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掉睡覺、加班、吃喝玩樂的時間,你還剩下多少擁抱家人的時間?
對於一個與家人聚少離多的機師來說,又剩下多少時間可以擁抱家人?

渴望眺望視野的動力,成就擁抱工作與家人的溫暖力量
知名航空公司 副機長 Richard

Richard自2010年進公司受訓兩年半時間,去年4月上線後,目前約執勤一年半左右的時間。Richard成為人人欣羨的民航副機長,坐擁高薪,卻也必須面對因為工作必須長期在健康、工作、家庭之間拉鋸,至今從未後悔的他,背後藏了一段對天空與視野渴望的毅力。

因為太喜歡天空了,Richard聽聞放寬飛機駕駛考照的近視限制後,就捨棄了原本安穩的教職工作,毅然決然報考機長,接受嚴格的受訓課程。從28歲報考中選,卻因為受限公司停訓轉任地勤,直到等了1~2年才有機會正式受訓,期間有苦有樂,但更多是來自於實現夢想的悸動。他回想道,從小就愛看著天空、幻想著自由自在的感覺,還會拿著用橡皮筋驅動的螺旋槳飛機玩耍,總想著有一天一定要翱翔天際。

如今,在通過嚴格的受訓過程,總算坐進了夢寐以求的駕駛艙,以副機長的身份,透過機艙看遍了日月星辰、大山大海。Richard笑著說,不同於狹小的客艙窗戶,駕駛艙的窗戶為求飛行安全,經過特殊處理,視野極好,不管是雲層、颱風、夕陽還是滿天星空,飛過西亞時可以看見黑海、飛過歐洲可以看見名山群聚,尤其是飛往巴黎、紐約航線可以看見燦爛奪目的極光,這些都非以往能在陸地上所見。

Richard表示,雖然擔任副機長與家人、朋友聚少離多,卻因為跑歐美為主長程航線,獲得比較長的休息時間,再加上妻子目前全職家庭主婦,反而更多可以安排假期的彈性,不用總是受限短短的周休二日,每每只要在台灣遇上長假,就會帶著老婆回南部探親散心。

雖然看似有比較彈性的休息時間,但實際的休假長短,仍然關乎飛行班表,倒也使得他更珍惜時間安排。也是當了副機長之後,才開始更懂得要怎樣生活,因為有了時間,有了空閒的體力與精神,才會更知道自己的不足與更想要的東西,除了偶而跟老婆趁著天氣好出門騎腳踏車散心,最近還開始學鋼琴,平常自娛娛人,自得其樂。

渴望眺望視野的動力,成就擁抱工作與家人的溫暖力量
Richard雖非影音發燒客,平常也只挑些熱門電影隨性觀看,卻對電視螢幕特別要求

Richard打趣地說道,或許是駕駛艙坐久了,看多了整個衝進雲層的震撼,特別追求電視螢幕的視野與高畫質表現,尤其是近來正夯的曲面電視,優異的畫質詮釋與環繞的視覺體驗,總是能讓他想起在駕駛艙看見的大山大海,世界遼闊的感覺。

以前陣子發表的BenQ低藍光曲面大型液晶RU系列而論,採用的5000R角度,最能抓住符合人眼準確清楚分辨物體色域的15度角,有如飛機駕駛艙般,提供絕對寬廣的可視角度與寬闊全景影像效果,兩側螢幕較一般平面液晶電視更貼近觀賞者,同時減少影像失真度,提升側邊視野角度,讓視野得以被電視螢幕自然包覆。

渴望眺望視野的動力,成就擁抱工作與家人的溫暖力量
Richard 笑著說「直到成為機師進入了駕駛艙,才知道原來一般客艙的視野真的好小。」

為了能保有最佳身體狀況,應付每一趟的飛行任務,Richard特別注重自己的身體保養,不操勞、適時運動,就連工作必須的眼睛都相當呵護。Richard有感現在的3C產品眾多,為了能夠讓眼睛不至於過勞耗損,特別注意螢幕藍光對於是網膜或黃斑部可能造成的永久性傷害。目前在選擇電視產品時,特別考量了具備低藍光護眼模式的BenQ低藍光曲面大型液晶RU系列,內建了四段最佳設定時,最多可過濾約70%的藍光傷害,協助為護眼做到把關。

講起飛行生涯,Richard不諱言地表達了對妻子的尊重與感謝。他靦腆地回憶,與妻子從大學時代就開始愛情長跑13年,她知道自己很愛飛機,熱愛天空,就算內心或許對自己的航行之路有些不安的情緒,但總是沒有表達出來,甚至義無反顧的的支持他、體諒他,所以就算暢遊天際,開啟了世界之窗,內心還是知道一切得靠妻子的包容體諒,甚至是選擇辭掉工作,獨自在台灣操持家務,照料家庭。

意外地,副機長的生活竟然比較單純,比起上班族下班也不得閒的冗忙生活,Richard發現階段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把自己照顧好、通過每一次的訓練、下班就認真休息,縱使必須犧牲人際關係,受累時差的調整,他總是能想起對於開拓視野的渴望,藉以調適壓力,相信知足常樂,實踐中庸之道,保持正向樂觀,Richard笑著說,「無論如何,我都想盡可能地用時間陪伴家人,擁抱家人。」

實現了願望,因為才剛當上副機長沒多久,經驗尚淺,還想再用一兩年的時間,多陪陪家人,趁著機會帶著老婆遊走世界各地多看多聽,多享受一點兩人世界的生活,之後才打算生個白白胖胖的小朋友,等著他長大後,再一起遊走世界各地。

擁抱美好 擁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