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前後加起來近兩年的時間,老實說,我在公司遇到的同事們並不如我想像的那般強大,因為人口基數很大、國家舞台也夠大,很多人看起來很厲害。

當然我也只有在北京待過一家公司,還是很多朋友遇到很強的人,我想最終的原因並不是他們天生就很強,而是因為相較於來自台灣比較舒服生活的我們來說,中國人做事情習慣沒有退路的往前衝,大概就是台灣人喜歡說的狼性,可這部分我並不認為這是中國人比台灣人厲害的地方。

在北京的生活其實起伏很大,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這段時間,我很確定的是我的狼性一點也不輸給中國人,我更加認識自己,還有更明確的知道在台灣創業、在北京創業有多麽不一樣,不是環境的政策、氛圍的部分,反而是在北京這樣大環境的狀態下,新創公司裡的工蟻有什麼不同的感受。

在北京,讓我最有感的差異就是「量級」。

量級的不同會帶給我們完全不一樣的策略打法,在台灣創業我只需要考慮好(1)產品能不能被大眾接受(2)產品是不是能達到自己的120分。當然還有團隊的經營、現金流等等基本的公司運營狀況,但就產品跟市場面的策略,真的是完全不同。

人口基數大,能輕鬆切割市場,不需顧慮模糊地帶

在中國,我不需要去討好每個消費者,只要產品有人喜歡(身邊有一半的人覺得很不錯),就可以推出去賣;但在台灣,我們總是想著做出最完美的產品,完美到連本身就不是TA的外圍群眾都會喜歡的那種。這道理很簡單,當我們付出一樣的成本去製作某項產品,需要得到的回報在中國能更快速的回收;一樣只有1%的人喜歡,在台灣只會有23萬的人喜歡,但在中國就是1400萬!這樣六十倍的數量差距,是兩個市場最外顯又最致命的差異。

中國市場地域性強,只要做好一個城市就贏了

因為人口基數跟地域性的不同,在中國更有趣的是,一旦成為某個省的第一品牌,基本上絕對夠吃喝一輩子。這也是大家說的「市場大、機會多」,就算是同一個項目,在不同的城市會有不同的操作方法,能做到符合當地文化,自然能快速圈地為王。

但其實有些項目品牌很大,卻不一定適合每個城市。像是共享單車,我在北京每天騎的很開心,但當我到深圳時,發現其實大家對於共享單車的依賴程度非常低,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某天深圳下雨,才發現其實在北京因為很少下雨,騎乘單車的頻率比較高,但在深圳降雨率高又時常有颱風,深圳的共享單車在路上也就比較少被使用。除此之外,因為北京打車的成本比深圳高得多,就算天氣好可以騎車,我還是寧願叫滴滴比較舒服哈哈!

台灣市場重品質,中國市場重速度

除了這些之外,如上所說,台灣人總是想要把產品做到120分才推出到市場;但在中國很有趣的是,只要做到最基本功能、需求能被滿足,就會馬上推到市場上,無論是直接販售或者是試用,都會在第一時間先推出,得到使用者的回饋後,快速地做修改接著再推到市場,反覆來回幾次,自然能在不斷修改的過程中,在使用者心中至少得到80分。

當然,因為市場性的不同,如果我們在台灣只為了拚速度快速將產品推到市場,那無疑是自殺性行為;體量不夠大的台灣,是沒有辦法這麼快速地得到使用者回饋,需要回收到一定數量的回饋量,因而拉長了時間成本,所帶來關於行銷、開發、人員等成本,是相當可怕的。

因為市場大,要懂得讓別人抄襲的藝術

在台灣,我們會很怕被抄走。但在中國,這件事情防不勝防,所以我們並不害怕產品、製程被抄襲。反向思考來說,被抄襲是因為我們做得好,所以才有被抄的價值。有時候,我們會去找那些抄襲我們的產品,不做競業攻擊,反而把對方的抄襲頁面放到自己的頁面上,提醒自己的粉絲不要買錯之外,更要用感恩的心謝謝他們的抄襲,當然這事前都要做好商標、智財權的註冊。

而這其中的思維是「藉由他人抄襲帶來更大的市場性」,因為對方的抄襲,會找到更多我們可能看不到的用戶群組,再另外用贈品、優惠等方式,把這些用戶洗到自己的品牌下,只要產品力夠強,就能進而養出更大的客戶群體。

扛下你不該扛的責任

我剛到北京時有一個主管,是線下部門的負責人,但每一次要簽合同時,都是讓我看合同,甚至有百分之八十的合同是我簽的;作為公司當初最底層的螺絲釘,我心裡自是非常奇怪,而當時的我想法很單純「如果我扛得下來,那就是我的了」。

後來公司越發壯大,短短兩個月從18人長到62人,我手上的部門總共也有15人;因為人數壯大太快,很多事情沒來得及建立良好的溝通流程,在我回台灣五天又到北京開會時,實習生的一個小小錯誤,讓部門造成了些許問題,老闆在公司會議上問了「所以這責任應該誰背?」我心裡還想著就是我沒管好,肯定是我啊!但都還沒來得及張口,就看到犯錯的實習生毫不思考的指向我,那個當下的我哭笑不得,看著實習生堅定要驕傲的神情,我最後也只能苦笑。

扛下責任這件事情,其實不一定會為自己帶來什麼實質的正面影響,但會因為這樣讓我把人看得更明白,也讓自己的心更堅強;學習把責任扛下來不是急著去背鍋,要懂的怎麼把鍋背的輕鬆,又能把危機處理的漂亮,真的是門學問。

社會化的過程,必然要捨棄掉些溫柔

保護自己,這比什麼都要來得重要

不要太輕易相信人,出門在外要靠朋友沒錯,但很多時候陌生人可能比朋友靠譜的多。陌生人不知道你身上有什麼利益、不清楚你的個性,所以彼此間就只是單純的利益、無壓力的幫助;而這邊指的朋友,可能用熟識的人、相同背景來稱呼比較合適。

其實出門在外,會騙台灣人的大概也只有台灣人,我們清楚到中國的台灣人缺乏什麼,而對於剛到中國的台灣人來說,直接找熟悉當地情況的台灣人尋求幫助是比較親切又靠譜的,但我在中國看到的情況很多並不是如此的。有些協會、孵化器、單位,會把人從台灣帶到中國來,一方面能藉此跟中國政府打好關係、拿到補助款,一方面能在現在人才西進的台灣拿到好名聲,又可以從已經報名的台灣人們身上獲取利益,三頭都能獲得正面的發展,我想這是再好不過的生意。但這真的對想要到中國發展的台灣人有好處嗎?完全得看中間橋樑做得怎麼樣,如果只是把人帶過來之後置之不理,自然不是什麼好現象。(我只是想要抱怨這個現象)

錢這件事,沒什麼情分可言

我簽的第一份合同,被坑了近五倍的金額。那時候,我們公司跟另一家台商企業合作,我很喜歡合作夥伴的兩位老闆,讓我感覺很真誠、努力又有人情味,要跟他們簽合同的時候,我心裡超開心,覺得可以跟很棒的夥伴一起合作,不管成不成功都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合作內容其實就是跟他們批貨,合約內容大致包含了價格、訂貨頻率、最低訂貨量等,一件貨物50RMB、一週叫兩次貨、一次一百件,簡單來說每週都會從我們這得到流水50*100*2=10,000RMB。印象中過了兩個月不到,因為公司策略變動,逼不得已要修改合約內容,對方沒打算要跟我們有好的修改,執意要我們按照合約走,要不就是違約;那時候我心裡好難受,知道商場上沒有情分。

再來,我突發其想撥電話給貨物包裝上的工廠,工廠告訴我,每件貨物的批貨成本是25RMB,並沒有最低訂貨量這回事。我那時候心裡好生氣,對對方生氣,但對自己更生氣,覺得自己在商場上這麼真誠,最後卻還是被當作傻蛋在耍。而我在這件事上,學到最重要的是:所有買賣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訂一個消費者可以接受的價格,你能賺越多就盡量地賺。

我在北京時對待他人並不如我在台灣一般的重感情,更很少的替他人著想,當然這也不只限於我,我在外面認識到的人,基本上真的都只想到自己,或者說自己能過好的話,也不一定會願意跟他人分享。

但這一切不代表大家都會是一樣的際遇,只是我個人在北京近兩年時間遇上的事,還有太多旅外工作的台灣人,每個人出發的原因、背景還有遇上的情況都不同,就會有很多不一樣的故事。

※作者簡介:劉育名,曾經北漂兩年的90後,擔任北京優良尚品電子商務有限公司CMO;覺得人生就是一趟不回頭的旅程,唯一的信念就是不後悔,現任香港公司雅思培中港顧問有限公司CMO。

※本文獲育名的小教室授權轉載,原文:育名在北京近兩年的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