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NN記者阿科斯塔(Jim Acosta)的白宮記者證被白宮取消後,我在巴黎遇見他。

那是11月11日,一次世界大戰停戰百年的紀念儀式上,下著大雨的凱旋門前,在攝影的陪同下,阿科斯塔撐著傘來到凱旋門前出鏡,沒帶專業攝影機,就是用手機錄而已。在開錄前,他看到同在凱旋門前出鏡的我。

其實,我和阿科斯塔也認識了好些年了,我跑白宮新聞至今8年多,他也跑了5年多。

「我很遺憾聽到你記者證被取消的消息,作為白宮記者團成員,我們都支持你。」我一開口就對阿科斯塔說,他說了謝謝,露出苦笑。

寒暄一陣後,我好奇的問了句:「那接下來怎麼辦?」他說:「放心,我們會找到出路的。」

私下彬彬有禮,台前,阿科斯塔向來以提問犀利聞名。

在期中選舉後第二天,他在川普總統記者會上提問,關於無證移民和通俄門的問題激怒了川普,當時川普氣得大喊要他放下麥克風,阿科斯塔不放手一直問,川普氣到離開講桌直跺腳。台下遞麥克風的實習生見狀,過來一把搶走阿科斯塔的麥克風,阿科斯塔一時間用手臂擋住實習生的手,兩人肢體輕微碰觸,實習生不死心繼續搶麥克風,終於搶走。

全場記者對這一幕已經看得目瞪口呆,沒想到更誇張的在後頭。記者會完當晚,白宮發言人桑德斯突然一紙聲明,宣稱阿科斯塔為了保住麥克風,「把手放在這名年輕女實習生上的行為,令人無法接受」。之後,阿科斯塔再回到白宮,門都還沒進就在門口被特工收走記者證,當時阿科斯塔還用手機錄下這畫面,他很客氣,特工也很客氣,在沒有任何衝突下,阿科斯塔交出了記者證。

我在抵達巴黎戴高樂機場,前往記者中心路上和其他白宮記者看這段視頻時,是邊看邊搖頭。「提問總統本就是記者的工作,總統不喜歡可以不答,但不能取消記者證啊,」白宮記者同僚憤憤地說:「這做法只會發生在第三世界國家,不是美國。」

阿科斯塔事件,顯然,成為了這次到巴黎採訪的白宮記者團成員間的一大話題。本來阿科斯塔也是要跟著白宮記者團一起行動的,在事件發生後,他也就沒資格跟著白宮記者團一起行動了,所以才會單獨出現在凱旋門。

當時,在凱旋門現場,看著他用手機連線,我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阿科斯塔絕對是白宮記者團當中相當優秀的成員,他追問的技巧,不只常常與總統或白宮發言人迸出火花,還會迸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回答,這些回答往往都會是記者爭相報導的新聞。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2016年我和白宮記者團一起去到古巴,報導歐巴馬的破冰之行。阿科斯塔正好就是古巴難民的孩子,逃離古巴在美國長大。因此在古巴領導人勞爾·卡斯楚與歐巴馬的聯合記者會上,他被美方安排提問,他以一口標準的古巴西班牙語提問,勞爾·卡斯楚非常不開心,答都沒答掉頭就走。

政治家不喜歡記者提問的問題,也可以不答,當然,這有失風度,但,記者卻不能不提出問題,這是記者的天職。

像阿科斯塔般優秀的記者因為做記者的分內之事遭到懲罰,一時間引發大量聲援,不只白宮記者協會立即發表聲明支持,連最挺川普的保守派電視台FOX都表示支持阿科斯塔,儘管政治立場不同,但大家做的新聞工作本質是一樣的,今天阿科斯塔的記者證可以被取消,哪天說不定FOX也遇上一樣的事呢?

CNN也因此一狀告上法院,說白宮侵犯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對新聞自由的保護。16日,法院做出初步裁決,認為白宮取消阿科斯塔記者證的作法毫不透明,要求白宮暫時恢復他的記者證,當然法律程序還要再繼續走,最終判決結果未知。但,阿科斯塔拿回記者證後,也迫不及待地重返白宮,在他一踏進白宮後,受到白宮記者團成員的熱烈歡迎,媒體蜂擁採訪他。

這一刻,他不是記者,而成為了新聞人物。對CNN來說,這又是賺得全球目光焦點的大好機會,並不算壞事。

針對這一事件的細節,還有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討論也有許多,就不細談了,這裡,我想提出我對此事件的另一個觀察,那就是我們認為這結果顯而易見:講究新聞自由的美國,不就應該允許阿科斯塔繼續採訪白宮嗎?但,不少美國人可不這麼看,美國的新聞自由越來越不是我們以為的那樣了。

保守派媒體《華盛頓時報》(不是《華盛頓郵報》)做了個網路民調,吸引近萬人投票,高達91%認為,白宮不應該歸還阿科斯塔記者證,對,是「不應該」,認為「應該」歸還的就只有8%。

這雖是網路民調,但近年來,多份民調多屢屢顯示,7至8成的川普支持者都認為美國媒體普遍性對川普的報導不公平、有偏差。多份民調也都顯示,美國民眾對媒體的信任度極低,一直維持在1成、2成的低點,遠遠不如美國民眾對川普的信任度,儘管川普一直「榮登」美國近代以來最不受歡迎的總統,但,媒體更不受歡迎。

因此,這才是這次事件暴露出來的,更嚴重的問題:不少民眾認為川普限制採訪權利的作法是對的,總統的「權力」應該要大於媒體的「權利」。

這是美國兩黨惡鬥導致的嚴重後果,一方完全不信另外一方所說的一切,就算對方說的是事實。

不巧的是,美國的媒體多以自由派為多,這原因很多,追根究底,大媒體的總部就在大都市,都市人包容性和眼界都比鄉鎮的人來的廣、來的多。這也不能怪鄉鎮的人,美國地廣人稀,很多人能接觸到的世界,就是那小圈子,上個臉書也是在自己的小圈子裡打轉,透過社交媒體的朋友圈,更加加強了自己的想法,也讓他們更加不信任自由派媒體。

事實不重要,自己相信什麼才重要。

於是,在過去想都想不到的限制採訪的作法,在川普政府裡得到的不是一片罵聲,還有大量的支持聲。

這就是分裂的美國面臨的挑戰,因此也讓所謂的美國新聞自由,成了各說各話,而這狀況,還將在美國分裂的社會繼續下去。

※作者簡介:張經義,白宮記者協會百年來首位中文媒體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