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習慣改不了,必陷入隱性貧窮

對於日本人而言,最忌諱的就是多樣化與風險。我想這是因為日本人過分執著於齊頭式的平等,樣樣都要與人看齊。日本社會對於體面、虛榮或外界眼光等相當在意,因而嚴重影響人們的所作所為。

日本經濟評論家荻原博子在《隱性貧窮》一書中曾舉例說明,有些家庭主婦為了虛榮而借錢,讓旁人以為他們仍然過著中產階級的生活。當這些家庭主婦以為老公的薪水一定年年調漲,同時以此為前提調度開銷,卻遇到老公的薪水不如既往時,便只好借錢周轉。而荻原所謂的「隱性貧窮」,指的就是為了維持中產階級生活而積欠債務,最後面臨破產的風險。

同時,她在書中也建議讀者,避免破產的最佳方法就是量力而為,過自己應該過的生活,必要時,應適時放棄中產階級的身分。換言之,就是降低中產階級生活的標準,不能無止境的沉浸於高度經濟成長期的榮華富貴中。

一旦脫離中產階級,自然就不會以中產階級自居。因此,這些人應該在破產之前放低身段,改變自己的生活型態。

日本人的所作所為都受到體面、虛榮或外界眼光所束縛。事實上,沒有比這個更過時的做法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因為經濟的高度成長,出現一種「一億總中流」的說法。一時之間,舉國上下雄心萬丈,所有人都以身為中產階級為榮。反之,對於身旁不是中產階級的人便另眼相看,說一些:「這個人真是怪咖」或「哎喲,真可憐」之類的嘲諷話,以示身分有別。

這個氛圍延續至今仍未改變。因為大家都認為,人就是要晉升中產之列,過著一般人過得起的生活,所以「羞恥心」特別強烈,例如只是「我們家小孩要上學了,可是買不起書包」這樣的網路留言,都能夠引發網友熱議。總而言之,對於大多數的日本人而言,無法維持中產階級的生活品質,仍然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

對日本人來說,要過一般大眾水平的生活,自己也絕對不能落於人後,所以每個人都為了維持中產階級的日子,而拚命努力。因此,擺脫下層階級的「逐底競爭」才會越演越烈,導致大多數的年輕人必須卯足全力,參加求職活動或聯誼活動等。

例如,應屆畢業生在找工作時,為了規避生活的風險,便以晉升中產階級為唯一目標。因此,求職活動變得相對競爭。婚姻市場也大同小異,因為不少女性為了追求良好的生活水平,都希望可以找到經濟穩定的長期飯票作為依靠,而致力參與聯誼活動。

不論是求職或婚姻活動,年輕族群不願冒險的做法,其實也是年輕人「保守化」的一種徵兆。

就如同我所說的,風險是機率問題,當你的立場越有利,往高處爬的機會也就相對越高。然而,年輕人就是因為知道,人人不可能都在水平之上,一旦失敗就永無翻身之地,因此才會越來越保守。關於這個現象,各位讀者可參考我寫的《日本年輕人為何趨向保守:暗無天日的日本與真相》一書。

寧願單身、不生小孩?只怕自己向下流動

事實上,單身及少子化的現象,也是為了堅守中產階級生活,以避免自己向下流動所採取的自保行動。

例如,女性如果找不到收入穩定的長期飯票,就可能會向下流動,而無法達到父母的生活水平。換言之,這些女性一旦步入家庭,就無法維持婚前的生活品質。雖然她們將對象鎖定薪資豐厚的男性,但在非典型聘雇員工增加、薪資停滯不前的勞動環境中,這樣的男性實在少之又少。就比率而言,有能力讓妻子維持婚前生活水準的男性,亦逐年減少。事實上,這正是年輕人單身的理由。

出生率之所以低迷,也是因為很多年輕父母覺得,小孩的學費可能會讓自己的生活捉襟見肘,因此與其負擔這種支出,不如只生一個或乾脆不生。

其實,選擇單身或是少子化,只是年輕人為了避免自己脫離中產階級,採取的一種消極行動。

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年輕人在外獨居,或同居的比例未見大幅增加,而住在家裡、享有中產階級生活的賴家單身族卻絲毫未減。

誠如前文所述,在1990年代前半,家庭及就業型態趨於多樣化,到了1990年代後半,開始產生眾多社會風險。換句話說,逐底社會便是從這個時期開始。

書籍簡介

失控的逐底社會:單身很自由,自己賺自己花;但與父母同住的賴家單身族,恐將淪為社會最底層。

底辺への競争 格差放置社会ニッポンの末路

作者:山田昌弘

譯者:黃雅慧

出版社:大是文化

出版日期:2018/10/30

作者簡介

山田昌弘

1957年出生於東京。1981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文學院。1986年,東京大學研究所社會學研究科博士課程修畢後退學。

現任中央大學文學院教授,專攻家庭社會學。他用「單身寄生族」一詞形容畢業後仍與父母同住,維持單身生活的年輕人。此外,「差距社會」的說法,也引起日本社會的熱烈討論。之後,更拋出「婚活」,造成一股人人想結婚的風潮。

主要著作:《近代家庭的走向》、《家庭的重整》、《單身寄生時代》、《希望差距的社會》、《新平等社會》、《怪異的日本社會保險》、《迷走家庭》、《毛小孩》、《日本的少子社會》、《家庭難民:四分之一單身與社會之衝擊》等書。

譯者簡介

黃雅慧

兼職譯者,熟悉臺、日、中三地貿易模式與工廠運作,具備商業實務經驗,翻譯領域涵蓋電子、通信、化學、防災與建築等產業,目前旅居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