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和笨蛋起爭執的人,通常有以下五種特徵:

■富正義感

所謂「富正義感」的人,都是怎樣的呢?那就是判斷所有事情時,都以善惡為最高指導原則的人。從小看太多日本時代劇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富有正義感的根源,多是因為我們確信「正義最終都將獲得勝利」。

在學生時代,有這樣的想法或許還能被諒解,但出了社會,我想你還是再重新思考一下會比較好。因為無論走到哪裡,總覺得會有英雄像超人一樣出現,或是正義會為自己挺身而出等這樣的事,似乎不太常見。

據說在美國,只要擁有雇得起優秀律師的財力,就算滔天大罪也能獲得有利的判決。換言之,在某種程度上,正義可說是金錢買得到的東西。若你到印度、印尼或俄羅斯等國家,至今也還看得見某些能利用職務之便而註銷交通違規罰單、協助取得簽證等事情的官僚,像是要求小費一般地索求賄賂。

的確,日本的情況沒有那麼糟糕,但正義並不能如此隨心所欲。當然,並不是說壞事值得肯定,只是像「正義終將得勝」這般天真的想法,也不該受到肯定。

無論在哪裡,人們都嚮往超級英雄現身的虛構世界,其實這另一個背後的意義是:現實世界中並沒有這般大快人心的存在。況且,每個人所謂的正義都不盡相同,要完美地將正義化為數字並不可能。我們應該明白一件事:人生其實毫無道理可言。說到底,「道理」根本就是人類擅自幻想出來的東西,你所認知的世界並不存在。雖然我們並不確定神佛是否存在,但合乎常理的正義之槌,並非都能為我們敲下。

若能接受這個世界的荒謬無理、清楚自己無法隨心所欲地行事,同時有為正義而死的決心,那倒也無所謂。但要是你沒有那樣的決心,我奉勸你最好別將善惡奉為最高指導原則,輕率地主張這個世界應該要有正義。為了正義感而和他人無謂交戰,那可真是大錯特錯!你問我為什麼?因為對方獲勝的機率可是相當高的。

■過度自信

在此所說的「自信」有許多意涵。認為自己是對的的自信;能夠駁倒對方的自信;在權力鬥爭中能贏過對方的自信;「成果能勝過對方」的自信。有毫無根據的自信,也有建立在實績上、有跡可循的自信。

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保有自信,儘管那份精神和朝氣可能只是裝出來的。但一個真正有自信的人,在想要反駁他人時,並不會令對方感到屈辱。

在我擔任金融廳政務官、自民黨財金部會的副部會長及國會的財金委員會理事時,有許多機會和金融界的各方人士交換意見。在金融界的實力派分子中,有許多人是從學生時代就接受菁英教育,才能來到這個領域,即使駑鈍如我,也能察覺許多人其實在骨子裡,都瞧不起政治人物和官僚。他們心裡想著「官僚也就算了,身為一個政治人物,居然連經濟、金融都一無所知」,而在意見交換的場合,能自信滿滿地教導對方,關於國會和執政黨的法案及政策。

當那些傲慢自大的自信家在駁斥他人時,我常想:這樣的人究竟在想些什麼呢?想要影響我們?想要藉由小看我們而感到爽快得要命?還是在暗示著:「我可是在教你,給我聽仔細了」,把我們當自己的部下看待呢?

我一直都記得,好幾個曾經一同共事的前輩,他們雖然嘴上沒說什麼,臉上卻是「給那些傢伙一點教訓好了」的表情。覺得自己比別人聰明又知識淵博的人,很明顯地經常會產生反效果。他們或許的確腦袋很聰明,待人接物上卻笨得可以。

此外,自信家也會變得愈來愈懶得防備。他們曾有過不少懷著自信而成功達陣的經驗,因而疏於面對接下來的挑戰。因為滿懷自信,對未來的想法也容易變得天真。這不僅會讓對方不愉快,更會看輕對方未來的做法,進而對自己的能力更加過度自信,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正因為你擁有自信,你更應該謙虛以對,抱著危機感來待人接物。無論身在何處、面對怎樣的事,道理都相同。

■責任感重

「責任感」雖然也是一種正義感,但背後的理由並不是為了伸張自己的正義,而是為了團體而奉獻己力。比起自私任性的正義,段數還是高了一些。因為對團隊中的人事、業績和戰略都懷有責任感,才和他人對戰,若有這樣的人存在,對團體而言或許還能稱為奇蹟。為了團隊挺身而出、與團隊中的笨蛋對抗,這樣的人一般相當少見。

然而,他們的行事方式可是大有問題。不管怎樣的理由,我認為你就是不該挑戰那些你認為是笨蛋的傢伙。無論你是為了貫徹自己的信念,或是為了維護所屬的組織,當你用笨蛋的角度看事情,就如同和他們打了交道。笨蛋可不會那麼替組織全體著想,因為他們根本就只是笨蛋而已!

要是你有責任感,為了團體更不能挑起爭端,你應該取悅對方,誘使他對團體產生向心力。如同我先前說的,在日本這個嫉妒社會裡,有能力而本該晉升的人,經常會被許多笨蛋勾搭上,途中又被扯後腿、從工作崗位上一把拽下。由於笨蛋通常攀附權勢,因此他們擁有向權力中樞傳達訊息的能力。與這樣的人為敵、惹毛他們,對團體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

為了組織全體著想而誘使他人上鉤,是相當高級的戰術,若能成功做到自然是好,但如果做不到,也千萬別和對方作對或激怒對方,造成你無法掌控的局面。

■自尊心強

「自尊心」這種東西,在多數情況下都只是牽絆。對成功懷有信心的人,也能說是對自己工作的本質,抱持著自尊心。

自尊心強烈的人,多半只是想被別人肯定罷了。當他們感覺被對方輕視,有時會感到憤怒、不悅,就是這種類型的人。

的確,自己的工作被重要的人瞧不起、給予負面評價很不好,但若你對進行高品質工作抱持著自尊心,一面和想要怠惰的自己抗衡,而持續工作,對方就不會小看你;就算對方真的小看你了,只要別跟那樣的人一塊工作就好了。

自尊心受損、面子掛不住?那又如何?那種東西就隨它去吧。

■多管閒事

「多管閒事」也算是某種正義感,一種想要糾正旁人的心情。這類型的人不只喜好於介入、調停別人的爭執,更喜歡對人說教。我也曾經想要親切地糾正那些笨蛋,但遺憾地是,要糾正這類已然上了年紀的人,簡直不可能。

無論如何巧妙反駁,要讓這樣的笨蛋改變想法簡直難上加難。要是被你駁斥了,他對你只會有憎惡。搞不好接下來就使用放任縱容的手段,再對你予以報復。在那之前,就算大家都覺得他的論點被你漂亮地推翻了,笨蛋卻可能完全沒有自覺,只會覺得「我被你找碴了」、「我被你用了歪理給拐騙上當了」,認為自己是個受害者,而開始仇視你。

喜歡多管閒事的人大多是個性單純的好好先生、好好小姐。某種程度來說,因為他們充滿自信、覺得自己有能力解決問題,才會用各種方式介入別人的閒事。

不過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控制自己的人意外地少。我的座右銘是:「只把時間和精力專注在自己能控制的事情上。」你無法控制其他人的情緒。無論說服對方到什麼程度,就算你能讓對方說出「明白了」或作出「瞭解了」的表情,就算只有萬一,萬一對方能夠理解你那麼0.01%,你就應該當做意外收穫。換句話說,你很可能有0.9999的機率會被對方仇視,再也沒有比「多管閒事」更危險的行為了。

知彼知己,勝乃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孫子兵法.地形篇》

書籍簡介

善良者必懂的49個暗黑賽局:明白「人性厚黑心理」,就能讓成功變得理所當然!(全新修訂版)

頭に来てもアホとは戦うな!

作者:田村耕太郎

譯者:黃立萍

出版社:大樂文化

出版日期:2017/08/03

作者簡介

田村耕太郎

日本戰略情報支援機構代表董事、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兼任教授。前日本參議院議員(鳥取縣,二期)。在第一次安倍內閣期間,擔任內閣大臣政務官(經濟財政、金融、地方分權)職務。前參議院國土交通委員長。前大阪日日新聞代表董事執行長。亦曾任耶魯大學、哈佛大學及蘭德研究所等機構的研究員。

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慶應義塾大學研究所(在學中曾前往法國高等經營研究所進行學分交換留學),亦完成杜克大學法律研究所、耶魯大學經濟研究所、牛津大學AMP及東京大學EMP等課程。第一位成為哈佛大學商學院「穿著皮套裝的政治人物」(Politician in Leather Suits)計畫主角的日本政治家。

著作有《你擁有全世界都羨慕的武器》、《讓我告訴你如何和世界對戰》、《為何全世界的菁英都邊走路邊讀書?》、《田村耕太郎的世界觀&日本觀》等書。

譯者簡介

黃立萍

新聞系畢業。曾任出版社童書編輯、公關公司執行編輯、網路公司企劃,現在是台灣人的日文老師、日本人的中文老師,並以SOHO身分從事各類採訪、撰稿及中日文翻譯等工作。能以流暢文字呈現適切的語意,是最大的幸福與喜悅。譯作有《這年頭,得懂孫子》、《那些成功者都有一套自己的筆記規則》、《為什麼超級業務員都想學故事銷售》、《被罵的勇氣》(皆為大樂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