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聯絡的人彼此相似,尋找、消費的資訊也是趨同的,沒什麼驚喜發生。與此相反,互相有較大差異、交流較少的人之間,則能創造更多的不同資訊,互補不足。

在同質化的資訊環境中,大部分機遇都是重複、陳舊和沒有價值的。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你一定能感覺到,在你與密友、親人的資訊互動中,資訊就像一個老舊的錢幣,它總是待在那裡。

30天前,你從某個朋友、親人那裡聽到一個工作機會,30天後再去打探:「有好的工作嗎?」他將對你重述一遍:「聽著,好好考慮一下我說過的」;類似的資訊也許有不錯的誘惑力,但對解決問題是沒有價值的。密友之間彼此相似,尋找資訊的方向也大體相同。

另外一種解釋則是,強關係對一個人而言更有影響力,所以人們更有可能因此分享來自密友與親戚的資訊。這導致了我們從強關係的環境中獲取的資訊大多是重複的,少有新鮮的稀有資訊。

為什麼必須告別熟人關係網

在一個同質化嚴重的社交網內,你和裡面的每一個人都可能缺乏更廣闊的視野。熟人關係網會讓我們有本能的滿足感,尤其當這個社交網的人越來越多,交流頻繁而順暢時,你可能會覺得自己並不需要外面那些稍縱即逝的人際關係,或者費盡心機去一個陌生的世界,搭訕那些看起來並不靠譜的陌生人。

不久之前,有一個資訊傳播學的專題小組,對Facebook 如何擴大資訊的傳播面進行研究。具體的研究方式是,假如一個好友在Facebook 上分享了一則資訊,你因為看到了此資訊而分享的機率會增加多少倍?

專題小組歷時4個月,搜集了超過7萬人的資料(使用社交工具的行為偏好、資訊獲取方式與好友特點),得出的答案是:好友的關係強度與分享的倍數成正比。越熟的關係,人們就越傾向於「毫不猶豫」地轉發該消息—有90%的資訊其實是自己根本不感興趣或不需要的;越生疏的關係,則越不關注對方的資訊,轉發率降低。這與資訊的重要性無關,而與關係的深淺有關。

這個結論大大出乎了人們的預料。有人說:「我以為自己是一個視野開闊的人,但行為出賣了我。」關注這研究的一些人,回頭查閱自己的Facebook 使用紀錄,果然發現了這個行為特點。然後有人說:「過去幾年中,我與許多好機會擦肩而過,當時看到了,卻沒在意。」

這是督促我們需要告別熟人關係網的理由,至少要將相當一部分的注意力分配給弱關係。弱關係在傳播我們原本不太可能看到的資訊,而且這些資訊有的特別重要,是我們需要的,比熟人的建議或資訊更有價值。

熟人關係網就是一堵無形的高牆,它不遮擋視線,卻阻礙外界的資訊進入牆內。我們在長期的觀察中發現,由一個人的弱關係分享的資訊具有天然的發散性,它不太可能被局限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內。

但強關係則不然,它分享的資訊天生就具有向某個特定的社交網分享的特徵,這決定了我們從熟人關係網中得知的資訊是封閉的,無法即時更新。總而言之,為了得到一些高價值的資訊,我們必須更信任弱關係。

精英社交關係網= 愚昧的封閉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一場「逆襲好戲」落下帷幕,不被看好的地產商人唐納.川普擊敗希拉蕊,成功當選新任美國總統。支持希拉蕊的精英們自以為勝券在握,結果卻讓他們大吃一驚。

有人因此評價:「近幾10年來,形成根深蒂固的社交關係網文化的美國精英階層,以一場選戰輸給了高度不滿的中產階層。」

不過,我關心的問題是,為何在選舉投票前,精英階層或其支持者都認為「希拉蕊贏定了」?為何他們沒有看到美國真正的民意,這些精英的社交關係網,在資訊與決策中犯下了哪些錯誤?

一個封閉的社交關係網必然帶來資訊的封閉,對於這一點,即使精英群中的成員也心知肚明。就像歐巴馬在2008年贏得總統選舉之後,曾經表示:「白宮很容易陷入一種集體迷思,所有的幕僚都在人云亦云,沒有不同的意見和激烈的討論,因此建立一支特色鮮明的多元團隊是至關重要的。」

當一個由精英人士構成的社交網,不再認真傾聽社交網之外的意見時,就等於關閉了與外界的資訊交換管道。歷史已經向我們證明,但凡這麼做的精英群體都很難避免衰落的結局。

歐巴馬在上任時信誓旦旦地表示,白宮應該是一個歡迎不同聲音辯論的場所,但後來,他說過的豪言壯語都化為烏有,他在任內的多數決策都依賴自己的社交網成員。

回到川普與希拉蕊,前者勝選的關鍵是什麼呢?我認為,川普極為聰明地運用了弱關係的動員力量,他洞察到了互聯網時代「民意」的不真實之處—走上街頭發表觀點的人與投票者群體存在極大的偏差。

年輕人到處發表看法,但去投票的卻大多是中老年人。這些投票者正是需要爭取的弱關係。希拉蕊陣營卻把主要精力放到了視線所及之處,誤判情勢,以至於在輸掉競選後,她並不清楚自己為何會輸掉這場競爭。

社交網帶來的是封閉的高效

作為一種社交網成員,這樣的關係具備了兩種明顯的共通性:

第一,價值觀的雷同。特別是優秀的社交網中—由精英人才、商業家族、政客或生意密友組成的核心社交網,社交網內的成員總是具有高度雷同的價值觀。他們認為自己代表了某些東西,或者至少有一些必須堅決維護的價值理念在社交網中,價值觀的審查無處不在,不符合的人會被無情地踢出去。高度統一的價值讓他們結成了牢不可破的強關係。

第二,互相瞭解並有一定的默契。社交網的成員關係親密,彼此有深刻的瞭解,清楚對方的喜好、習慣和行為模式。高度的默契使強關係為主的社交網在行動中擁有非常高的效率,但這種高效卻是封閉的。

例如歐巴馬在競選之初建立的團隊,萊絲、麥唐諾、羅茲等人是他身邊核心的外交政策團隊,也在後來占據了重要的崗位,為歐巴馬制定外交政策。他們忠誠、務實、高效,但並不瞭解社交網外的真實情況—他們的資訊是封閉的。

封閉性導致社交網容易陷入一種持久的「集體迷失」。人們在觀點上基本保持一致,在決策和行動上密切配合。為了維護這種一致性,社交網中的成員寧可犧牲「客觀事實」和「未來」。他們判斷正確與否的標準是「是否有利於社交網的穩定」,而不是「事情的真相」。

於是,20個精英組成的強關係網,在實際的效果上卻變得愚昧和封閉,遠不如由100個弱關係構成的鬆散組合。這也表明,越是「志同道合」的熟人,聚在一起越難做出真正的壯舉,或是在工作上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書籍簡介_弱連結:99%的成功機會都來自路人

 作者: 高永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8/09/07

作者簡介

高永

  畢業於復旦大學管理系,人力資源規劃師,對「弱關係理論」有著深刻的認識。
  作為資深的人際學專家,作者想透過本書提供一種全新的視角,讓讀者能夠明白並掌握一種真正強大的生活力——和陌生人交往的真正技巧,輕鬆搞定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使我們更加專注於做事本身,而非人際迷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