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選舉,執政黨慘敗,代表多數選民對現況不滿、民心思變;回應這股民怨,明年,政府有兩大議題不能迴避,一是年金改革,二是資本利得稅。

年金黑洞,快補!
軍公教領得多、退得早,潛藏負債17兆

年金改革為何重要?淡江大學保險系副教授郝充仁說:「年金包含兩大不公,行業不公、世代不公。」

行業不公。舉例來說,A先生是公務人員,他退休前月薪8萬元,退休金可領6萬元至7.6萬元間水準。但上班族的B先生,即便月薪相同,因勞工最高投保月薪4萬3900百元,所得替代率也較低,退休後每月只能領2.1萬多元至3萬多元間水準。行業不同,便造成A、B兩位先生退休後,每個月收入相差一倍多。

軍公教退休太早,也是年金負擔沉重的原因。軍人40多歲就可退休,老師50到55歲間退休,公務人員平均退休年齡為55歲,這和其他國家主要勞動人口相較,如韓國70歲,日本68歲,美國65歲,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平均63歲,台灣軍公教退休年齡足足早了10年左右!

但,勞工目前可請領退休金的年齡卻是60歲,從2026年開始,則必須等到65歲以後才能請退休金。

行業不公平的退休金制度,再碰上人口老化、稅收窘困的年代,每一代提撥的退休金收將大於支,將產生世代不公。

1991年,台灣每10.3個勞動人口扶養一個老人,到2012年變成6.7個勞動人口養一個老人,到2040年,變2個勞動人口養一個老人,明顯看出,下一代的負擔越來越重。

世代不公,不止出現在軍公教退撫基金,勞保年金因為勞工投保人數已突破千萬,每年支出龐大,危急情況不輸退撫。

台灣年金的情況有多危急?行政院年金改革小組指出,目前「勞保」、「軍公教退撫基金」的安全存量,已經低於20年。預估兩大基金最遲將在2031年「用盡」,「用盡,就是一塊錢都沒有啊,就是破產!」一位財金官員憂心的說。

「不管那個黨上來(當總統),都要面對(年金失衡!)」這位官員說,而且「下一任(民國2016年以後)一定會碰到!」

年金黑洞多大?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2013年中央及地方政府潛藏負債高達17兆餘元(軍公教退撫、勞保、農保等未來應支付的退休給付稱為潛藏負債),若每位國民平均負擔的潛藏負債為85萬元(扣掉65歲以上老人人口),等於剛出生的小嬰兒也得替阿公背債85萬元。

「潛藏負債,就是世代不公!」郝充仁說,因為這代不解決,就會產生世代資金缺口,最後誰來負擔?就是「下一代」。

不公平稅制,快修!
資本利得稅偏低,懲罰努力上班族

因此,開拓「額外財源」便成改革重點。台灣最重要的額外財源,同時又能兼顧社會公平正義的,就是資本利得稅,包括房地產、骨董、字畫,這類富人持有最多的財產,是改革重點。

「要解決世代不公,就要從財富多一點的人身上著手。」郝充仁認為。

台灣房價所得比在全球數一數二,房價飆漲,年輕人買不起房子,但,富人卻是從容囤房,甚至買賣房地產致富,原因就在房地產資本利得稅太低。

房地產資本利得稅偏低,是因為房地產的公告現值低於市價,造成以公告現值為計算基礎的所得稅偏低。例如,前兩年,有一位投資客買進1.2億元的房子,以1.7億元賣掉,大賺5千萬元,結果,只課了30萬元的房屋交易所得稅。

但,一位年薪千萬元的金融機構高層主管,後年起得繳45%所得稅364萬元所得稅,所得只剩下636萬元。兩者對政府稅收的貢獻,不成比例!

更嚴重的不公平,是2009年調降的遺贈稅,從50%降為10%,為全球最低,「這是(賦稅公平)的最後一道防線。」台北商業技術學院財稅系主任孫克難說,這措施導致海外資金回流台灣,造成房價飆漲。

明年是總統、立法委員選舉前一年,衷心期待執政黨、在野黨,能勇於承擔,為下一代扛起改革的重責大任!

※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412期。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