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11月7日美國期中選舉後,川普在白宮召開記者會,提問環節時,川普被追問得不耐煩當場發飆,7度大吼「夠了!」眼看CNN資深記者阿科斯塔(Jim Acosta)還要提問,川普臉色沉下去,作勢轉身離開。同時一名白宮女實習生使勁搶走記者手上的麥克風,阿科斯塔才黯然就坐。川普接著砲轟他:「你是個沒禮貌又糟糕的人!」「全民公敵!」阿科斯塔後來遭禁止進入白宮採訪。對此CNN對川普及多名幕僚提告,要求返還阿科斯達的通行資格。裁決結果原定於台灣時間16日凌晨4時出爐,但華盛頓地方法院臨時宣布延遲至晚上11時,且未說明原因。

前陣子,我在伊斯坦堡和一些土耳其記者和學者共進晚餐。環境很美,食物很美味,但談的內容卻很殘酷。我們討論了他們的同僚,也就是被關在監獄裡那數十名土耳其記者的一員,而其他人,不是丟了工作就是逃出國。

和我的土耳其同事聊天是很羞愧的一件事。作為西方報紙的專欄作家,工作愉快之餘也受到敬重。如果我寫了一篇讓政府首長感到不滿的專欄,最糟糕的情況頂多就是我會接到公關室的電話,或者不會被他邀請參加聖誕派對。

但是,當土耳其記者撰寫有爭議的專欄時,他們是冒著自由的風險。在其他地方,記者甚至冒著生命危險。據估計,在俄羅斯總統普丁執政期間,有20多名俄羅斯記者遭到謀殺,其中大多數的案件都懸而未決。

就上週白宮與CNN記者吉姆阿科斯塔之間的對峙而言,土耳其和俄羅斯記者面臨的險境,或許能提供一些通盤思考的角度。當看到一位專業記者被美國總統貼上「全民公敵」的標籤,實在令人感到震驚。白宮聲稱,之所以剝奪阿科斯塔的通行證,是因為他粗暴地對待一名實習生,可這看起來就是憑空捏造而且毫無說服力。川普還暗示其他記者如果「不尊重」,就會撤銷他們的採訪通行證。

儘管川普表現出獨裁者的本性,但美國總統並非運作在獨裁統治之下。阿科斯塔即便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但他不會因此失去自由或工作。這場對峙是在白宮記者會上發生的,而美國總統進行了90分鐘沒有預先安排的提問。

諷刺的是,那些被川普行為傷害最深的,可能不是CNN記者而已,而是那些美國以外的記者們。

專制國家的記者傳統上都以美國為榜樣並尋求美國支持,因為美國是一個連記者都可以摧毀總統的國家,而你會因此獲獎而不是被監禁。它同時也是一個強大的國家,政府會捍衛言論自由。

根據副總統麥可潘斯(Mike Pence)當時還在國會擔任議員時共同發起的《丹尼爾•珀爾新聞出版自由法案》,美國國務院每年必須提出世界各地新聞自由的報告。

但是,美國官方努力成為自由媒體的燈塔,現在卻和川普本人傳達的訊息大為矛盾。畢竟,如果美國總統稱新聞記者為「全民公敵」,那麼土耳其、中國或俄羅斯的總統有理由反對嗎?川普無意之間也為獨裁者提供了與媒體打交道的新詞彙,當你面對一個不便言說的事實或尷尬的提問,現在每個人都知道將它當作「假新聞」。

當然,這些威權政府早在川普上台之前就謀殺和監禁記者,但現在全球對新聞業的攻擊似乎正在加劇。保護記者委員會(The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報告指出,2017年全球被囚的記者人數創下新高,土耳其、中國和埃及名列前三。就在上週,匈牙利和菲律賓這兩個由「川普式」民粹主義領袖掌權的民主國家,發起可能導致著名記者被送進監獄的指控。

另外,對記者的嚴重暴力行為也在增加。過去兩年裡,被稱為民主國家俱樂部的歐盟,就發生兩起調查記者的謀殺案。馬爾他的調查記者加利齊亞(Daphne Caruana Galizia)死於汽車炸彈攻擊,目前仍是未結案件;斯洛伐克調查記者庫奇亞克(Jan Kuciak)與未婚妻遭到槍殺,現有三人被指控為兇手。(編按:兩名記者死前皆在調查本國高層涉貪案件)

與此同時,最近引起極大關注的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遭謀殺一案,沙烏地阿拉伯雖承認其國民犯下此案,不過當局顯然錯估國際社會對哈紹吉一案的反應力度。政治分析家、哈紹吉的朋友沙福里(Khaled Saffuri)告訴雅虎(Yahoo),沙國政權可能有理由說「因為川普討厭記者,所以如果我們殺了一名記者,他也不會有什麼反應。」全世界都會對像哈紹吉這樣勇敢的記者的命運感到震驚。但美國記者可以在目睹發生於真正獨裁國家的事件後,仍然肯定無論美國發生多糟糕的事,他們永遠不會退步到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或土耳其的水準,但這當然是我的看法而已。

然而,阿科斯塔事件為新聞自由蒙上一層陰影。撤銷那些「難對付」記者的許可證,是中國這樣的專制政權流行的一種策略,而中國現在正把打擊新聞自由的那隻手伸進香港。

正如香港,即使身在習慣於被壓迫自由的地方,也可能會失去得來不易的自由。一旦有地方開始腐爛,它就會迅速蔓延開來。就像我一位土耳其朋友在伊斯坦堡那頓晚餐上所說的:「我曾經認為不可能的事情,現在每天都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