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南京東路上的六福皇宮年底吹熄燈號,10月底向勞工局送出大量解雇書,303名員工被資遣;與此同時,財政部公布的一份最新統計,到今年9月底止,全台的娃娃機商店已暴增到7,743家。這兩者似無關聯又有關聯,卻可以一起用來測測國內經濟的溫度。

租金過高六福皇宮熄燈,303員工失業

六福皇宮是在今年4月時就已宣布年底要熄燈,根據六福集團的說法,主要是因為無法承擔房租重擔,「房租實在太高,20年來每年都漲,營收已經趕不上房租」。雖然地主國壽喊冤,但不論是房租過高或六福本身營利能力欠佳,房租占其營收比重高達4成左右,遠遠高於一般正常的10-15%,明顯已非可負荷的營運模式,選擇關門是合理結果。

這種無法承擔房租而關門的店不知有多少,近年外界陸續看到從北到南都會,都出現已營業多年的名店或地店,因難以負荷房東提高租金而選擇搬遷或關門,著名的誠品、金石堂都先後收了幾家店,還有台中著名的牛排館、高雄人喜愛的平價火鍋店,師大商圈數日前又有漢堡王不堪租金調高遷移…..,房仲業統計的台北幾個著名商圈,空店面很一致的升高。這次選舉中,北高在野挑戰者都不忘打商業區招租店面多來凸顯地方經濟不佳,就可了解這種情況的普遍。

夾娃娃機店4個月增加3千多家

與此同時,我們看到娃娃機店倒是一枝獨秀的興盛。財政部10月底公布的統計,全台娃娃機店增加到7743家,而5月底時這個數字只有6400多家。如果再拉長時間看,2010年時娃娃機店只有1261家,2012年為1,487家,2014年為1,738家,每兩年分別增加二百多家,這應該還算是「正常成長」,但之後的成長就暴增,今年至今其繳交的娛樂稅都超過KTV了。坦白說,娃娃機店已有成為泡沫化的現象出現了。

純以個體商業行為來看,娃娃機店與其它店面相較,無所謂好壞高低之差別,只要房東能把店面租出去、也收得到租金,投資娃娃機店的業主認為划算能賺錢,這個商業模式就是可行─而且由店面越開越多來看,顯然是「非常可行」。

不過,從總體面來看,這個潮流卻可一探台灣經濟的內在問題,更潛藏著讓人憂心的因素。

商圈店面被趕走,末端經濟盛行

商家因租金問題被迫關門或搬遷,不論是起因於租金持續調高難以承擔,或是獲利不佳要求房東降租不成,基本上就是租金與營收、獲利能力背道而馳、差距日遠所致。會有此結果,一個原因是台灣房價近3年雖然不再飆漲,但也一直居高不下,拉動租金上漲;另一個原因則是商家或是商業模式老舊、或是經營績效不佳,趕不上租金漲幅。不論原因何在,都不是好現象。

至於舊商家離開,只能有夾娃娃機商店進駐,雖然填補店面空窗期,卻也不值得高興。夾娃娃店家會成為進駐空店面的顯學,原因在其投資低、回收快,但其能創造的附加價值低、更幾乎完全未創造就業機會。

9成投資娃娃機的「台主」,都是有正職者,當台主只是兼職罷了;夾娃娃機台只要台主自行補貨即可,增加不了任何一個就業機會,對總體經濟的意義與幫助小;因而被稱為「低端經濟」,投資者出小錢、賺小錢,消費者也是花小錢、搏趣味、尋求小確幸。

也許商業上看,這種結果總比店面全然空著好,外界確實不必「視夾娃娃機如寇仇」;但對這種現象,是否代表經濟的平庸化、商業的空洞化,倒值得自己好好想想。

景氣循環已接近高點,卻尚未觸及紅燈

事實上,從這波經濟復甦與景氣循環來看,經濟平庸化、產業失衡化,都值得注意。以官方近期公布的幾個經濟數據與指標來看,景氣燈號再次從代表正常成長的綠燈跌到代表要注意景氣轉向的黃藍燈。相較過去14次的景氣循環都會出現代表過熱的紅燈後,燈號才反轉向下,這次循環很可能尚未見到過熱的紅燈就要下跌到代表衰退的藍燈。

而從經濟成長率看,過去景氣循環高點都能出現超過5-6%以上的成長率,但這波循環則僅見單季超過3%的成長,以年來看則連3%都難超越,新公布的第3季經濟成長率較預期低,是否就代表景氣循環要由高峰往谷底走的開始,是值得觀察與擔心。

但從娃娃機店爆增,及選戰中在野黨打經濟差、空店面遍布能得到回應來看,這波被蔡英文稱為「近20年最佳的經濟」,確實表現難謂好;一來以絕對數字看,成長率不到3%,還不如美國這個先進又龐大的經濟體,實在只能算是低度成長;二來發展明顯不平衡,支撐經濟是以出口為主,內需產業、民間消費都差,也因此外界看到招租店面增、收攤名店多、娃娃機店橫行天下的原因。不過,這卻可能是這些商圈的末路。

台灣經濟真的是近20年來最佳?嘿,嘿,嘿!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