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街頭彈唱,人生再出發

8歲失去雙親後,我連續遇到了多次逆境,尤其在金錢方面的不自由,造成我極大的自卑感。對於自己周遭的環境、命運,我曾經打從內心感到怨恨、厭惡,為了改變自己悲慘的命運,我強烈渴望能賺大錢,希望能從窮困的生活中獲得自由。但當時的我就算想要打工,也因為還是小學生,根本沒有人願意雇用我。為了賺錢,我研究了許多方法,我想到最適合我的方法就是在街頭自彈自唱,設法感動往來的行人,獲得他們的賞金。

我帶著原聲吉他,開始在當時居住的東京都葛飾區、足立區的街頭自彈自唱。最初在車站前演唱的是我自己創作的原創歌曲,因為我認為與其翻唱別人的曲子,不如自創歌曲更獨特更有價值,結果完全沒有人停下來聽我演唱。我拚命思考,為什麼我這麼努力演唱,卻沒有人願意停下來聽?是不是我唱得不夠好?還是要再提升我的演奏技巧?

這時我試著站在路人的立場去思考,像我這樣的演奏,我會願意停下腳步來欣賞嗎?得到的答案是不會。一個看起來衣衫襤褸的小學生在路邊演奏,有些人大概只覺得「詭異」而避之惟恐不及吧,所以我重新擬訂策略,就是用翻唱歌曲來取代自創曲。之所以做這個決定,是因為我認為「已知更勝未知」。在音樂領域上,能夠感動人心的不是從沒聽過的旋律,而是「好像在哪裡聽過」的已知領域,不論是古典樂、搖滾樂,或是在家看電視,當我們聽到「耳熟能詳的某首曲子」情緒上總是不自覺得興奮和雀躍,或許「車站前的行人們,他們也是同樣的想法」於是我立刻採取行動。

以「已知更勝未知」為基礎的假設,我開始練習當時的流行曲,決定只翻唱別人的歌曲,同時觀察路人的反應,不斷增加表演的曲目數,結果雖然每次只增加一點點,但是停下來的人數確實增加了。我從這次的經驗中感受到只要成功假設某種可能性,實際採取行動後,就能產生喜悅的成果,「只要準確地擬定策略,就能得到想要的」。

但是,接下來我又面臨另一個課題,那就是我得不到人們丟進吉他盒裡的賞金,我永遠忘不了第一個月的賞金只有3個100圓硬幣,還有幾個50圓和10圓硬幣,總計500多圓而已。原因到底出在哪?我又開始了新的假設「葛飾區的居民,大概沒有富裕到有多餘的錢給別人吧?」既然這樣,我的目標就是唱給市中心的人聽,才能更有效地增加會給賞金的客戶不是嗎?

現在回想起來,這種想法實在很糟糕而且充滿偏見,但當時的我就是一心只想著要「如何賺錢」,只靠幾個偶爾丟100圓的行人,我絕對無法養活自己。也許跟充滿夢想的街頭藝人不同,自彈自唱對當時的我來說,不是「透過音樂展現自我」,而是更實際地「要靠音樂活下去」,如果一個月只賺到500圓,實在很不妙。

後來我拿著在葛飾區賺到的500圓,搭電車前往港區白金,因為我認為回程的車票錢,總有辦法賺到的,萬一沒錢,就設法搭便車回家。之所以選擇白金,是因為我對白金有著權貴階級的既定印象,回想起來雖然只是偶然,卻是很正確的判斷。換了地點後,我還是和之前一樣,演唱當時流行而且是我喜愛的雙人樂團柚子、19的翻唱歌曲。不過,這次我遇到了另一個難題就是,願意停下腳步的行人並沒有葛飾區那麼多。

仔細觀察後發現,街上行人的氣氛和其他區不同,首先是衣著華美的熟齡女性較多,為了讓她們停下腳步,我再度秉持著「已知更勝未知」原則,演唱她們絕對聽過,喜愛的機率較高的歌曲。首先,我決定不唱當時的流行音樂,而是昔日的經典名曲,這些都是熟齡女性在青春歲月時流行過的歌曲,或是母親經常帶我去的小酒吧或卡拉OK 裡,大人們所唱的昭和歌謠更容易引起他們的共鳴,於是我開始練習松田聖子、鄧麗君、美空雲雀、村下孝藏、吉幾三、小坂明子等人的歌曲。

沒想到效果比我預期的更早出現,許多行人表示:「你怎麼會唱這些老歌?」我所唱的歌曲和我還是小學生的年齡產生了很大的落差,這讓他們對我產生好奇,半年後,收入多時甚至一個月收到的賞金總計達10萬圓。這半年,我下了哪些工夫呢?透過反覆嘗試讓我了解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培養「關係穩固的常客」,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將透過三個階段進行說明。

第一階段是必須和行人有對話交流,也就是讓對方進入「溝通的可能範圍」。車站前往來的人們都很怕陌生人攀談,或許也是擔心我會不會厚著臉皮催討賞金、要求購買CD 等理由,所以大多數人都是表情漠然地快速通過,即使停下來觀看,多半也是站得遠遠地觀望,對於這樣的人,如何吸引他們的注意是勝負的關鍵。

我採取的方式是為了讓客人能夠更靠近,我會事先把當天預定演唱的曲目,寫在手寫板上。看到板子上寫著松田聖子、鄧麗君、吉幾三等人的歌曲,行人會產生疑問:「小學生會唱這些老歌?」、「吉幾三……這麼小的孩子竟然會唱?」。曾經有位女士看到板子上寫著鄧麗君的《償還》,她就問我:「你知道《償還》歌詞的意義嗎?」我回答:「啊,這是一首描述偷情的歌對吧?」惹來對方的驚訝而失笑。像這樣為了吸引路人停下腳步,我事先演練好要如何應答和對付許多狀況的點子。

第二階段則是接受點歌。先利用時間差,與客人順利溝通後,反覆進行更頻繁的互動,最後產生親近感,因此我接受客人點歌,與其聽一些陌生的原創歌曲,為對方演唱想聽的歌曲,能讓客人更開心,更想為演唱者加油。因此,為了加深和客人之間的情誼,我特別下工夫在「運用時間差達成對方點歌的要求」,曾有位40多歲的女士聽我唱了《紅色的麝香豌豆》之後,向我點歌:「你會唱《白色陽傘》嗎?」我沒有勉強唱這首歌,而是回答對方:「我不知道這首歌,今天沒辦法唱。」

這時候,最重要的是做出讓對方下次再來的約定。其中有兩個理由,第一個理由是我心知肚明,不論我把那首歌唱得多棒,都不可能得到和原唱一樣同等的報酬。松田聖子的演唱會觀眾不管是5000還是1萬圓都有人願意支付,我翻唱她的歌曲,是不可能得到相同的報酬。

第二個理由是,我認為即使無法在歌唱技巧或表現上勝過原唱,但是要論與客人心意相通的程度,我就有自信贏過原唱。客人在吉他盒裡投入賞金的理由,如果不是基於「因為歌唱得很好」的表層動機,而是「因為被感動、覺得心靈相通」的感情因素,我或許就能勝過松田聖子。

「我今天沒辦法唱,不過下星期三的同樣時間,可以請您再來一趟嗎?」我向對方這麼說,成功和對方有了約定。對於信守約定前來的女士,我真心誠意心地獻唱練習了一個星期的《白色陽傘》,結果我所演唱的這首歌,對於這位女士來說就有了特別的意義,搞不好比松田聖子本人演唱的更有價值。

這是因為我所演唱的,並不單純只是一首歌,而是在這一個星期中讓客人產生期待和想像空間,因為這樣的期待能強化故事性,即使演奏或唱得不是那麼完美也完全不用在意。

「他為了我一整個禮拜都在練習嗎?是在什麼地方學會這首歌的?樂譜是從哪裡拿到的呢?他應該沒有錢吧?」,這些想法都能產生不同層次的情感和共鳴,就不再只是單純的翻唱歌曲,因為情感而產生的價值,往往比無懈可擊的表演技巧來得更感動人心。如果能再進一步閒話家常,交流一些彼此的私人話題就形成「人對人」之間的穩固關係。

一味只要求行人停下腳步聽我的演奏,從供需立場來看這種「從物(演奏)對人」的單向溝通方式是無法打動人心的,要建立彼此的穩固關係,不是一味地把商品強行塞給對方,而是必須想像並推敲他人的心意,用心去建立「人對人」的雙向溝通。

第三階段就是對建立交情的客人,演奏我原創的曲子。前面也提過,對沒有情感交流的陌生行人演唱原創歌曲,誰都不會有興趣聽。但是,對於已經建立特殊情誼的客人,他們會仔細聽我唱的歌,也會用心體會歌詞或旋律而深受感動,那位《白色陽傘》的女士(雖然這是初次的經驗)就在吉他盒裡放入1萬圓的紙鈔,這並不是因為我歌唱得特別好,那麼願意讓她掏錢的最大原因是什麼呢?答案就是關係的深淺。

一開始與客人之間的情誼程度為零,隨著歲月流逝關係日漸穩固,原本沒有任何人感興趣的原創歌曲,也會因為「穩固關係」這個魔法而昇華成一首有價值的曲子。彼此情感交流的程度和分享的故事越多,死忠的熟客就這樣誕生了,我們一般稱為「共同體」,也就是情感聯結下的集合體。不管任何領域的事業,共同體的形成都是必須重視的關鍵,其中有兩點理由。

第一個理由,共同體中集結了團體中每個個體的情感價值,正因為彼此心意相通,就會為了故事背後的價值而產生消費行為,這是比表層情感更穩固的連結,就像我在街頭自彈自唱的例子一樣。從思考營業額和收益這個角度來看,情感越深收益越高,這樣就更能明白事業的經營和共同體的關係是多麼密不可分,是絕對不可無視的關鍵。

第二個理由,共同體的建立是否能成功,和先天因素沒有關係。影響共同體的成功與否與後天努力絕對有關。摒除特殊才能或特權,一般人只要以正確的方式加上足夠的行動量為基礎,任何人都可以建立出穩固的關係及共同體,最後就能加速事業的成長,這不僅限於藝術家、音樂、娛樂領域,而是適用所有商業模式。

這種「 憑藉後天努力, 努力的人必有收穫」的世界觀, 正好符合SHOWROOM 的創立願景。我在大學時代熱衷樂團活動時產生了某個想法,如果我擁有像披頭四般的天賦才能,或許我會傾注所有心力,專注在如何磨練身為表演者的品質表現,以成為一流的專業表演者為目標,因為我能透過音樂,給世界更深更遠的影響。

然而,如果我並沒有那樣的才能呢?這麼一想,我猛然一驚,即使未來順遂,憑藉著後天的努力不斷進步的我能影響的人數,最多不過數萬到數十萬人的程度吧?就算沒有天生的音樂才能,只要能有一、兩個緊密關係的共同體,以及以共同體為主體的平台,影響範圍就能產生加乘效果,這麼看來或許連披頭四都有機會贏過也說不定。這就是為什麼我志不在成為音樂家,而是成為偉大企業家的原因。

書籍簡介

有天,不再為現實出賣熱情:日本最大直播平台CEO首度公開,把熱情轉換成人生與創業勝算的祕密心法!

人生の勝算

作者:前田裕二

譯者:卓惠娟,李伊芳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8/07/27

作者簡介

前田裕二

SHOWROOM株式會社社長

1987年生,東京人。2010年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部畢業後,進入外商投資銀行。2011年移居紐約,以北美的投資家為對象進行投資服務,針對數千億到兆圓的資產運用進行建議。以0→1為志業決定創業,因緣際會下在2013年5月進入曾面試過的DeNA,同年11年成立假想Live空間「SHOWROOM」,同年末接受Sony Music Entertainment 的出資進行合併。

譯者簡介

卓惠娟 任職壽險公司教育訓練及出版相關工作十餘年,於不惑之年重啟人生,實踐二十歲時曾立下的夢想──專職翻譯工作。譯有《100歲的我,人生不勉強》、《夫妻這種病》、《 漫畫 隨心所欲操控人心的暗黑心理學 》等。

李伊芳

日譯中兼職譯者。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曾任美容雜誌資深編輯、旅遊雜誌執行編輯。廣泛涉獵日本文化,擅長大眾文學及人文心理類、生活類、家庭類、健康美容類文章翻譯。譯有《數字力決定收入:量化、圖表力、表達力,讓你更有競爭力!》、《日本環球影城吸金魔法:打敗不景氣的逆天行銷術》、《孤獨的力量》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