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台灣電影一份子,得過金馬獎,也當過評審,我一直很珍惜金馬獎。

將近二十年來,金馬獎隨著台灣社會民主自由的腳步,一步一步改革進步,隨著電影審查制度鬆綁,金馬獎(包括國際觀摩展,跟競賽影展)也一步一步朝向世界開放,展現出對性別、族群、政治議題,文化差異,以及生命差異等等各種題材的包容開放,而慢慢地造就了如今多元豐富的金馬獎。

金馬獎跟著台灣民主自由一起成長,根植於民主自由養分的壤裡長成亭亭玉立,款款風姿地迎向國際社會,當然包括中國。

每年一次的金馬獎頒獎典禮,正好是展現我們對電影創作的包容尊重,綻放著電影文化的多元樣貌,這其實是台灣自由民主社會所積累匯集來的能量展現。

我們只管搭舞台,只管評審出得獎者,只管頒獎給得獎者,至於得獎者上了台想說什麼話,我們就管不到,也根本不該管,不能管得了。

至於得獎者上台說了什麼,每個人聽了當然有自己的感覺,有感覺當然就可以表達出來,最好的表達方式,當然就是以自由民主的公民素質,誠懇而堅定地各自表達不同看法。

簡單說就是:「台灣是自由民主國家,沒有一個人,或一個團體,國家或主辦單位,可以出面干涉,制止任何得獎者講任何她想講的話。」

於是,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傅榆,上台領獎時以激動得帶著點顫抖的語氣說:「我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作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

接著後面擔任頒獎人的中國演員凃們開口就說:「很高興來到中國台灣金馬獎.......」說到後面還以一句:「...兩岸一家親。」來做結束。

最後頒獎典禮結束,中國代表團影人集體離去,不參加頒獎後主辦單位的慶功宴。

對於「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傅榆台上領獎的感言:「我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作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激動、緊張得有些顫抖的一口氣說出,看得出她是鼓足勇氣要說的。做為台灣人,我深為感動。

至於,中國的影人朋友們,對於他們在台上的發言,不管是「中國台灣」或「兩岸一家親」,我雖然不同意,但都會尊重他們基於個人生命背景底下的感情發言,或是基於集體意識形態的必須表態發言,都要給予尊重,因為他們有他們的生命處境要面對,畢竟他們回國後總是多少要向黨國交代的。

但是,我對張藝謀導演獎的這句話:「金馬獎是中國電影的希望。」倒是很有感受。真的,金馬獎真的是中國電影的希望。想想有多少在中國意識形態審核下被禁演,在中國不准上演的影片,到台灣參加金馬獎,獲得金馬獎肯定,而終於讓世人看到,這些導演因此得以繼續拍片,煥發他們的創作能量。這就果然台灣金馬獎是中國電影的希望,也就是金馬獎多元包容,有容乃大的地方。記住吧!記住這一點,中國的影人朋友們,珍惜台灣金馬獎為創作的自由多元所做的堅持跟努力。

這是金馬獎帶給我這個台灣電影人的驕傲,而這一切都因金馬獎植根於一個民主自由的台灣社會,才能綻放出的多元美麗樣貌。

最後,對於中國影人在微博貼圖的「中國一點都不能少」,我誠懇地回應:「台灣一點都不想多」。台灣不想多到變成中國的一點,台灣小小的,我們做自己的主人。

最重要的是,台灣雖然小小一點,只要我們要懂得相互尊重,有意見可以爭持,可以相互批判,是為了找到更好的想法看法,爭執批判過要回到彼此包容疼惜,打開心胸接納生命差異,而繼續保有多元豐富的創造力,我們就能面向全世界(包括中國)綻放出屬於我們的美麗樣貌。

※作者簡介:林正盛,台灣電影導演,他的電影作品《放浪》與《愛你愛我》獲選為柏林影展正式競賽片,並憑藉後者獲得最佳導演銀熊獎; 並以《月光下,我記得》獲得第41屆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另外他執導的作品《天馬茶房》與《魯賓遜漂流記》獲選入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

※本文獲林正盛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