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9日,台中花博「台開積木館」正式開幕。這個全用木材打造的三角型中空積木概念館,是由日本建築師隈研吾所設計。

隈研吾繪圖的右手,曾受過重傷。但這個意外,徹底改變了他的設計風格。他開始強調退縮、隱藏、低調、弱、臣服於自然。

於是,木材成為他最常用的建材。用木材為原料的建築物,或許不如鋼筋水泥組成的「鋼筋森林」雄偉壯觀,可是真正的樹木卻能為我們帶來「情感」。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日本設計師如何運用木材建造出一棟棟雄偉的建築物,同時也讓人們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好。

木材向來都是日本設計師愛用的建築材料,在 2010 年,日本政府更實施了「公共建築物木材利用促進法」,規定三樓以下的公共建築必須以木材建造。這個政策不但掀起木造建築的復興潮流,也讓日本的建築大師們,紛紛向世人們展示他們使用木材的技巧。

創新點:木材也能夠建大樓,而且經過特殊處理的木材,在火災時甚至比鋼材更穩定。

本文5大重點:
1. 用木材蓋 70 層的大樓,同時也兼顧環保和山林活化。
2. 「木材」讓場館融入環境,2020 年東京奧運主場館將用木材打造。
3. 不盲目的接受大師的觀點,找尋能兼顧環境、需求、文化的建築。
4. 負評與受傷,讓隈研吾領悟出「負建築」的理念。
5. 藤本壯介的「弱建築」,要將自然環境和人造環境結合。

1. 用木材蓋 70 層的大樓,同時也兼顧環保和山林活化

日本住友林業由創辦人住友政友創立於 1691 年。住友林業原本是經營木材相關行業,但是,經過 300 多年的經營,公司開始跨足環境美化、房產、建築等不同行業。而住友林業的經營理念是:「利用樹木,通過開展有關家居生活的各種服務,為實現富足社會做出貢獻」。

2018 年,住友林業提出了一個名為 W350 的計畫,打算在東京市中心蓋一座全世界最高的木製建築物。這棟木製大樓會有 70 樓,共 350 公尺高,預計內部會結合商場、飯店、辦公室及住宅。大樓為了配合住友林業成立 350 年的慶典,因此預計會在 2041 年完成。

會提出這樣的計畫,除了要紀念公司的 350 週年,也因為住友林業發現日本的森林都到了需要透過伐木,活化造林的時候了。畢竟森林成長到了一定的地步,樹木之間會變得太擁擠,導致過度競爭。如果不進行有規劃的砍伐,很可能會減弱一些樹木的生長,甚至導致樹木死亡。 但是,由於木材的需求不大,所以沒有人願意花錢去做這件事。於是,住友林業希望透過這個計畫,讓人們再次看到木製建築物的優點,進而擴大木材需求,並在砍伐區種植幼苗來活化山林,振興日本林業。

由於日本是一個地震頻繁的國家,因此,W350 將會採用 90% 的木材和 10% 的鋼鐵為材料,在推廣木材的使用同時也顧及到建築本身的安全性。住友林業表示,W350 將採用「斜撐管束結構」(Braced Tube Structural System),即是在牆面採用木材與鋼筋混合建成的對角支撐結構,確保大樓不會被地震或颱風影響。

除此之外,為了解決木製建築物最大的疑慮:火災,住友林業在建造 W350 時會採用加工過的「直交積層材」(Cross-Laminated Timber,簡稱 CLT) 取代一般木材。CLT 是將多層木板以特殊的方式堆疊起來之後黏合、加工的木製品,它擁有非常好的隔熱、防火功能,而且在遭遇高溫時,甚至比鋼材更能維持結構的穩定。

雖然打造木製建築會比使用混凝土的成本高出許多,但是,木製建築物好處在於它能夠減低碳排放量。根據研究,40 層樓高的木製建築相比混凝土建築能減少 75% 以上的碳排放。這是因為木材會將碳儲存起來,而混凝土則會不斷的排出碳。因此,這完全符合住友林業想要讓城市建築設計能更環保的願望。

為了實現他們的願景,住友林業已經準備好要花費 6,000 億日圓(約台幣 1,630 億)去建造 W350,但是,他們希望隨著木材建設技術的進步,可以讓成本變得更低。

目前世界最高的木製建築是加拿大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BC)的學生宿舍,但這棟宿舍的高度僅 53 公尺。因此,如果 W350 未來能順利完工,它不但將木製建築帶到另一個全新的境界,也為東京帶來一棟具有綠意的建築物,讓人與大自然變得更親近。

2. 「木材」讓場館融入環境,2020 年東京奧運主場館將用木材打造

除了 W350,2020 年東京奧運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也將同樣採用木材建造,讓遊客們感受到滿滿的日式風情。

「新國立競技場」原址是曾經承辦 1964 年東京奧運的「霞丘田徑場」。在 2012 年,日本舉辦國際競圖大賽,最後由英國知名設計師札哈.哈蒂 (Zaha Hadid) 的設計勝出。但是,日本民眾覺得札哈.哈蒂前衛的設計風格,讓這棟主場館和當地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很多日本知名設計師也對這個場館的設計有意見,例如磯崎新 (Arata Isozaki) 就批評它像是「一隻等待日本沉沒時把握機會逃生的烏龜」。而且,和札哈.哈蒂一樣贏得「普利茲克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又稱為「建築界的諾貝爾獎」,由凱悅基金會頒發,以表揚最出色的建築/設計師) 的日本建築大師槇文彦更發起研討會,率領其他日本著名設計師,一起反對採用這個設計。

除此之外,札哈.哈蒂的設計因為使用了特殊材料,在日本建築材料成本高漲的情況下,預算由原本的 1300 億日元(約新台幣 354 億台幣)持續飆升到接近 2520 億日元(約新台幣 688 億)。因此,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 2015 年 7 月 17 日時表示,奧運是日本人民的盛會,因以人民的意見為優先考量。在經過審慎評估後,他決定將之前的計畫作廢,一切「重新調整」。 札哈.哈蒂聽到這個決定後,就回應說:「這只是因為日本人不希望外國人來建他們的國家體育場!」

2015 年 12 月,新的設計總算確定下來了,日本設計師隈研吾 (Kengo Kuma) 提出用「生命之樹」為主題的設計,成功的擊敗了伊東豊雄 (Toyo Ito,打造號稱全球最難蓋建築:台中國家歌劇院的設計師) 。

隈研吾採用了大量的木材以突顯日本的傳統設計,他在外牆選擇使用用杉木,而屋頂的支撐結構使用了日本落葉松這兩種日本當地木材,不但容易取得,也避免從外國運送木材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碳。因此,建造場館所需要的木材,將會來自日本各縣,而且加工也將由當地的小型加工廠處理,以表示全日本對奧運的參與。

隈研吾還刻意的將場館的整體高度降低到 50 公尺以下,比原本的設計低了 20 公尺,以減少對整體環境及視野的壓迫感。因為隈研吾希望這座場館能融入附近明治神宮外苑那片巨樹參天、蔥綠蒼翠的綠林之中,所以他決定要放棄建造巨大地標建築的想法。另外,隈研吾在場館每一層的邊緣都種植了植物,凸顯日本對生態環境的重視,也讓整體建築物更加「融入」四周的環境。

「新國立競技場」有三層看台、大約八萬個座位,除了能夠展現日本質素的特色,工程總費用為 1490 億日圓(約新台幣 407 億),比札哈.哈蒂的設計便宜了 1030 億日圓(約新台幣 281 億)。

根據隈研吾表示,他對場館設計最驕傲兩的件事,一是場館沒有加裝任何冷氣,另外就是擁有讓民眾可以親近的空間與散步的步道。隈研吾認為,建築不只是鋼筋水泥,更希望能夠凸顯自然之美。因此,不用冷氣是為了照顧環境,而步道就是讓東京市民在奧運結束後,仍能有效的使用這空間,享受大自然。

3. 不盲目的接受大師的觀點,找尋能兼顧環境、需求、文化的建築

其實,隈研吾會投入建築設計,和奧運也有很大的關係。隈研吾在 10 歲時,他父親帶他去參觀丹下健三為東京奧運所設計的國立代代木競技場。隈研吾看著場館內從高高天窗照射進來的光線,映照出一片崇高莊嚴的景象,令他非常著迷。在那一刻,隈研吾就下定決心要成為建築設計師。

雖然隈研吾會成為設計師是因為丹下健三,但是,他們兩位的設計風格卻有很大的差異。1970 年,隈研吾 16 歲時,世界博覽會在日本大阪舉行,而博覽會的會場正是由丹下健三所設計的。為了展示日本的進步,丹下健三採用了很多未來、先進的元素,但是,對隈研吾來說,這些設計沒有兼顧到環境以及使用者的需求。

1977 年,隈研吾大學畢業,進入了研究所,加入了當時非常有名的設計師原廣司 (Hiroshi Hara,新竹惠友遠見商辦大樓是他的近期作品) 門下。在那段期間,原廣司帶領了隈研吾和一班學生到薩赫耳 (Sahel,指圍繞在非洲撒哈拉沙漠周圍的地帶) 住了兩個月,紀錄當地遊牧民族村落內的建築物。他們那種暫時性、低調簡單的住處,激發隈研吾思考出更適合他自己的設計風格。

1985 年,隈研吾前往美國,在哥倫比亞大學擔任一年的研究員,同時也目睹了美國「後現代化設計」到達高峰。隈研吾拜訪了多位美國「後現代化設計」大師,但他對這些設計方法並不認同。因此,他在回到日本後,發表了一本名為「再見,後現代」(グッドバイ・ポストモダン)的書。隈研吾不認為美國的後現代設計能夠長久,因為這一切都是因為當時美國的泡沫經濟。

一年後,隈研吾回到日本開設建築設計事務所,開始在東京接一些小案子,同時思考如何在「後現代化設計」之外,找到能夠讓人們更靠近大自然,同時也能夠顧及到環境保護,以及日本文化傳承的設計風格。

不久後,隈研吾接到他人生的第一個大案子「M2」(馬自達汽車展銷店)。他出乎意料的運用了他不認同的「後現代化設計」來建造這棟大樓,將「M2」設計成看起來像是用玻璃帷幕包覆的箱子,而且還有外掛式電梯。隈研吾這樣做,不是因為他講一套;做一套,而是他希望用「M2」來演繹東京的混亂,和後現代建築的批判。但可惜的是,他的諷刺並未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並且飽受批評。

4. 負評與受傷,讓隈研吾領悟出「負建築」的理念

在「M2」計畫落成的同時,日本的經濟泡沫破裂,加上「M2」計畫的負評,讓隈研吾在東京完全接不到案子(一直到 2002 年,隈研吾才再次在東京負責名為「ADK 松竹廣場」的設計)。而且,更雪上加霜的是,隈研吾受傷了!

在某個晚上,當隈研吾在工作時,電話響起。他伸出左手接電話的同時,用右手扶著玻璃桌保持平衡。忽然,玻璃桌裂成兩半,隈研吾的右手被割傷,手腕處的傷口隱約露出白骨。救護車緊急將隈研吾送入醫院,進行了 4 小時的手術。雖然動脈沒有割斷,但是,他右手的手筋與神經卻已經斷裂。

右手是隈研吾用來繪圖的手,但是,就算之後在經歷了 6 小時,由當時日本權威外科醫師操刀的手術,他的右手還是無法恢復到過去的靈活度。隈研吾藉著這次的受傷,開始逆向思考,了解到以前能夠依賴右手隨意繪出各種圖形與創意,耽溺於自己能主導建築的一切。不方便的右手,讓隈研吾從過往的主動、聰明、迅速,「變身」成為對外在環境的一個被動、緩慢卻從容的存在,開始學會集中精神、側耳傾聽建築場所發出的聲音,靜靜的等待著構思中的空間出現。

由於在東京沒有事做,一天,當隈研吾有一位住在日本四國島,檮原町 (Yusuhara) 的同行友人請他協助處理一家老舊木製劇院的保護相關問題時,隈研吾就馬上答應了。在這段期間,隈研吾同時也認識了檮原町的町長,而町長也因此要求隈研吾為檮原町設計一家旅館。

結果,隈研吾因此愛上了檮原町,在這裡設計了四棟以當地木材為主要建築材料的建築物。由 1996 年完工的「雲之上」旅館、 2006 年完工的「檮原町綜合廳舍」(當地公務員辦公處)、以及 2010 年的「雲之上別館 Marche Yusuhara」(蔬果市場加旅館)和連結「雲之上」旅館與溫泉的橋梁美術館,「雲之上藝廊」。

隈研吾利用設計這些建築物的機會,逐步的發展出自己的風格。他開始熟悉如何使用木材、泥磚、竹子、石板、紙、玻璃等天然建材,打造出充滿了日式風格與東方禪意的建築物。2004 年,隈研吾將他的心得寫成一本名為《負建築》(負ける建築)的書,提倡建築不應該在自然環境中顯得突出,反而應退居後端、突顯自然環境的美好。

而我們也可以從「新國立競技場」的設計中,看到滿滿的隈研吾「負建築」理念。

5. 藤本壯介的「弱建築」,要將自然環境和人造環境結合

除了隈研吾以外,日本還有許多善於使用木材的設計師,而其中一位年輕的大師就是藤本壯介 (Sou Fujimoto)。1971 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的藤本壯介,畢業於東京大學,在 2000 年創立藤本壯介建築設計事務所。

隈研吾提出的建築理念為「負建築」,而藤本壯介則在 2010 年出版了《建築誕生的時候》(建築が生まれるとき),提出「弱建築」的概念。藤本壯介認為設計師不應該「將建築的功能強加於人身上」,而是透過「弱化建築功能」,突顯使用者與空間的互動性。藤本壯介覺得,設計師只是串起人與空間關係的推手。

藤本壯介有這樣的概念,是因為他深受愛因斯坦看待空間存在的方式影響,因此,決定要讓建築是為了創造更豐富的生活空間而存在。所以,藤本壯介認為讓自然環境和人造環境關係融合,才能夠打造出「更豐富的生活空間」。

因此,藤本壯介非常善於運用原木為建築素材。例如,在設計「武藏野美術大學圖書館」時,藤本壯介久就使用木頭做成的書櫃當成圖書館的內外牆,實現「書櫃就是圖書館」。

在「Final Wooden House」中,藤本壯介就使用了木材與玻璃,打造出隱藏在大自然中,類似「疊疊樂」的小木屋。而木屋中不同高度的原木,就能夠隨著使用者的喜好,當成是椅子或是桌子。

而在今年(2018 年),藤本壯介更在法國競圖中勝出,贏得了在巴黎的 Rosny-sous-Bois 社 區中建造名為「Vertical Village」的多功能建築物。「Vertical Village」將完全以木材建造,樓高 17 層。「Vertical Village」裡面將有居住空間、辦公室間、以及公共娛樂空間。

除了完全運用木材建造,藤本壯介也在「Vertical Village」加設了多個綠化區域,讓居民在建築內,也能夠接觸到大自然,完全的展現了他希望的;自然環境和人造環境融合的「弱建築」的概念。

看完了上面的介紹,大家會希望能夠住在木製的房子中嗎?或許我們在享受科技帶來的便利時,也應該學習這些日本設計師,同時思考如何能夠更接近與愛護自然環境。

*本文由「創新拿鐵」授權轉載,原文:他設計了台中花博「積木館」和東京2020 年奧運主場館,畫圖的右手卻不聽使喚。看隈研吾如何走過人生低谷,發現「弱」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