決定脫歐。

美國的失業率現在處於4%,算是非常低。但在中西部到東北部的新英格蘭一帶,有許多夕陽產業的「銹帶(生銹的工業地帶)」,景氣非常糟,所得也低。而在銹帶,有許多人稱「窮困白人(Poor White)」的低所得白人。這些人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中,強烈支持川普要將創造2千5百萬個工作機會以及反移民政策加入公約中的政見。

從這樣的案例中我們可以明白,景氣好失業率就低、景氣差失業率就高,這樣的相互關係深植在許多國民心中,但實際在,在大部分的成熟國卻是不同的狀況。

景氣是由「感覺」來決定

像日本這樣的成熟國家,景氣無法靠失業率來衡量。甚至應該說,沒有一個衡量景氣的明確指標。

媒體往往不會報導經濟獨立、生活安穩的多數人,而是報導那些因失業等問題而貧困的少數人,宛如整個社會都是窮人一樣。例如最近報紙和電視上常大幅報導「下流老人」和「老後破產」等問題。但日本的個人金融資產1千8百兆日圓當中,有一半以上是握在高齡者手中。也就是說,就大局來看,大部分高齡者都過著優渥的生活,而「下流老人」和「老後破產」,以整體來看,只是極少數的問題。

由於政治家和媒體都只關心迎合少數人的政策,所以大部分國民會覺得「要是失業該怎麼辦」「我該不會也變成下流老人或老後破產吧」,而漸感不安,就此成為內向、消極、退縮的「低欲望社會」。因此個人消費始終不會擴大。

因為景氣是由眾人的「感覺」和「心理」來決定。而這種感覺和心理,會隨著前面所提到的媒體「偏頗報導」而擴大和擴散。換言之,日本的景氣之所以遲遲無法恢復,問題就出在感覺和心理。

而且今日的日本物質豐足。例如家電產品和汽車之類的耐久財,幾乎有需要的人皆已擁有。如果其耐久期限為6年,則推算其換新的需求為每年增加1/6。

但事實上,家電產品和汽車都不太會故障,所以有即刻需求的物品出奇的少。因此,人們要是覺得「景氣不太好呢」「以後薪水或許會縮水」,就算錢包或存款尚有餘裕,也會將更換用品的循環延長為7年、8年。相反的,如果覺得「景氣不錯」、「薪水有可能增加」,就會將更換用品的循環縮減為5年、4年。

也就是說,為了擴大個人消費,提升景氣,應該化解國民的不安,將國民的感覺或心理轉往「花錢」的方向。尤其是高齡者,他們擁有國家個人金融資產1千8百兆日圓的絕大多數,改變他們的感覺或心理更顯重要。

從根本將他們認為「儲蓄是美德」的文化改變為「人生就是要享受才有價値」,同時創造一套可讓人放心的系統,消除他們心中的不安,使其轉化為「趁身體還健康時,花錢享受人生吧」的心理,現在必須得想辦法讓淪為「死錢」的1千8百兆日圓投入市場。

這正是政府最該優先著手的課題,鎖定這點推出政策,才是真正刺激景氣的政策。

用生育率提升GDP?


這很花時間

所謂的GDP,是國民創造出的附加價值總和。當然了,以總體經濟來看,GDP愈高愈好。但日本的生產年齡人口(15~64歲的人口)逐年遞減。在生產年齡人口遞減的情況下,想提升GDP的想法是錯誤的,因為連要維持現狀的GDP都有困難。

提升GDP的方法大致有二種。

一是增加勞動人口。這是很單純的計算。假設創造出一定附加價值的勞動人口,一邊有1千人,一邊有1萬人,其GDP的數值自然就不同。勞動人口愈多,GDP愈高。

那麼,要如何增加勞動人口呢?這就會談到提高出生率,這沒別的特效藥。就算一對夫婦生下2個以上的孩子,但要顯現其成果,得等20年孩子出社會後。這很花時間。

事實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整理的資料(2013年),在調查過「中央年齡(上個世代與下個世代同樣人口的年代值)」後得知,日本為45.9歲,在一百八十三183個國家當中年紀最老。看了之後便可明白,日本人口別說增加了,甚至還會再減少。

人口爆增的印度為26.4歲(排名97)、孟加拉為25.1歲(排名107)、菲律賓為23.0歲(排名117),而衣索比亞則為18.2歲(排名164)。這些國家的GDP正急速上升,但這和過去戰後人口爆增的日本一樣。

只要勞動人口增加,就算放任不管,GDP一樣會增加。這即是所謂的「人口紅利」(因人口增加而促成經濟成長的狀態)。中國的GDP成長減緩,就是因為人口紅利所帶來的恩惠已結束的緣故。

想提升GDP:


一、一個可靠的移民政策

既然無法仰賴新生兒的增加,那就只能靠「移民」了。

但就現狀來看,日本並未推動移民政策。就算轉換為積極的移民政策,但接下來得對移民投注大筆的教育費用。必須針對日語、社會習慣、商業習慣等展開教育。因為如果在不懂語言、習慣、文化的情況下,在日本工作生活,將會引發許多衝突和問題。

為了接納移民,需要這樣的教育費用。換句話說,初期得花一筆費用。而這也得等上很長一段時間才會顯現效果。

我本身認為,日本應該要推動移民政策才對。

例如想在日本工作的外國人當中,曾在自己國家受過相當教育的人材,由日本政府負擔費用,讓他們在日本的學校用2年的時間學習日本法律、語言、社會習慣等基礎。之後接受畢業考,經判定可以在日本生活無礙後,就發行「日本版綠卡(就算沒有國籍,也能永久居住的權利和資格證明書)」

取得綠卡的他們如果來到日本社會,勞動市場便會就此活化,可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

這是其他國家史無前例的機制,能成為防止外國勞工的居住地淪為貧民窟的有效手段。一旦日本成功引進這套方法,也會博得全球的一致好評。

二、提升個人的附加價值

將國家目標擺在GDP上,是個錯誤。但商務人士要各自意識到「自己個人的GDP」,這點很重要。

「個人GDP」就是一個人「能創造出多少附加價值」。這個想法並非不管國家怎樣,社會怎樣,都和我無關,而是抱持「我有多少價值」的觀點,重新評估自己。

舉例來說,如果在日本國內已達到頂點,那就前往能期待有「人口紅利」表現的國外,好好拚一場。將過去在日本曾經奏效的商業模式,帶往新興國家。

或是在創意上一較高上。例如強勢的品牌,不管再高價,總還是會有它的買家。應該要成為具有創意的勞工,創造出這樣的商品。也就是說,每個人都要提升自己的附加價值。

正因為現在已是無法將提升GDP當目標的時代,所以每個人的附加價值(=「賺錢力」)才會更顯重要。

【書籍介紹】

經濟學是你最強的武器:決戰全球化時代,一定要懂的大前研一未來經濟學
武器としての経済学

作者: 大前研一
譯者: 高詹燦
出版社:平安文化
出版日期:2018/07/09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大前研一

商業突破大學(Business Breakthrough University)學長。

Business Breakthrough(BBT)代表取締役。

1943年生於日本福岡縣。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畢業,東京工業大學研究所原子力工學碩士,麻省理工學院(MIT)原子力工學博士。曾任日立製作所原子力開發部工程師,1972年進入麥肯錫顧問公司,歷任總公司資深董事、日本分公司社長、亞洲太平洋地區會長。1994年離開麥肯錫後,以建言者的身分活躍於世界各大國家和企業,並以全球觀點及大膽創見,持續提出創新的建議。

2005年創立商業突破大學研究所,開設日本第一個MBA遠距教學課程。2010年成立商業突破大學經營學部,並擔任校長,傾力培育肩負日本未來重責的人才。

另著有《大前研一「新‧商業模式」的思考》、《大前研一決斷聖經》、《企業參謀》、《新資本論》、《質問力》、《日本復興計畫》、《新領導力》、《重啟核電的「最後條件」》、《打造品質國家的黃金法則》、《日本的論點》、《賺錢力》、《低欲望社會》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