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此次採訪當天,受訪者鍾安娜正在南法度假,異國風情與文化總讓人充滿想像,這也成為多數人追求海外工作的一大動力。

安娜畢業自美國American University取得國際溝通碩士,而後進入跨國資訊安全公司iSight Partners研究駭客經濟,現在則是任職於Uber,擔任Risk Insight Lead 一職。

安娜在海外工作已約有8年時間,曾在北京、美東、以及Uber矽谷總部工作過,並在今年初主動申請調到阿姆斯特丹。安娜自言,在台北長大的他,到這麼多地方工作過,發現自己總還是喜歡住在交通便利且輕易可四處走走的城市,荷蘭福利好,近年來在政策上更是擁抱國際工作者,而居住品質,相較於矽谷,這裡更是深深吸引著安娜

從翻譯人員,到Uber風險分析師...台灣人海外工作8年的體悟:一定要學會放棄

當你的專業夠強,在海外發展可以更有彈性與發揮空間

對大眾來說,有著國外文憑而得以開始在海外工作,這似乎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但其實安娜在獲得第一份工作前,也並非如此順遂,畢業那年正好遇上2010年的金融海嘯,找工作相當困難,因此畢業後,也只能先回台灣尋找與等待合適的工作機會。

「我那時抱定要找跨國企業!」當然機會不是光喊喊就會出現,安娜笑說自己當時真是試過各種方法,也詢問了身邊許多人的建議,「就連我媽的SPA按摩師都被我煩過(笑)!我當時回台,每一個遇見的人,我都不停告訴他們我想要什麼,而我當時有一個到德國汽車廠牌公司面試與工作的機會,就因為這家公司的主管是SPA按摩師的客人。」

為何如此想要進入跨國公司?安娜提到,因為當一個市場較小的話,工作內容與角色,會比較單一化,而跨國企業無論是供應鏈、客戶,都是更複雜的,無論是區域化的決策,或是全球性的產品,都有更多的機會能夠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位置。

從翻譯人員,到Uber風險分析師...台灣人海外工作8年的體悟:一定要學會放棄

而在挑選跨國企業,對一個職場新人而言,或許第一間企業不是最理想的,就如他自己當年的考量,福斯欲培訓他成為風險控管,而資安公司iSight Partners其實需要的是翻譯人員,雖然安娜更希望讓自身所學有所發揮,但當時福斯的職位是較難有彈性變化的,因此他選擇跟隨資安公司先到北京,再看未來的發展,幸運的是後來被CEO看見,而有機會調到華盛頓特區工作,一待就是5年半。

文化差異會是工作上的難題嗎?給予空間發展才是帶領團隊最重要的事

在海外工作,與同事間的文化差異是逃避不了的課題,以安娜現在公司Uber來說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Uber本身就以廣納各國人才聞名,像是阿姆斯特丹分部,員工就來自多達50多個國家,因此在這裡展現的並非單一國家文化,而是非常國際化的工作環境。

「文化差異當然存在,重點就是,根本不用想要去克服它啊,認知彼此的不同,沒有哪個文化比較好或不好,透過尊重與溝通,直接將工作攤開來談,雖然有時溝通也並不容易,會是彼此一進一退,像是跳探戈那樣,也很有意思。」

而在溝通上,「能將難以啟齒的事講出來,是很重要的能力,在職場上不應該總想著避免引發衝突,而是有建設性地提出,這點荷蘭人超厲害的,他們能夠用幽默又專業,也不會讓人覺得不受尊重的方式,相當直接地將話說出來,然後對方竟也都能夠接受,而不會不舒服。」

從翻譯人員,到Uber風險分析師...台灣人海外工作8年的體悟:一定要學會放棄

提到在Uber工作,風險分析背景出身的安娜,面對事情多會從風險、因素、CP值等來評估是否可行;然而,身處Uber中,可以強烈感受到「It can be done」的思考模式,無論是工程師或是builder們,他們看待事情,即便有難度,很難完成,但只要It can be done,那麼就試試看,「我很欣賞這樣樂觀的態度,也影響了我很深」。

你為你的海外就業做好準備了嗎?

不過,進入海外市場前,語言能力是必須的,安娜建議,對於想要進入的產業,要有全球性的瞭解且有自己的想法,並能用當地語言侃侃而談,而剩下的就是有沒有進入此產業的契機,有一些創造契機的方法,像是LinkedIn就是很好的媒介,不要害羞地上Linkedin找找,是否有校友在這公司裡,能否幫你寫推薦信函,或可以請已在這間公司裡的人提供建議等,都是很好的方法。

你夠想要在海外工作嗎?你願意為海外機會放棄舒適圈嗎?

當聊到什麼樣特質的人適合在海外工作呢?安娜直接地說:「你夠想要嗎?你真的想獲得海外工作機會嗎?」當夠想要,就會竭盡所能,就像他當年渴望獲得機會,身邊能用的資源全都用上了。

而選擇海外工作,也代表著必須放棄很多東西,離開原有的舒適圈,離家很遠,長期在這樣的情況下也會有焦慮感,安娜坦言,驅使他一直在不同地方生活,即便有受到衝擊、挫敗的時候,但每到一個新環境,與不一樣的人互動,都好像對自己更了解了一點,在新地方生活,是不同於旅行的,這樣深化的過程,會看見自己的潛力還有韌性。

從翻譯人員,到Uber風險分析師...台灣人海外工作8年的體悟:一定要學會放棄

最後,安娜也提到,他現在除了工作上的追求與表現外,他也開始挑戰著站上大型舞台,像是今年上了Black Hat Asia演講,這是全球最大的駭客安全大會,安娜希望自己未來能夠提供給別人的東西,不再僅只局限於專業,更能將自己的經驗與影響力傳遞出去,能有機會成為他人的mentor。

也推薦你看看

《專訪Eva|我有我的亞洲人優勢!躋身跨國傳媒巨頭公關總監》

《專訪Jane|從矽谷帶經驗回台,創辦社群讓科技業女性不孤單》

《專訪Sammy | 矽谷工程師回台當PM,在新創界闖出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