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過和小龍女的坎坷愛情...其實全是「自找的」!看藏在金庸小說中的3個人生哲理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俗話說得好:「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人生各種際遇都是命運的安排,然而,武學小說名家金庸在《神鵰俠侶》後記卻寫了這麼一段話:「世事遇合變幻,窮通成敗,雖有關機緣氣運,自有幸與不幸之別,但歸根結底,總是由各人本來性格而定。」

這番感慨大出我們一般人的認知,以《神鵰俠侶》書中人物的際遇來看,楊過與小龍女的生死相戀,若是沒有神雕指引的獨孤求敗秘笈,如何能修成正果?楊過的狂傲,若是沒有遇到郭靖,又如何得到「俠之大者」的精髓,在襄陽之戰後贏得百姓敬重?這幸與不幸,沒有諸般命運的因緣巧合,不可能如此曲折。那麼,金庸先生又是如何得出「性格決定一切」的結論呢?

性格決定命運——


楊過和小龍女的坎坷,其實全都是自找的

其實,在《神鵰俠侶》中,金庸大師已然點出端倪。在陸家莊,楊過手指趙志敬,對著郭靖說:「若是我錯了,我自然要改,可是我和姑姑之間清清白白、天日可表,我敬她、愛她,這難道也錯了嗎!」這番話說得如此理直氣壯,但楊過當真不知道自己在強詞奪理嗎?

金庸先生書中這麼寫著:「這個規矩,楊過並不像小龍女那般一無所知,但他就是不服氣。」沒錯,正因為楊過的不服氣,才徒生這許多風波;倘若他忍下這口氣,又何嘗不能找個世外桃源,與小龍女共度此生?於是,他遇到小龍女的師徒之名固然是命運,但看待這份命運的性格,則決定了幸與不幸。

楊過性格中的狂傲,很大一部份是來自幼小飄零的際遇,但要說同樣的坎坷,《鹿鼎記》中的韋小寶也不遑多讓。但楊過好歹有郭靖與黃蓉給予適當的教誨,韋小寶卻毫無管教可言,這就使得2人在應世上,採取了截然不同的態度。

韋小寶是這麼說的:「做人要能瞎蒙,就瞎蒙,生活盡量放輕鬆。」因此,韋小寶從沒什麼事是真正放在心上過不去的,他多的是偷搶拐騙,大難臨頭能躲則躲,躲不過就臨機應變,我們很難看到他在書中真正悲苦的時候,為什麼?正是因為他圓滑浮世的性格,你可以說這是一種沒有信念的無賴人生,但這份無賴卻讓他能遇事化險為夷,從市井無賴到鹿鼎公的際遇固然羨煞旁人,但這份幸運,不也是他隨遇而安的性格所造就嗎?

習武即修心,是去除性格缺陷的進程——


獨孤求敗生命中的4把劍,是對人生不同的領悟

很多人認為,性格的缺陷可以用歷練來彌補,事實上沒錯,如果性格不改,終究還是會面對相同的命運,這是因為性格所帶來的習氣,很容易在不同時候遭遇似際遇時,採取相同的決定。

劍魔獨孤求敗一生都在追求武功之卓絕,所以他初出江湖之時使用的是無名利劍:「凌厲剛猛,無堅不摧,弱冠前以之與河朔群雄爭鋒。」然而沒多久,他就發現爭勝性格所帶來的嚴重後果,因此他在空了的第二把紫薇軟劍下說明:「三十歲前所用,誤傷義士不祥,悔恨無已,乃棄之深谷。」誰都明白,神兵利器能使高手對決立於不敗之地,但獨孤求敗居然會因悔恨無已而棄之深谷,可見得此時的他,已經完全體會性格缺陷所帶來的嚴重後果。

所以他的棄,是一種幡然悔悟,從第一把的無堅不摧到使用第二把紫薇軟劍,代表獨孤求敗學會以柔克剛;到第三把用重劍,則是從「鋒芒畢露」進步到「大巧不工」;到第四把則是「萬物皆為劍」,已達到莊子「無用之用,是為大用」的境界。以上說的是用劍,其實是性格,而這過程不正是習武修心去除性格習氣的進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