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A:「你知道嗎?上次我去參加一個飯局,那個自己開公關公司的XXX說他很討厭你,你們有什麼過節嗎?」

溫拿:「他很討厭我?他很討厭我?請問他是哪位阿,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很討厭我那就給他去討厭阿。」

某天和一個新創品牌的朋友通電話,得到了上述的對話分享。有一位我實在是不認識,搞了個行銷公司的某人在飯局上表達了對我的討厭。聽到的當下我在腦袋裡仔細的搜尋了一番,完全想不起這個人的臉長怎樣,或者我們在哪裡見過?那個人選擇在一個品牌主們的餐敘聚會的飯局上表達了對我的討厭,但是又無法具體的說出討厭我什麼,在哪裡跟我交過手,或是吃了我什麼虧,所以他到底想幹嘛?

你也遇過這樣的事嗎?你什麼時候得罪人的都不曉得,但是有一天突然有人告訴你那個人說你壞話,讓你覺得莫名其妙又很生氣,怎麼辦呢?首先我要恭喜你,你是頗有影響力的,在這麼好的場子,全場都坐滿品牌主的老闆們吃飯的飯局,這個人不好好的介紹自己的優勢、推廣自己的業務,反而把時間和鎂光燈留給了完全不知情的我。

雖然他講這些的目的主要就是要讓其他人也一起討厭我,但很可惜的是,我並沒有因為他的說嘴而讓我少賺了什麼錢,多樹了什麼敵,而是讓本來可能不認識我的人知道了我,雖然內容未必是好,但是你認為這些企業主們都是白癡嗎?飯桌上跟你瞎哈拉打屁笑笑,實際上面對一個趁著機會道人長短講八卦的人,會是什麼能夠保護商業機密的好合作對象呢?真的有智慧的企業主又如何會選擇與他合作呢?至少我就不會。再來,我又不是做業務的,我也不是開公關公司需要招攬客戶,對於他的討厭,真的就只能表示:「慢走不送!」

「單純是究極的精巧」,這句話我一直都非常認同,單純同時也是一種訓練自己變得強大的方法。當你把生活過得極其單純,很多時候會免掉許多麻煩。就拿我來說好了,我的生活除了上班,上教會,教書,和家人好友吃飯之外,幾乎完全不參加應酬。很多人會覺得我做品牌公關的,這樣會少了很多社交和商業機會。

坦白說,吃很多應酬飯,參加很多活動,工作績效真的就會變很好嗎?真正要讓自己變很好的方法,其實是專注在工作和目標對象身上,鑽研出更好的技術。就拿我的工作來說,我最需要達到的KPI就是讓我的品牌上新聞,而上新聞的方法是寫得出有梗,媒體喜愛,觀眾能得幫助,並且使電視台收視率更好的新聞內容。

請問這些事情是應酬可以得到的嗎?你多去吃一次應酬飯,產業裡的人聚在一起喝酒吃肉說八卦,然後對你的事業真正能夠幫助多少?英雄其實都是時間和距離造成的,當你很常出席某些場合,和某些人混在一起,就很容易會被歸類成同類人。如果是很好的交流學習讀書會之類的也就罷了,但若是沒什麼營養的同業飯局,說真的還不如回家睡覺。

回到剛剛那個說他討厭我的人吧。為什麼不需要在意他,也不用去把那個人抓出來問個清楚?首先,他的詆毀並不會讓我失去什麼,因為我的KPI第一目標就是讓我的品牌或客戶上的了媒體,而記者是不會管你有多少人討厭,基本上只要你生的出好新聞,寫的了媒體要的梗,你就能掌握真正的核心價值。在他拼命討厭說你壞話的同時,你又成功的打造了更厲害的媒體曝光,更好的工作表現。

再來,使用攻擊某個人來強調自己的優勢,讓閱聽者因為同情的情況下對你產生認同,那實在是相當低等的策略。曾經我服務過一個企業,但是很快就不再合作了,原因就是每次我想盡辦法讓大報的記者來訪問那個業主,但是那個人抓到機會就不斷的告訴記者說:誰剽竊過他的點子,哪個人背叛過他,又或者在事業上如何受到打壓等艱辛,但是記者也不是白癡,那些你指名道姓攻擊的某人,難道記者不會去求證嗎?人家也是有腦有嘴巴可以問的,後來我就沒服務那個品牌主了,因為他把時間浪費在攻擊上,而不是專注在自己的宣傳或變更好的規劃上,也浪費了我好不容易讓記者來採訪的用心。

「單純是究極的精巧」、「專注是自我提升的法寶」做好你應當做的事,專注在你的職場專業中不斷提升,可以去上課學習,去分享教書讓自己口才和台風訓練得更好,讓自己有更多好的表現使自己越來越有名出眾,不要靠著應酬或與那些明明不熟,卻要在飯桌上陪笑臉說八卦才能打入的朋友圈,那對你的人生沒有幫助。然而他們愛討厭誰,愛攻擊誰,不需要去在意。練就一身強壯的靈魂,在你的領域當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別人總是耳聞有你,卻很難見的到你,因為英雄不是你想見到就可以的。

這樣的你,會是傳奇。

※本文獲作者同意授權轉載,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