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認為柯文哲今年只靠網路、網軍,但大錯特錯,柯P陸軍活動可是跑得非常紮實。」筆名人渣文本,知名政治評論周偉航訪談一開始,就拿台北市市長選情當例子告訴筆者,選舉絕對不能只靠網路。

今年選情可說是台灣選舉史上相當詭譎多變的一年。表面上今年缺乏過往「藍綠大對決」劍拔駑張經典戲碼,反而瀰漫著一股執政黨不力,藍軍也很難趁機發揮的氣息;裡子上卻碰上了國民黨大量黨產被封,難得資金調度非常困難的一年。這種詭譎、低迷的氣氛加上網路崛起,讓藍綠雙方在今年5到8月都陷入了「柯文哲只靠網路」這種執念,認為學柯P在網路上說說話、挑起議題就能製造聲量。

人渣文本談網路選戰:別太依賴數位,肉身也得顯靈!
Photo Credit:INSIDE攝影

「但嚴格說起來,這哪是什麼策略!這是惰性,藍綠都懶得跑地方,都想省錢,到了8月他們才意識到,只靠網路不行,必須回歸常規選舉,但早就被人用陸軍領先一大步。」

周偉航解釋,「還有像那些年輕一輩議員,我都常講不能只靠網路,肉身也得顯靈。走到街上手一張一張握,去拜票,才能突破年輕人同溫層。」

候選人面對網路的3個正確姿態

說到底,網路真正能幫助候選人的部分有3項作用:「輿情分析」、「科學管理」,然後「精準出擊」。

「輿情觀測是政治人物的數位電眼,比傳統民調更準,更可靠。」專精大數據輿情分析的思為策略共同創辦人——謝一平就認為,現代人大多都把使用習慣移轉到手機上,導致傳統市話民調取樣早就嚴重失偏,「拿5月份、7月份針對首投族民調為例,姚文智就算支持度怎麼低,統計學技術上也根本不可能跑出完全是『0』這個數字啊!」(編按:世新大學民調中心、信傳媒分別在5月、7月做過台北市長民調,20-29歲姚文智民調數字皆為0.0;但反過來說,彭文正9月份公布的民調中,姚文智高達92.65%的數字,很可能一樣不準確。)

人渣文本談網路選戰:別太依賴數位,肉身也得顯靈!
謝一平強調從技術上來說,做出「0」這個數字有根本上的錯誤。Photo Credit:截自信傳媒交叉民調資料

另一方面台灣Facebook每月活躍使用者數(MAU)高達1900萬,有了這麼龐大的資料庫,他們就能透過Facebook被動民調,再搭配內政部公開資料,用心理學、社會學繪出行為模型分析,做出精細度相當高的選情資料。

人渣文本談網路選戰:別太依賴數位,肉身也得顯靈!
謝一平:「我們就是台灣的劍橋分析,只是差在劍橋分析資料是用騙的,但我們是用Facebook合規的API爬資料。」Photo Credit:INSIDE攝影

「我們不估票,這些更精確、縝密的資料,是拿來幫候選人節省人力、金錢,幫助他們進行科學化管理工作的。」議員選舉的本質是圈地盤,因此知道一個社區、地方的選舉意向非常重要,但過往議員與幕僚只能大概知道,這個里或那個社區很藍、很綠,會有什麼大的建設、環保因素在附近影響他們。

「除了眷村以外,以往候選人無法非常精確判斷每個社區的選民特性,也不知道投入多少資源會有多少效益,」謝一平解釋,「但我們的資料能客觀幫助他們判斷,每個社區投入資源的期望值到底有多少。」

有多年選戰經驗的操盤手,三通網執行總監許立倫更從內部進一步分析,過往大多數候選人會聘用像廣告、公關公司策劃行銷、文宣戰,在這部分容易形成「外人引領內人」的局面。候選人若有手腕能順利統合團隊意見當然最好,但內外雙方意見不合的狀況往往更容易出現。

「所以現在文宣戰反而需要科學化的資料,不僅能做出更理性的判斷,同時也能避免候選團隊陷入內外分化的窘境。網路輿情技術出現剛好補足了這塊。」許立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