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資深業務阿德被外派到越南,而這職位的空缺,公司想安排年輕的小陳接手。

「經理,我不行啦。」一聽到這樣的人事命令,小陳急忙找主管推辭。「我太資淺了,無法像阿德服務客戶那樣周到,再加上我英文不夠好,沒有辦法接手他原本所負責的業務。」

不管經理再怎麼鼓勵,公司看重也相信他的能力,小陳就是不為所動:「這責任我承擔不起。」他的態度甚堅,經理只好重新安排。

小陳心裡的盤算是:阿德這位子,一向是資深業務做的,跑客戶之外,還要負責整個業務部的業績彙報,我又沒掛「資深」的稱號,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才不願承擔這種超越職級的工作。

另外,阿德負責的客戶包括了全台主要的連鎖餐廳,少説也有60幾間,客戶數量是小陳的2倍之多。其中不乏多家國際企業。除了每個提案要上呈好幾個部門主管同意,過程繁瑣之外,有很多提案還要以英文撰寫。

超過60個客戶,每天安排巡點2到3家,一個月就過去了,哪還有時間寫報告、提案。加上其中2個客戶,以機車聞名,接下阿德的工作,實在是太辛苦了。

公司裡阿德的職等是六等,我才四等。我們之間的薪水起碼差了2萬元之多。阿德領的薪水比我高得多了,忍受這些天經地義。我一個月才領你多少新水啊!區區3萬初頭,是想叫我做多少事情!賺多少做多少,我才不接受這種不對等的安排。

小陳以自己經驗、能力不足為由,用了軟釘子,把經理指派的任務給推辭了,維持了原本游刃有餘的工作。

表面上看來,小陳做了個聰明的決擇。這公司最重要又難搞的客戶群,服務好是應該,服務不好,鐵被檢討,標準的有功無賞、有錯必罰,也難怪他不想接這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事實上,小陳錯失了一個職場躍進的機會。

阿德的客戶難搞、這工作是個苦差事,公司高層們會不知道嗎?!

艱難的任務,主管們通常會發派給他們最信任,或覺得最有潛力的人身上,某種程度,雀屏中選也代表公司對這個人的賞識。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孔子是要我們別越矩,可沒說不要接受挑戰。小陳只是少了個「資深」名份,做資深的工作而已,這工作內容是主管授意的,不算越矩,不至於名不正、言不順。

如果小陳接下了這工作,掌握了公司最重要的客戶,以及彙整業績的工作,又能有恰如其分的表現,晉升為資深業務也是遲早的事,實在不必要計較名份於一時。

畢竟,學習當主管跟學習當父母不一樣,多數人是在生了小孩之後才學習當父母。但是想要當一個好主管,其中的技能絕對不是當上主管那一天之後才開始學習的。

企業對於要栽培的人才,會在平日工作中,加以訓練、累積其統籌與領導的能力,適任之後,自然有往上爬的機會。

小陳當初如果接下了這任務,假以時日,是不是能上位,並非一定。不過,機會肯定比沒有接下來來得高了許多。

苦差事,的確是苦,但苦過之後卻有可能獲得甜美的果實。

「給我更多更難的工作,但卻沒有加薪,我為什麼要沒事自討苦吃。」領多少薪水,做多少事,也是小陳一向的主張。不過,如果一直這樣想,真的只能領那樣的錢了。

因為,跟員工的相反,企業的思考是「做多少事,領多少薪水」,員工付出了多少努力,就會得到相對的報償。一旦小陳接下了任命,也有稱職的表現,在有制度的公司𥚃,小陳的加薪也只是指日可待。

而小陳的推託,平白把升官加薪的機會,推了出去、送給了別人。

阿德外派後的工作空缺,經理後來指派給跟晚小陳一期進公司的美美。

剛開始的確是非常辛苦,美美被為數眾多的客戶量搞得暈頭轉向,也被客戶罵哭好幾次,每到月初那幾天,更是要整理業績報表整理到半夜11、12點才能下班。

看在小陳眼裡,真是慶幸自己盤算的精準,還好避開了這一切。

半年後,美美工作漸漸上手,熟悉了客戶,也熟悉了作業模式,再也沒有被罵哭,跟時常加班到半夜的情況了。

美美的努力,公司看在眼裡,隔年年底就破格晉升她為業務主任,並讓她帶領一個小業務團隊,成了小陳的頂頭上司。

員工的千算萬算,比不上公司的掐指一算。你愛計較,公司比你更會計較。小陳自以為聰明,不想吃虧,跟公司百般計較的結果,是把自己的機會計較掉了,影響到的還是自己的前程。最後,機會拱手讓人不說,反讓後輩變成了自己的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