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擁有的自由時間是人類史上的高峰,卻是喊「時間不夠用」最多的世代。

關於時間的真相不如我們所得到的數字這麼美麗,甚至可以說是與我們期待相反。因為我們明明比過去更自由,結果壓力跟責任也更大;我們推崇時間管理,管到最後卻沒了自己。

當人們試著用「時間管理」、「生產力」的思維工作和生活時,實則是徹徹底底淪為時間貧民----擁有了一切, 卻不擁有人生。

這個問題的根源是我們被「速度」綁架,對「效率」上癮,最後被「時間壓力」追著跑。

工作超載:高效率生活的迷思

2015年12月25日,在日本第一大廣告公司電通(Dentsu)的員工宿舍裡,24歲的高橋茉莉自殺身亡。高橋當時才剛進電通實習8個月。儘管她已經向主管表示「身心俱疲」,但光是12月的加班時數就高達100個小時。法醫判定她的死因不是自殺,而是過勞死,也就是「工作過度致死」。

高橋的故事引起日本大眾關注,不是因為罕見,而是因為她悲劇性地象徵了一種新興的社會現象。2016年,日本政府估計,每年有多達2千人因過勞而自殺,這還不包括中風、心臟病,以及罹患其他因壓力引發的疾病的勞工。高橋過世12個月後,電通社長石井直(Tadashi Ishii)因檢方針對電通展開刑事調查而宣布請辭。

這樣悲慘的遭遇不只發生在高橋身上,也不限於日本。英國也有類似的案例,一名教師羅莉恩.博德(Laurian Bold)跳橋自殺,原因是升職帶來超過負荷的工作量,即使她請了病假,還是被要求在家繼續工作。

彈性工時常常被美化成是工時自由,但這通常是偏頗的說法。蒂娜在日間托兒所兼職,但常常在下班前的幾小時內被臨時要求加班,導致很難妥善照顧自己的女兒。「上週我必須班到9點,不管要花多少時間都得完成大掃除,如果要求清潔人員做,所方得付錢,我來做的話,就要我接受折換休假。問題是當我要求休假時,他們又會說必須等其他人休完年假,我才可以請假。」

蒂娜始終沒有因為加班獲得補休或金錢補償。服飾品牌ASOS 也傳出類似的案例,倉庫員工被增加輪班工時之前,很少收到通知,而且增加的時數必須強制列入「彈性時數」,就算能獲得加班費補貼,也要幾個月後才結算。

這些案例是提醒我們職場工作量過高的警鐘。然而企業文化導致的忙碌現象,在各國的各個產業,以及各薪資層級都極為普遍,帶給我們惡劣的情緒。過勞的原因有很多種,追求迅速獲利的投資人「拿了就跑」的心態,就會相對壓縮員工福利。

對生產力的追求,導致人力資本被貶低,有損個人的生產力,員工被要求在資源減少的狀況下提高生產力。這種只有一方必須服從的形式,是經濟正朝短視近利發展的病徵。

或許在這背後的思維是,反正勞工多得是,壓榨有何不可?若真是如此,這想法是多麼的偏狹。商業活動是由人類活動構成,所以行動越快越精準,效率就越高;相反地,越累越驚慌,效率就越差。

「時間貧民」的3個病徵:


一、以為是提高效率,卻更不能好好做一件事

我們的薪資越高,雇主就越期待盡快看到投資成果,具體的反映形式可能是長工時或迅速回覆電子郵件,不管客戶在哪個時區,就算半夜也要立即回信。

工作績效應該根據員工的判斷力(而良好的判斷力是適當休息及思考下的產物)去評估,但很難找到客觀的衡量辦法,管理階層便改以時間為判準,而且鉅細靡遺,畢竟在電腦前埋首工作這種具體的行動,評估起來容易多了。

生產力成為致命的過勞工時的擋箭牌,但事實上,工作時間過長反而會降低我們的專注力,容易懈怠疏忽,同時也打擊士氣。以實習醫師為例,輪值9小時的班,看的病人比輪值12小時的時候還多。英國國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就有壓力太大以致容易出錯的現象,像是開刀開錯部位等,誤診的情況在2013/14年及2014/15年間增加了1倍。因此當英國政府威脅,除非家庭醫師願意將工時延長為一天12小時,否則將對家庭醫師開鍘,我們真正面臨的恐怕是另一種醫療危機─ 人力資源耗竭。

拜這些原本應該節省時間的科技發明之賜,勞工已經平均每週有28%的時間花在電子郵件上,但卻感覺實際上花的時間更多,是因為這些科技產品會打斷流程,讓我們陷入惡性循環,回應得太快,只是急著弄清楚對方匆匆丟出的複雜任務,而不是確確實實地做好一件事。

二、沒能好好休息,所以越來越笨

在時間緊迫的時候,正確的反應是睿智地運用時間。不幸的是,在時間壓力下,我們很少能做出理想的判斷。推銷員都知道,時間壓力是讓顧客做出愚蠢決定的訣竅:「這件衣服只剩最後一件……。」我們常常因為稀缺心理,在匆忙中衝動購物或犯蠢。

研究顯示,一旦任何資源供應不足時就會發生這種行為,無論你是否貧窮、缺乏信心或沒時間,資源有限造成的壓力會讓你變得衝動,比較無法著眼於長遠利益的思考,也比較難把握當下。沒錯,時間緊缺會把我們變笨。

現代社會這種忙碌的影響和速食很像,在卡路里激增的同時又讓我們想吃得更多。速食容易導致肥胖,加速也容易導致匆忙,讓你產生時間不夠的錯覺,渴望更多時間,急急忙忙追趕,然後在過程中錯失真正重要的事物。

三、追求效率,連道德感都變弱

如果為了趕時間而變得只顧眼前的利益,道德感也會變弱。1973年心理學研究人員想了解,哪種人格特質代表行為良善,以《新約聖經》(New Testament)裡的故事作為靈感,設計了一項實驗。在新約中,有一個重傷的人躺在路邊,一名祭司和一名利未人先後經過,但卻是撒馬利亞人停下來幫忙。

研究人員從普林斯頓神學院(Princeton’s seminary)招募實習牧師作為實驗對象,受試者得先完成一份關於個人宗教觀的問卷,接著會被要求前往另一棟建築撰寫布道稿,內容則與神職或撒馬利亞人寓言有關。其中一部分受試者會被告知快遲到了,其他人則多了幾分鐘餘裕。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實驗,在介於兩棟建築間的小巷裡,會有一個人突然倒下來,而且發出呻吟與咳嗽聲。

研究人員預測,(透過布道主題)在受試者心理植入「幫助別人的想法」不會影響神學院學生的實驗反應,但是充足的時間,或擁有以追尋意義為基礎的宗教觀(透過問卷揭露)會影響受試者停下來幫助生病的人。實際實驗的結果讓他們大吃一驚。

一如預期的是,遲到的學生選擇繞過病人,有的急著準備布道,甚至直接從病人身上跨過!時間沒那麼緊迫的人則停下來幫忙。不過令人震驚的是,無論受試者選擇投身神職是出於大愛或個人的企圖心,他們的宗教觀與實際行為完全無關。

決定熱心助人或視若無睹的唯一因素,只有時間壓力。

就算請病假,還是必須在家上班...不想淪為有了薪水、沒生活的「時間貧民」:你必須改掉的3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