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啊,記得在埋頭苦讀之餘,多想想如何將所學知識應用在未來的職場上。

若有時間,不妨自修「打工學分」,以免踏出校園後,捧著一張出色的成績單,卻仍在22K的邊緣打轉……

在所有銷售通路中,電視購物絕對是難度最高的領域。我必須在短短一檔節目,15分鐘的時間裡,將產品的特性介紹得淋漓盡致,勾起觀眾的購買慾,讓他們馬上拿起電話訂購商品。想要培養這樣的功力,除了要在上節目之前便得將產品資料融會貫通以外,銷售時面對鏡頭時,如何取得坐在電視機前面的消費者認同,更加重要,因此,我得時時揣摩他們的反應,隨機調整自己的銷售話術。

記得剛入門時,我曾經歷過一檔節目下來只賣出一組商品的窘境,直到現在,我的公司一年可以創造10億元的業績,15分鐘決勝說話術是我成功創業的秘訣,這套獨門功夫沒人教過我,市面上也找不到類似的教材,真的是我自己在短短幾個月內,憑空摸索出來的秘笈,如今回想起來,能有這樣的成果,則應該是與我在大學時代所練就的十八般武藝有關……

求學時期的經歷,奠定成功的基石

在我求學的年代,有線電視剛剛萌芽,台灣的電視購物還未誕生,學校老師大多照本宣科地授課,要求學生們就是要熟記教科書內容,強調唯有如此才能考試拿高分。上課時若有機會發問就已經很不錯了,遑論要大家上台發表意見、磨練口才。

但偏偏我就是個不喜歡按牌理出牌的學生,除了會唸書,更愛參加課外活動,大學時期更是瘋狂地打工賺錢,甚至遭到退學了卻依然堅持己志,這種背離常規的模式,跟傳統「好學生」的定義實在相差甚遠,也因此,讓我得以磨練出多樣化的才能,日後才能在競爭激烈的電視購物界,「說」出一片天。

首先介紹一下我的家庭背景,父親是公務員,母親經商,姊姊唸的是台大商研所,姊夫則是知名外商銀的高層主管。我高中唸的也是首屈一指的名校────師大附中。師大附中向來就是以校風活潑著稱,校方也鼓勵學生們多多參與課外活動。

因此,打從高二開始,我的注意力就不再侷限於課本內的知識。加上運動細胞發達,球類活動更是我的專長,所以只要天色還可以讓我看到籃框,大家都還可以在籃球場上看到我奔馳的身影。

我就在附中度過了3年多采多姿的飛揚歲月,大學聯考放榜後,我考上中原電機系,心情更是輕鬆,但萬萬沒想到,不久的將來,我即將面臨人生中的第一個重大挫折。

早在大一新鮮人階段,我就開始進入職場,一開始只是為了買輛摩托車,但家中不准未能如願,於是就開始瘋狂打工籌錢。在此期間,我做過家教、在速食店兼差,甚至還在咖啡廳當大夜班的店員。

現在回想起來,家中每月給我花用的零用錢其實絕對綽綽有餘,是我自己欲望太大,因此才會不務正業,搞到最後沒時間唸書,荒廢課業。記得大一時不但外務多,我還拚命參加球隊與社團活動,直到期末考結束,看到成績單當場傻眼,我竟有2/3的科目不及格,正式遭遇退學的命運。

事到如今,後悔也沒用。事實上,我還自認另有收獲;我在社團中學到了籌辦活動與擔任領導幹部的技巧,加上藉著一連串瘋狂的打工經歷,我已提早讓自己「社會化」,這也算是另一種學習。然而大一就沒書可唸,總不能肄業去找工作,於是只好硬著頭皮努力K書,發誓一定要考上插班,重返大學校園。

認同「學歷無用論」,厚積實力要趁早

我的資質向來都還不錯,只要專心唸書,先把打工、球隊擺一邊,成績往往便能突飛猛進;當年的插班考試競爭激烈,想錄取幾乎比大學聯考還難,但我照樣金榜題名,而且似乎命中注定就是與中原大學特別有緣────我又重新考上中原心理系。

通常只要嚐過被退學的滋味,加上又是歷經一番折騰後才能重回校園,一般人多半就會學到教訓、乖乖讀書,以免退學惡夢再上演。但我卻與眾不同,之前的退學經驗並未讓我埋首書堆中,從此當個整天唸書的書呆子,相反的,我依舊熱衷課外活動,不但當選學生會會長,還積極參加球隊,外務比過去更多。可想而知,我花在課業上的時間,依然所剩無幾。

還好我從一年級的退學挫折中還是有記取到教訓,總不忘在考試前做最後衝刺,幾年下來,總算沒再嚐到退學的苦果,不及格雖在所難免,但成績總能低空飛過。但是即便如此,我還是在心理系多唸了一年才畢業;嚴格算起來,我在中原大學一共唸了6年半才拿到學位,加上因為太「資深」了,所以跟學校附近的店家也混得超熟,對社會百態也因此有了屬於自己的精闢觀察。

為何大學畢業生只能領22K?這是現今台灣社會熱烈討論的議題,我認為答案很簡單,就是只會讀書的人,不見得工作能力就很強,台大甚至哈佛的漂亮文憑,不見得能成為你的職場護身符,因為會讀書、拿高分,不見得能確保踏出校門後就能坐領高薪,書讀得一把罩,更不能保證做生意會賺錢。

簡單地說,如今已是一個講求「學歷無用論」的時代,如果要我給徬徨的大學生們一些建議,我會誠心鼓勵大家,在校園中就要開始學著「社會化」,除了吸收書本上的知識已外,還要鍛鍊自己日後的謀生技能,方才不會在拿到文憑後,完全無法面對職場嚴酷的競爭,淪為22K的成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