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鐵普悠瑪事件至今依然撲朔迷離,然而輿論始終圍繞在「究責」上打轉。

究責不是不重要,但臺灣的究責流程,卻永遠會在「找到誰該負責」後停止,更精確地說,臺灣社會需要的究責,形同一個情緒上的出口,似乎只需要知道茶餘飯後聊天時,這件事該罵誰,甚至在不同政治立場者眼中,該為此事負責的人可能大不同。

如果臺灣版的究責只能到達這種地步,那我們可能只會得到某些官員下台、執政者廉價的道歉,或是負責機關高層想要掩蓋事實真相等的結果。原因無他,因為社會想要一個元兇,那所有事件關係人,自然就會用盡力氣來閃避這個指控,但究責真正的原意,除了找出法律上需要負責的人以外,如何在制度上永久避開或大幅降低,未來類似事件發生頻率的檢討,卻很常成為被忽略的下半場。

舉個例子,當輿論一直探究ATP關閉時,駕駛員到底有沒有向上通報,卻很少輿論在探討,為什麼行控中心沒辦法遠端掌握,這麼重要系統有沒有關閉,為何臺鐵已經花錢建置的遠端監控系統,竟然沒辦法用在最新的普悠瑪列車上?臺鐵還有哪些型號的列車,沒辦法適用遠端監控系統,這種制度性問題該如何改進?另外,為什麼要列車在已經發生問題的狀況下,硬是要從宜蘭撐到花蓮再換車接駁?如果未來在發生類似的狀況,宜蘭有沒有機會成為另一個可以更換列車的中繼站?為什麼6年一次的大維修後,該列車已經不止一次出現類似狀況,臺鐵都沒有想要找出硬體上真正的問題在哪?這些制度、設備上的問題,遠比整起事件該誰負責更為重要。

其次,當蔡總統視察現場後,要求臺鐵3天內雙向通車,於是早處於人力不足的臺鐵維修單位,為了長官一個政治性宣示,又要不眠不休趕工。當輿論向這些工作者致敬時,有沒有想過,社會這種過度講求效率的氛圍,也是整起事件的幫兇?如果搶修人員又在過程中發生公安意外怎麼辦?當高層下此命令前,有沒有先詢問實際執行單位的建議?

如果沒有準點的壓力,臺鐵駕駛員跟行控中心,會在列車已經明顯出現硬體異常時,硬要列車繼續行駛嗎?反過來說,如果今天臺鐵直接要列車在宜蘭站等到接駁車從台北或花蓮開上來,然後誤點了2-3小時,臺鐵會得到「維護乘客安全」的掌聲,還是「臺鐵出包大誤點」的頭版頭條?當我們的社會,還會出現因天候因素大鬧飛機場的新聞時,哪個機構還敢要乘客等上1、2個小時來解決「不一定會發生的安全事件」?

另外,政府不准民眾邊開車邊講手機,而車速更快、乘客更多的臺鐵列車,卻只有一名駕駛,要一邊開車一邊避免誤點,還要一邊找問題到底出在哪,然後再向行控中心回報。這是否反映出政府要求臺鐵增班次「回應通勤人民的需求」,另一方面又不准臺鐵擴張預算額度、票價凍漲了23年,於是臺鐵只好管控新進員工名額(看看臺鐵特考凍結多久了),使員工超時工作、火車班表密集到有些車站一天只有2小時沒火車通過,可供維修人員檢修鐵軌的後果?這種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講求立即見效的思維,不管未來如何處理,到最後就是看有哪些可憐同胞,成為制度陋習下的犧牲者。

政府這次真的可以放手讓專業人員來處理臺鐵長久以來的制度問題嗎?還是繼續想盡辦法讓駕駛扛下所有法律、道德及輿論的責任?我們自己也該想想,自己是不是也是造成這樣氛圍的幫兇?